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魔警橫行當道,香港人只能繼續戰鬥!

2020/1/2 — 16:53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一支過去享譽經年的香港皇家警隊,回歸後開始變質,直至早前的短短數個月內,淪喪至變魔成妖,橫行於街頭巷尾,作惡在車廂商場,為禍社會,震驚國際。他們面對抗爭運動的示威者,只是借助身上的先進裝備,隱蔽面貌,掩蓋編號,收藏起委任證,便肆意揮舞伸縮棍,濫權毆打拘捕,並且擎鎗發射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彈,以至實彈,做盡一切不擇手段的事,目的就是要達到震懾抗爭群眾的效果。為此,香港人必須認識清楚當前形勢,在「抗暴逆權運動」過程中,不僅是口號設計上的轉變,更重要的是心態、認知和行動上的提升,從「香港人,加油!」到「香港人,抗爭!」,以至「香港人,報仇!」,直至如今應該高聲喊出:「香港人,戰鬥!」

證之於筆者元旦日的經驗,魔警已改變策略,變本加厲的狂拉濫捕四百人,教人十分憤慨!筆者元旦日參加民陣舉辦的遊行,整個下午都在所屬教師工會設於鵝頸橋附近的街站。 遊行期間,筆者眼見川流不息的人群,在高舉標語掩映和響亮口號聲中,不住的奮進前行,氣氛昂揚而和平,正是民陣多次組織集會和遊行活動的特色。約下午四時不斷傳來前方灣仔有警方和示威者衝突的訊息,隊伍停了下來,並且多次緩緩後退,一直靜候著情況變化的最新消息。未幾前面呼籲傳送物資,以及繼後急需勇武手足支援。 不過,今次遊行絕大多數是和理非抗爭者,似乎沒有攜備甚麼物料工具,所以實際上人鏈傳送物資十分零散。 可是,不旋間,筆者目睹群眾漸漸向街道兩旁退避,騰出一條通道來,一群一群黑衣人魚貫的急步向前行進……。

那些黑衣人大都是輕裝簡服,只不過戴上普通黑色口罩蒙著面,個別掛著背囊和提著雨傘,甚至並沒有頭盔、護眼罩和豬嘴防毒面罩等全副裝備,讓人看得心酸心寒。筆者甚至認為他們並非最前線的勇武者,只不過在增援的緊急呼籲下,義憤填胸的走上前來,並沒有怠慢,也不會絲毫退縮,並且愈行愈前走到第一線去。在他們跑向前時,兩旁和理非群眾不斷地呼喊著:「小心保護自己,不受傷,不被捕!」筆者看在眼裡,頓時好像進入另一個時空,目睹家屬親朋正在簇擁著一群走上前方去保家衛國的戰士,為他們送行。可是,他們卻並非戎裝重甲,送行簡直等如「送死」!那些男男女女年輕人大多體型單薄,眼看就是要被送上前去挨打被毆,面對魔警的伸縮棍、胡椒噴霧、催淚煙,以至實彈襲擊,更冒著被拘捕的危險,以至被判十年八載 的牢獄苦難。 筆者實在吃驚,更加擔心,感到周遭氣氛有點悲涼肅殺,心底不禁一陣哀痛,欲哭無淚,鼻脊濕潤了起來……!

廣告

及後筆者回到家裡在電視熒光幕看到當天下午直到晚上的種種暴力行為,包括大規模圍堵人群、胡亂拘捕、疑似「插贓嫁禍」的所謂「砸打破壞」,以至「堵路縱火」等等,筆者的直覺就是統統算在惡毒的魔警頭上去!筆者一位朋友在銅鑼灣晚飯後前往停車場取車時竟然被截住,結果被留難折騰,愈三句鐘才能安然回家! 紀律部隊竟然毫無法紀綱常可言,只懂得濫用暴力而不受監管,儼如掌控黑道社會的邪惡流氓,或者流竄在戰場上的散兵游勇。 筆者相信,香港警隊在中央授權指示和特區政府縱容包庇下,如今已墮落到如此地步,變成國家機器的維穩工具和鎮壓打手,早已失去香港人的信任和尊敬,甚至不少香港人萌生敵意仇恨,就是因為警隊在這段日子的所作所為,實在叫人齒冷髮指。

香港抗爭者守著「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信念和原則,和理非與勇武者互相心繫著,而且更重要的是彼此都在磨合和變化,最終只有合體的香港抗爭者,並沒有和理非與勇武者的明顯區分。總的來說,香港「抗暴逆權運動」發展至今,筆者以為,香港有這樣無懼無畏的年輕人,便有前途和希望! 「香港人,戰鬥!」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