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鬥黃的歷史傷痕: 還記得那個叫梁天琦的男人嗎?

2020/4/16 — 13:2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Ziv(凝聚觀塘)】

醜話說在前頭,或許會勾起一些不愉快的回憶:在魚蛋革命發生之初,有幾多「黃絲」曾說過黃台仰、梁天琦是「鬼」,是「推人去死」;有幾多人講過「港獨無用」;去年六月尾到八月頭,每當遊行時有人大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又有幾多人和應?常說香港人是一個善忘的民族,但我希望大家不那麼善忘,大家會記得,我們一路走來,曾經推了多少「手足」到懸崖邊,曾經背棄過多少「同路人」,曾經走錯過幾多條路線?

黃營鬥黃,似乎是一個不可避免的過程。網絡世界,行動力永遠趕不上思想的碰撞,群眾在電光火石間,要選擇一條行動方針,最簡單快捷的做法,就是選舉最經驗老到者。而思想派為了爭奪運動的話語權,不免要強調自己的資歷與識見,如今為人笑話的「曬社運cv」,便由此而來。

廣告

曾經「曬社運cv」的人會被譏為「左膠」,貼上離地的標籤。但觀乎近日黃營內鬥,則「曬社運cv」又再成為主流。一間間黃店,黃色KOL,都被放大鏡無限放大再放大,大眾要鉅細無遺地勾勒出其社運軌跡、秤出其在運動中所佔據的重量,給出最「公正」的評價,為一個個招牌分出高下。彷彿不這樣做,「場運動就會完」。

我們在恐懼甚麼?

廣告

當一個人變得具攻擊性,往往是在他處於恐懼與不安的時候。回想六月至今,曾經我們包容,我們三省吾身。那是因為我們懷抱希望,面對全新的抗爭模式,面對全新的局面,我們充滿對未知的信心,人與人之間充斥互信。縱有流血,縱有犧牲,但我相信任何一任手足都會答你,比起今日,那起碼是一段美好的時光。

還記得那時,和理非會揚言,「要我個個星期行,行足一年,完全無問題」。即使對香港的前景感到迷惘,但起碼我們對自身的熱情,是從未憂慮過的。

要我去評論「鬥黃」風潮從何而來,我倒不信甚麼劣根性之說。要說批鬥成風,冷戰時的東德可謂無人能及,那時有華人在德國?還是有香港人在蘇聯?都不是。只是那時人們懷抱恐懼,就像今天的香港。

恐懼甚麼?恐懼熱情冷卻、恐懼資源匱乏、恐懼泛民背叛、恐懼熱狗搞事、恐懼極權明天敲門、恐懼亡國、恐懼世上再無香港人,恐懼一切……正因為恐懼,我們才不得不張牙舞爪,用嗜血來掩飾不安、用鬥爭來蓋過迷惘,今日黃營內鬥之局面,起源正是恐懼。

勿讓恐懼將我們擊倒

懷抱恐懼容易,只要懷疑,恐懼便會如影隨形。要懷抱希望,唯有相信。相信甚麼?相信那個你不太瞭解的同路人嗎?那是很難的,也不符合人性。但我們還可以相信甚麼?答案是自己,你可以相信自己。讀者可以撫心自問,你的熱情冷卻了嗎?你是否已不能辨別善惡,是否已覺得黃藍都沒有所謂?我相信答案就在你的心中。也相信這並不是一個孤獨的答案。星火縱然微弱,卻從未熄滅,良知仍在燃燒,只是蟄伏等待。你並不出眾,也並不獨特,不過是萬萬股意志中的一栗,每個人都是一樣,誰也不用比誰破格,誰也不用比誰低調。所謂「善」的力量,只能從沉默中滋長、從沉默中爆發。

曾經,遠古的叢林倒下,只餘下無垠的原野。雙腳站立只你一人。你奔跑,你狩獵,你卻沒有爪牙,更沒有矯健的四足,你不敵野獸,你因孤獨而失敗,但你沒有放棄。有天,當你又再拾起一顆石頭擲出,不遠處另一顆石頭卻擊中了目標。然後是更多的石頭……你們沒有嘶哮,也沒有爭鬥,卻一同擊倒了第一隻野獸,分享生命的血肉。你們團結,最終征服,成為萬物之靈。如今,時代正值革命,生命再次在你面前舖開大道,等待,堅持,你終將勝利,直至翱翔,直到你再無可畏懼之物。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