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零

陳零

《眾新聞》特約記者、《一點》記者。Medium:https://medium.com/@zzzerochan;歡迎聯絡:[email protected]

2020/6/22 - 15:42

黃之鋒:堅持不因為特別堅強,而是別無他選

社會運動是把不可能變為可能的過程,但不代表人人只想成為超級英雄。(攝影:K Choi)

社會運動是把不可能變為可能的過程,但不代表人人只想成為超級英雄。(攝影:K Choi)

黃之鋒,無論喜歡或支持他與否,在香港歷史上,都已寫有他的名字。
訪問當日,有位老人家向著他喊「走狗」,也有不少中年男士、女士向他點頭微笑、有少女向他揮手、有默默站在後方看著他。
雖然看得出他竭力處之泰然,雖然他所經歷都比一般人多,最少監也坐了兩次,但畢竟他不過 23 歲。

「社會運動是把不可能變為可能」

在文明的國度,價值觀是與時俱移的。
走過 2019 年那場史無前例的社會運動,還有誰是勇敢?誰是英雄?就如黃之鋒所說:「社會運動是把不可能變為可能的過程,是個 self-actualisation 的 process(自我實現的過程),看自己可以 take up(擔任)甚麼崗位,可以在公共層面有甚麼 contributions(貢獻)。」

廣告

在成人的世界,總以為十多歲的學生,站在大人前說話,就是勇氣。可是,都廿一世紀了。
這個連小學生也會成為熱捧 YouTuber 的年代,因著與自己未來有關的議題發聲,只不過是基本,是常識。

「大家總假設我是看了某本書,或者受某個歷史人物影響,令我在 2011 年站出來,實在那是機緣巧合。最大原因是政府要推國民教育科,那既是政治又是教育的議題。」當年成立的學民思潮,亦不是第一個學生組織,此前還有香港中學生聯盟及九十後動員 90s。「學民思潮時期,都有不同人擔任不同崗位,我只不過是在鏡頭前面讓公眾認知的那個。」為甚麼是他?「因為他們有些一年後要考 DSE,或者上大學,無時間,所以找個年紀細、讀中四,不用準備考 DSE,又不會很快沒有中學生的身份,純粹是這樣。」

所謂的時代英雄、那些「Joshua Wong is ready to die for Hong Kong」的外媒新聞標題,只是荷里活式的驚天動地吧。「2012 年暑假,當國教入了主流後,就多了公眾輿論,然後很多政治人物想約你交流,就見到甚麼是成王敗寇人情冷暖;上年約你,又不見你理我?世界是這樣,都沒有辦法。說得好聽,是等著看你做出成績;難聽點,不就是有人關注,他們才關心。」

他直言,8 年來,不時被罵是政棍。「一定有不開心,每隔兩三年都會給人『屌』一轉,但不需要把人家的批評和讚賞看得太重。」他說更不用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在訪問中,他談得更多是團隊的力量。

一隻手掌拍不響,他很明白 it takes two to tango。「2012 年給我的經驗,是無論你如何受到公眾吹捧,也能夠不讓這種知名度沖昏頭腦,以至 14 年雨傘、16 年奇蹟勝選(立法會),到後來在國際線做出少許成績,都能夠意識到如何拿捏。」

黃之鋒跟周庭識於微時,相互間存在信任。

黃之鋒跟周庭識於微時,相互間存在信任。

由「臭格」到德國酒會的 24 小時

你以為他很享受那種鎂光燈下的政治生活日常?他用「異化」來形容那狀態:「這個年紀的大學生是不會拿著酒杯搖幌著,或者出席晚餐會時,有人會突然拿隻叉敲個杯,然後 expect 你說些發人深省的話;但不得不承認,想進入國際傳媒輿論圈,就一定要經過這些,最重要是如何處之泰然。」成人的世界都給他看透,知道自己的角色、崗位,做到要做的事,才是一件事。

「2012 年何以會關注學民思潮?關注我?是因為年輕人有勇氣挑戰既有體制,然後就投射那種期望;過去 4、5 年國際線都是這種邏輯。對於西方高等白人來說,我只不過是另一個馬拉拉( 巴基斯坦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Malala Yousafzai)、Greta(瑞典環保少女通貝里 Greta Thunberg),雖然大家所做的截然不同,但他們就是找些 celebrities(知名人士)來吹捧、消費,他們有一套範式,我覺得跟我的生活有很大落差。」

然後他說起,2019 年 9 月前往德國前,因涉「違反保釋條件」在機場被捕,到警署「臭格」羈留 24 小時,釋放後搭 12 小時飛機,落機不夠 1 小時,出席德國外交部酒會,「你會覺得由你屈在臭格 24 小時不知做甚麼,到與德國外長會面,原來所有事都在 24 小時内發生,是一種精神分裂的狀態;更不要說那次是德國出版商邀請我,還給我商務客位機票。」

若問他是否很喜歡這種生活,他坦言「未必」,但幫到件事比較重要。不敢說對黃之鋒而言,這是否「重於泰山」,但他深明所做的都是為了 get things done。「西方國家要 pick 一個 icon(代表人物)去說明民主退潮、民粹興起,機緣巧合我成為那個 icon;那如何能夠發揮更多,才是重要的。大家對我的了解是來自傳媒訪問,而那些訪問一定是塑造大衛對抗歌利亞的 narrative(敘述);或者是看 Netflix、看我本書,但要知道那些一定不是全貌。」

行動最實際

在訪問中,他否定自己那少年英雄形象,也否認對所有議題的熟悉,提的是所屬的香港眾志,推崇的是其他人的名字 — 敖卓軒(常委)、羅冠聰(常委)、林朗彥(主席)、周庭(成員)。「眾志(團隊)是把碟菜煮出來的廚師,我只是捧碟菜出來,要 recognise 和 credit(鳴謝)我的幕僚。」他形容,政治圈跟娛樂圈,在這方面有點類同。

「投入政治工作,除了幕前,更重要是幕後團隊。大家覺得我上年 9 月在(美國)國會聽證說得好,難道那篇 speech(演說)是我寫嗎?當然不是。背後有 Jeffrey(敖卓軒),他是眾志駐華盛頓 core member(核心成員),是他幫手寫的。國會聽證前一晚,在酒店房內,除了我,還有羅冠聰、Jeffrey 和梁繼平,他們一齊『度』我在聽證會的發言,順便執我的 pronunciation(發音),全部都讀錯。兩個 PhD 學生加一個 Yale master(耶魯大學碩士生),來幫一個 OU degree(公開大學學位)都未攞到的『死𡃁仔』去 deliver 個 message。」

他想起了 2013 年。當年《號外》總編輯張鐵志邀請他、周庭和林朗彥拍攝封面故事,形容他們為現實理想主義者。「我覺得幾貼切。香港政治圈內,比眾志更理想主義都有,但如何 deliver message(傳遞信息),然後 make progress(帶來進展),在政治工作上,是很重要的。」說得準確一點,是今天的政治生態已轉變,用他的話,以往看重政治人物的論說,但來到 2020 年,行動最實際,做到出來才是一件事。

當有部分人,對黃之鋒的印象還停留在那 15 歲的少年模樣,他會說:「well 我都 23 啦」。實情是他監也坐了兩次,所屬的香港眾志,在過去 4 年,面對多番打壓,創黨主席羅冠聰成為立法會議員後喪失議席,後來周庭參選被 DQ(取消資格)、補選勝出的區諾軒又失議席,黃之鋒參選區議會亦被 DQ。「甚麼風浪也遇過,但各種政治打壓是會令團隊磨練更堅韌,不會有那種過於安逸的狀態。這種韌性很重要,跟過去的學生運動有所不同,自問整個團隊過去 4 年是交足功課。」

2013 年 1 月《號外》封面

2013 年 1 月《號外》封面

「讓大家的付出有更多價值」

不確定他這種自謙自省,跟 2019 年那場浩大的社會運動可有直接關係;可是,只要一對比,都輕如鴻毛吧。

「我要承受的代價,比很多人都少。坐監日數最短,但國際關注最高,也是本地關注最高。我獲得的關注和支持,從來都不成正比。2019 年,我被警察拘捕,警察都相當客氣,必需要說的是,如果我不是黃之鋒,他們『睬我都嘥氣』,所以何以我說一個團隊的付出是更重要。」

「現在我被告的是組織煽動參與未經批准集結,連非法集結也不是,就算罪成,判監的刑期也不能多過 1 年;對比(抗爭者)那些傷人、火魔,不知要坐 5 年、10 年又 10 年,我還有甚麼可以怨?他們行動上比我激烈,承受比我多的,也多的是,其實我無資格說甚麼。」 

「如果我不能夠改變這個不對等關係,或者不能夠改變警察拘捕我,但我相對比較安全的情況,我就要透過這個身位,讓大家的付出有更多價值。」

芸芸政治人物中,黃之鋒最尊重李柱銘,說 2015 年不是獲得他邀請與戴耀廷一起出席華盛頓交流會,香港眾志在開拓國際線不會如此得心應手。更重要是:「他讓我們這一代知道,讓香港走得更遠是一件事。」

後記:訪問後兩個月,黃之鋒宣布以一人名單參與九龍東民主派立法會初選。當人人覺得他會被 DQ,他還是決定出戰,讀完這個訪問,大概不難明白他的想法吧。就如他接受《眾新聞》訪問時說:「對我嚟講,未戰先降唔係一個選擇,堅持唔係因為我哋特別堅強,而係我哋別無他選。」

他自嘲自己將寫進歷史教科書,但與反送中的無名抗爭者相比,總是百般滋味。(攝影:Fung)

他自嘲自己將寫進歷史教科書,但與反送中的無名抗爭者相比,總是百般滋味。(攝影:Fung)

 

英文版

陳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