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色經濟圈可持續,更應發展

2019/12/19 — 11:56

被視為支持抗爭運動的「黃店」,近日經常大排長龍。(資料圖片)

被視為支持抗爭運動的「黃店」,近日經常大排長龍。(資料圖片)

【文:尋路人】

黃色經濟圈可持續,更應發展

邱騰華局長職責為發展香港商務及經濟,為香港經濟發展前景擔憂理所當然。 黃色經濟圈是否可持續值得探討。

廣告

可持續消費

可持續發展一般囊括三大範疇:經濟,社會及環境,缺一不可,邱局長認為黃色經濟圈不可持續應該是認為經濟圈未能達至其中一環的可持續性。 若要討論經濟發展必須討論可持續消費, 一般認為可持續消費應以滿足基本需要及帶來更加美好的生活質素卻又不過度虛耗天然及社會資源為原則,讓未來的世代也可以滿足他們的需要。若果香港消費者能以他們的消費滿足自身需求又可以發展三大範疇的話,有何不可?任何消費都是發展經濟範疇,難就難在如何邊消費邊發展社會及環境。 

廣告

不可持續消費的一大特徵是其可棄性, 產品由資源(天然與人力)採集,到製造,分銷,消費到拋棄,資源都單向線性地流動。近年環保人士已經讓公眾認識過度消費對放任消費對大自然的禍害,但不可持續消費的不可持續性並不止於此。香港人習慣的消費模式對社會亦有負面影響;只以商業利益為本的商界把勞動人口當作用之不盡的資源一樣去剝削,更長的工時發展了經濟卻消耗了人際關係,身心健康和想像力,光顧剝削員工的商店等於支持其行為;把物質消費當成社會發展的硬指標也令經濟發展模式越趨單一,迫使了許多未能在香港發展的人才往外發展。 香港把勞動人口消費一番後最後也跟隨提及的模型拋棄人民,四分一的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下,邱局長能否向這群人解釋香港現在的經濟模式是如何地可持續?

可持續消費採取環形的資源流動模式,社會提倡的資源循環再用就在呈現這效果,消費過後可以循環再用的資源應以各種方式重生。勞動人口不是死物,不能簡單地循環再用,但我們必須摒棄把勞力非人化的概念,追求讓每個人都活得有尊嚴的經濟模式。

黃色經濟圈可持續性及與公民社會之互動

黃色經濟圈未有特定定義,狹窄地說應該是支持民主與自由的商店,闊一點的話應該是支持核心價值外也支持或顯示社會多元發展,文化與價值的商店(由許多小店/非連鎖店/本地店鋪都被標籤為黃店可見,除了民主與自由外,其他受香港人重視的因素也是黃色經濟圈涵蓋的範疇)。如果我們都認為生活不光是為物質而消費,而是為了建設更宜居的城市的話, 消費便是一張選票,每天不斷進行的選舉選出能夠選出代表多數人嚮往的價值觀的商業機構,這不是杯葛消費,這只是讓消費者在物質滿足以外豐富自我及其他群體。黃色經濟圈在經濟範疇並沒有與可持續發展的理念抵觸,只是受惠的群體會與現時不一樣。

黃色經濟圈同時會帶動社會及環境發展。 現在被標籤為黃店的商戶許多都被視為良心商店,除了就最近的政治事件直接表態外,不同的因素也會被考慮; 有黃店受歡迎因為它們一直主動聘請不同人士包括傷健人士,銀髮族,弱智人士等等,僱主履行社會企業責任,除了增加就業機會外還推動社會共融,發展社會。 環保消費在香港遲遲未能起步是因為支持環保往往涉及比較昂貴的商品,有環保黃店最近大受歡迎因為其標籤增加了光顧的誘因,讓環保消費更被重視。有黃店給予員工彈性上班時間參與社會運動,看似是勞動力的損失,其實提升員工士氣,這說明了彈性工時受員工歡迎,如果這些店鋪多人光顧的話便能更有效推動彈性工時制,方便不同有需要人士就職。以上僅是例子,可見黃色經濟圈的推動並非只是渴望民主與自由的延伸,更彰顯整個社會對追求美好生活的盼望。 

商業機構在香港被傳統地分為公營領域及私營領域, 所以我們經常認為環保,醫療,福利等事務會落入其中一個領域之中,但這二元分法顯然不足,因為公營與私營機構未能互保不足。黃色經濟圈在推動的正正就是彌補兩者之間的空隙,經濟圈推動的是公民社會領域。公民社會領域包括但不限於非政府組織,壓力團體,慈善機構及公會。光顧黃店就是推動公民政治參與,健康的公民社會該鼓勵大眾主動關心公民事務,建立同理心,方可在參與時減少與持不同意見的群體的磨擦。光顧黃店同時也是對其他未能提供對等,甚至更佳服務的店鋪施加壓力,如果那是多數人的合理願望的話,為何不可施加壓力?就像要求餐廳整潔一樣,大家都以自己的消費去表達自己的意願。 

邱局長指店鋪「應以服務,品牌,質素吸引客人」,黃色經濟圈推動的除了涵蓋該三範疇外牽涉的更廣更深;邱局長指「市場該自由開放/按規矩」,退十步,人民如何花錢沒人能強迫,黃色經濟圈並沒有扭曲市場規矩,也沒有設參與的屏障,任何認同其價值觀的商人均可參與;退百步,香港原本的經濟本身就被暴力扭曲,現在只是公民覺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