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店的內外困境

2020/6/13 — 17:33

最近黃店「煲底」火鍋店內一幅壁畫引致批評,甚至被指食人血饅頭。事緣場內的裝飾設計,都以一年逆權運動為主題,其中包括為運動失去年輕生命的陳彥霖和周梓樂。店主為此向手足道歉及表明心迹,也引發大家重新思考對黃色經濟圈的初衷、困難及未來。

我們應回到黃色經濟圈初心,除了在黃店消費外,還是要讓全世界的人和下一代知道究竟香港發生過的事。這一年,香港人在街頭、在選戰、在經濟、在國際,在每一個位置上都在努力對抗暴政。

不少人看到黃店大排長龍,以為他們好風光。但是,黃店正面對來自政權的全方位打壓,有政府的行政手段干預,有黑色勢力的暴力恐嚇。目的不只是打擊黃店,更是打擊支持黃店的香港人。

廣告

在逆權運動中誕生的黃店,往往被大財團財力打壓不獲續租、被武漢肺炎疫症影響生意、被林鄭克警針對性巡查罰錢,仍然能夠無畏無懼在門口貼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不容易,香港人堅持「懲罰」黃店,也是難能可貴。

黃色經濟圈由當初為人質疑成效,到後來規模大得惹政府甚至是黨媒的重點抨擊,央視更曾指黃色經濟圈是「經濟港獨」。當黃色經濟圈成形及漸漸壯大之時,打壓的力量亦隨之增加。黃圈面對的問題如被大財團加租、被逼遷,在疫情期間遭警察借限聚令針對性巡查、阻撓營業。例如,一連兩日警方與食環人員到基隆茶餐廳巡查,甚至票控。一直高調支持反修例活動的黃店「膳心小館」不獲房協續約,此舉無異有政治考量。「膳心小館」一直向區內長者派飯,並在反修例運動中僱用抗爭者。但近日收到通知,得悉不獲房協續約並將於年底結業。政府既然不能阻止香港人懲罰黃店,便想方法令黃店消失。

廣告

黃店除了要對抗政府和警察的打壓,還要面對藍絲對店面的破壞。例如,荃灣台式飲品店茶匠遭淋紅油。店外的飲品牌上更被人用紅油寫上「死曱甴」等有政治色彩的字眼,店員其後自行清理紅油。

黃店宜合作與回饋

黃店面對的困境,外有警察、政府和藍絲打壓、破壞,內有「捉鬼」和「鬥黃」,再加上最近的疫情,在這全方位的夾擊下,黃色經濟圈該如何在逆境中求存,甚至壯大?

對內,黃店先停止鬥黃和捉鬼。假如一些藍店為了金錢,願意明明自身藍得發黑也要為金錢利益日日大叫「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願意為了金錢去與政府和黨對着幹,那並非一件壞事。要知道,人要做兩頭蛇容易,但同時能說服兩邊金主卻不易,假如錢可以讓那些偽黃的藍絲跪下去,何樂而不為?當然,餐飲業黃店除了講政治取態外,食物質素也應有一定水準,否則單靠政治取態而做生意,不理會質素,被淘汰是自然的事,強行留下只會壞了黃色經濟圈的長遠發展。

除了不批鬥和提高自身水準外,黃店更要合作與回饋。黃店與黃店間可互相寄賣貨品,例如阿木台灣麵除了提供餐廳,還有不少有關運動的文宣或紀念品作寄賣。香港人支持黃店除了是一種對政治表態的支持外,更是希望間接支持抗爭者。筆者提議一些店面可以在食品或貨品的價錢中訂明,某個百分比將捐給不同的基金甚至是流亡台灣的抗爭者,讓消費者了解消費中有一定的部份是回饋於抗爭者。

對外,在疫情底下,林鄭政府與警察以防疫為藉口多次打壓和票控黃店,但有危自有機,這次疫情正正是一次經濟的大洗牌。自自由行以來,本土小店一直被迫讓路給金舖、化妝品店和藥房。在抗爭與疫情之下,不少連鎖店與藥房和金舖被迫結業離場,租金下滑,香港人把握好機會,這次不單單是黃色經濟圈的壯大,更是本土經濟圈的壯大,讓本土小店重現,回到香港的街道上變回香港人的店。從而一步一步踢走中資,踢走連鎖,趕走壟斷。

每一個選擇就是一個改變的力量,每一個危機都是一個機會。當中聯辦、林鄭政府、建制派批評黃色經濟圈只是自欺欺人的假象,香港人卻用堅持一年的精神去支持黃店,再次一巴一巴摑他們的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