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官作為政府罪行從犯的說詞

2020/5/3 — 11:44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葉敗花殘同一樹》
一樹奇卉歸園陲,蹧攀踐輾折復摧。
幹蛀花凋不結子,枯枝敗葉更䕶誰。

林鄭月娥自從在梁振英政權做了政務司長之後,便不時虛偽地以「曬良心」來掩飾她的德德性殘缺。有一段時間,這確實令部份未看穿她的人對她有幻想。當年佔領運動開始之後,便有人呼籲她以辭職以捍衛香港的制度。佢梗係唔會。到了今天,她在「良知」這一瓣已是無貨可賣,現在就只能赤裸裸做奴才了。可以斷言,她的人生已經是蓋棺定論,沒有翻身的希望了。

香港人今天面對的處境,是非曲直是如此清楚,只要有基本的是非觀念及判斷能力,就沒有理由撐林鄭這個政府的所作所為,除非擺到明是要埋沒良心。作為政府管治團隊那些高官,個別已經是擺到明是如此了,例如那個面目可憎的保安局長,或者那個既可笑又討厭的律政司長,又或者嗰個教育局長,似乎都屬於這一類。

廣告

其他高官,大部分也是側側膊,搏大霧,盡量避免清楚表態。其實採取這種姿態,已經說明了問題的本質。 不去表一個虛假的態,讓大家自己心照,是一種被動的虛偽。食物衛生局長說她不知道警察濫用限聚令及相關的指引來打壓黃店,議員提出證據她就推說不知道具體情況,大家信唔信?看來意圖盡量不去表態,或想以被動的虛偽來掩飾自身的虛偽也不容易做得來。

從幾位與個別高官有私交的朋友中有得做一些資料,大致看得出這些官員如何自處。今時今日,大部分問責官員當然盡量避免陷於不得不表態的處境。朋友就要盡量少見了。出席公開場合,無辦法只可以照政府的統一版本念口簧,對着家人朋友就不可以照本宣科了。他們面對家人會如何解畫,外人自然難以知曉。但對着一些原本相熟,一直有交往的朋友呢?不同的渠道看來,他們都大致有一個與官方要在公開場合統一口徑的「第一版本」稍有不同,但各自說法又頗為相似的「第二版本」來面對相熟的朋友。

廣告

例如要避免對政府今天的作為作是非對錯的判斷,便說「政府是個團隊」,都是「集體決策」,「不一定是自己個人意見可以改變的」。這一種狡猾的說法就是要扮無辜,引導大家估:「衰嘢唔一定係我決定㗎」!雖然這沒有排除「政府做埋啲衰嘢自己都有份」。這是一種意圖減輕自己罪責的模糊策略,甚至意圖引導大家想像,「你們認識那位高官冇份」!

另一個關鍵的問題,也是是非對錯十分清楚的,就是對警察的胡作非為,為非作歹,7.21及8.31 等等的態度。更加清楚啦!當朋友問到那些問責高官時,佢哋心知肚明,跟政府嗰套念口簧過唔到關喎,但也不會直接表態。一般都會說:「警察面對的壓力好大」,又或者「佢哋依家經常要加班,私生活又可能被干擾,難免會比較躁」,又或者「面對示威者,佢哋首先保護自己都好難深怪」,或者去到盡,都係加多句:「遲啲當崩緊的氣氛緩和一些,希望有改善啦。」言下之意,其實都知道係唔妥,但「希望各位朋友高抬貴手,唔好焗我講得太白啦。」也似乎在暗示:「我都冇辦法」!

有朋友甚至試過兜口兜面問某高官,大意係:「依家啲警察咁樣對待年輕一代,濫打濫捕濫告,你冇理由繼續留喺政府。點解唔辭職?」得返嚟嘅答案亦都好可能係標準模式:「當初應承林鄭加入團隊,而家喺咁嘅情況下跳船,好似唔係好對得佢住」。嘩!講到幾有道義呀!對林鄭講道義,對政府講道義,對香港市民就可以揞着良心,唔使講道義,甚至唔使理是非黑白!

又有另一個高官嘅講法係:「就算我辭職都無補於事,政策範圍內嘅嘢始終要人做。留在團隊之內,就算對其他冇辦法,我仍然可以做好我自己份內工作,都係繼續服務市民。」嘩!好偉大喎!好似好忍辱負重咁喎!

「花好還需綠葉扶」,一盤花好,就話要綠葉襯托啫,現在特區政府這棵樹,已經俾蟲蛀到爛晒,成盤都係枯枝,繼續留在樹上嘅,肯定都只係殘花敗葉!

睇嚟,唔排除可能仲有個「第三版本」,係對住屋企人或對住子女時的版本都說不定。但無論點講,面對大是大非,任何人都冇得迴避。香港今天情況下,對政府的做法,對黑警的行為唔表態,都已經係包庇,講乜都冇用,什麼理由都不能接受!總之留喺個團隊之內,就係從犯!將來只要呢件事被清算,佢哋個個都走唔甩!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