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子悅的「skr」— 如果排斥中國係狹隘,咁就即管狹隘

2020/6/2 — 21:5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文:黃卓鵬】

積極考慮參選嚟緊立法會選舉嘅黃子悅(王子),早前係 Facebook post 用咗「skr」一字,引嚟大家討論,究竟一個主張推廣「本土文化」嘅政治人物用「skr」有冇問題,「skr」係咪中國文化入侵呢?

首先我地要討論咩係「中共/國文化」嘅入侵。愚以為只要一個用語係起源並主要流行於中國,而本身並唔常見於香港本地語言體系中,將一個咁嘅用語引入去香港語言嘅日常使用中,都算得上係「中共/國文化」嘅入侵。常見例子當然有「小三」、「高富帥」、「閨蜜」等等。

廣告

咁「skr」係咪一個咁樣嘅「中共/國詞彙」呢?先睇王子既睇法:

「其實『skr』係一個象聲詞,佢好常出現喺 rap 歌到,係 hiphop 流行用語。如果我地因為中國 hit 依個字,就歸類佢為大陸文化,咁其實我地先係活喺大陸文化、狹隘視野之下嘅人。」

廣告

喺網上做簡單資料搜集,都會同意「skr」係剎車聲嘅象聲詞,呢點冇乜爭論空間嘅。問題係,我嘅判斷中,「skr」確實係起源並主要流行於中國,係吳亦凡係《中國有嘻哈》中開發並發揚光大。

觀乎世界各地嘅 hiphop文化、rap 歌中,係有類似嘅用字,但都係以「skr」「skrt」或者「skrrt」串法出現,例如 Migos 嘅〈MotorSport〉、Kendrick Lamar 嘅〈DNA〉、Kanye West 嘅〈30 Hours〉中嘅「skrrt」。亦都曾經有中國記者寫過一篇文章解釋「skr」嘅出處,指「skr」係「skrt」嘅誤拼,由吳亦凡發揚光大,亦都經過網民使用衍生出唔同意思,例如取代「是個」、「死個」、「死嗑」等普通話中發音類似字詞。

的確「skrrt」喺環球 hiphop 歌曲中都有所出現,而「skr」同「skrrt」本同源,亦相類似。但吳亦凡將其改拼作「skr」,並透過《中國有嘻哈》去推廣用呢個 buzzword,就係為「skr」賦予咗新嘅涵義、新嘅背景。即使係簡單既串法唔一樣,背後象徵緊嘅文化意義亦大有分別。就正如繁簡之爭,儘管繁簡字相似,亦有相同本源,我地真正堅信堅守本土文化嘅人,都會堅持喺香港使用繁體字,因為呢個先係香港本有嘅特色。而喺吳亦凡之前,不論係香港、定係世界都好少使用「skrrrrr」亦係事實,將「skr」帶入香港嘅語言體系中,係咪真係同「守護本土文化/對抗中共文化入侵」冇衝突呢?

王子提到:「如果我地因為中國 hit 依個字,就歸類佢為大陸文化,咁其實我地先係活喺大陸文化、狹隘視野之下嘅人。」

我想喺度提倡嘅係,即使王子可能會視之為「狹隘」,我依然相信,一件事物如果只係主要喺中國「hit」嘅話,篤信本土信念嘅人的確應該將佢拒諸門外。外來事物未必係一件壞事,就如香港人都會睇美劇、都會聽 K-pop。而如果你係擁抱「大愛包容」論述/所謂「左膠」論述,當然亦可以一樣完全歡迎中國文化。然而,尤其係經歷過 2019 嘅時代革命、本土思潮同民族意識嘅興起,我地要明白香港同中國係站於水火不容嘅對立面,而中國呢個帝國亦不停嘗試緊用各種手段去磨滅香港人自身嘅民族意識、本土思想。因此,王子喺呢個背景下,喺香港用「skr」,繼而詳細論證即使「skr」明顯主要係中國用語,香港人用都係冇問題,係唔符合佢所嘗試推廣嘅本土文化、本土意識。香港本土理念之下,必定係:(一)先保護本土特色嘅文化,(二)可以一定程度接受其他國家嘅文化,(三)但儘量排斥中國作為殖民國角色,佢嘅文化侵略。今日我地一齊「skr」 ,聽日我地一齊玩抖音(喂 TikTok 喺外國都好 hit 㗎 Why not),後日我地將會更加搵唔到我地作為香港人嘅面貌。

香港喺如此龐大嘅帝國邊陲掙扎,我地更加要莊敬自強、意志堅定地同中共殖民者切割,而唔係逐步容讓香港同中國之間嘅界線變得日漸模糊,只有咁樣,香港民族先可以開拓自己嘅未來。如果排斥中國係「狹隘」,咁就等我地狹隘落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