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鬥黃

2020/4/27 — 15:11

好青年荼毒室製圖

好青年荼毒室製圖

近日香港人喜歡鬥黃。「鬥」這個字可以解比較,亦可以解批鬥的鬥,很多時由比較發展到批鬥。依我們看來:「爭咩吖,溝埋做瀨尿牛丸吖笨。」

比較

廣告

其實比較是好事,有比較才有進步。但我們要想想為甚麼要比較。假如我們比較過後,發覺接受不了別人不夠黃,那一開始我們說甚麼「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我們不是接受了人人崗位不同,可以各有付出?黃色也可以有很多種的。

況且就當你真的較黃,那又如何?有獎品?如果真黃的門檻如此高,變相就會排斥很多不夠黃、淺黃的人。我不知道確定了超黃的意義,但我只知道多一個淺黃總比鬥走一個淺黃好。慢慢下去,你就會發現站你那邊的人愈來愈少。

廣告

批鬥

談到批鬥的老祖宗,當然數老共。雖然人家的批鬥由上而下,無論規模、程度都遠超我們,但亦有一點點類似的地方。他們批鬥的,也是不夠左、不夠堅定支持革命的人。

以往看史書我們懂得說荒謬、也懂得說要以史為鑒,但偏偏到發生在自己身上就不明白這顯淺道理。如果不夠左不是錯,那不夠黃也不是錯。

我們不應訂立一個理想然後要人人都做得到,否則就是死罪。有理想很好,我們可以向理想進發,但未夠理想不等於錯。不要因為別人不夠黃而批鬥,應該因為別人有點黃而高興。因為黃從來不是絕對指標,而是程度,多一點點就是多了,也是好了。勿以善少而不為。善少也是善。

況且假如就算真的要夠黃,但若然我們都當淺黃的對方是命運共同體的手足,而不是文革時期那些反革命的敵人,那我們不應看待彼此的關係為你死我活的對立關係,反應考慮黃圈不只是一個圈,更是一個同喜同悲的群體,自己友有問題咪勸囉。

我們沒有分裂的本錢

老實說,我們打又未夠打,又無權又無法律可作武器,目前其中一大優勢就是人多一點,能有力出力有錢出錢。如果二百萬人愈鬥愈少,愈來愈失凝聚力,這場運動也很難走下去。

要鬥不要鬥人,鬥自己。問問自己做得夠了沒,有沒有在許下的範圍多走前一步。要是人人鬥的是自己,迫自己走前,就不會有人不夠黃了。

利申:有捐錢、有咩事都會出黃 post,幾乎日日講黃嘢拍黃節目,唔好鬥我

 

好青年荼毒室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