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色經濟圈可行而強大

2020/1/1 — 22:23

被視為支持抗爭運動的「黃店」,近日經常大排長龍。(資料圖片)

被視為支持抗爭運動的「黃店」,近日經常大排長龍。(資料圖片)

關鍵是防止出現大台壟斷黃藍認證ㅤ讓事情膠化腐化

香港的「反送中」抗暴運動發展出黃色經濟圈的概念,大意是支持運動的香港人,消費時應該光顧不反對運動甚至積極支持運動的商戶,同時杯葛支持警暴、特區政府與中共的店家。

這個觀念剛出現時,很多人頗不以為然。很多香港人作為消費者,從來都是盲跟報章雜誌帶動的潮流,哪個食家推介過甚麼,就會一窩蜂去排隊「送錢」,甚麼大傢俱店開倉,經過媒體的廣告或植入式行銷,又會有成千上萬人去排隊擠爆,連反資本主義的左翼社運人士也去排,還被記者發現。懷疑香港消費者有無獨立思考分辨店家立場的能力,十分合理。

廣告

但幾個月來,支持建制的藍店真的生意慘淡,老闆出錢出力支持抗爭者的店,則是客似雲來。到聖誕前夕時我在尖沙咀一帶,見到不少食肆藥房結業,但一些貼有黃店認證「米豬連」標誌,甚至在店外自設連儂場的黃店,卻是被客人擠到水泄不通。看來,很多香港人在經歷了這場超過半年的抗爭後,真的變得不一樣了。黃色經濟圈,確是潛力巨大。

中共也看到黃色經濟圈來勢洶洶,威力不容低估,竟然出現特區高官、共黨喉舌連珠炮發攻擊黃色經濟圈概念撕裂社會、是納粹、是毀滅香港經濟的奇事,火力比攻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港獨」口號還密集。

廣告

中共及其代理人氣得跳起攻擊黃色經濟圈,只顯示他們的虛怯與無知。中共一方面批評用政治立場動員消費者獎勵某些商店和杯葛另一些的舉措很橫蠻,自己卻常常利用國家權力自上而下禁止一些被認定是「傷害了中國人感情」的藝人、牌子、球隊等進入中國市場,簡直是宇宙級的無賴。

事實上,在世界各地,自下而上鼓勵消費者在作出消費抉擇時考慮物質以外的道德和政治因素,一早已經十分普遍。 1980 年代,世界各地反種族隔離組織發起杯葛南非經濟運動,主張本國公司停止投資南非,也呼籲消費者杯葛在南非有生意的公司,發揮了頗大的經濟殺傷力,這也是導致南非白人政府在 1990 年代初抵受不住壓力廢除種族隔離政策,推動民主化的重要因素之一。

近幾十年,鼓勵消費者只購買綠色產品、買不用動物測試的化妝品、幫襯直接從第三世界農民或手工業者以公平貿易原則購入貨品的運動,十分蓬勃。金融界還出現保證資金只會投放在生態可持續和善待工人等良心企業的社會責任投資基金。

現今世上發展得最快最大,以非經濟因素界定的經濟圈,當然就是伊斯蘭金融。伊斯蘭經濟圈的概念,主張回教徒都不應將錢傳入非伊斯蘭銀行,而應存入經伊斯蘭學者認證、保證不會將你的存款放貸給與豬肉、酒精、賭博等被回教戒律界定為不道德行業的金融機構。這些機構放貸的利潤,來自與借貸人分享利潤而不是收受可蘭經禁止的利息。中共喉舌,不單沒有將這種伊斯蘭經濟圈罵為「納粹」,還不斷主張香港應該發展成伊斯蘭金融中心,服務中共的回教國家盟友。

黃色經濟圈,可行而強大。我們最應該擔心的,不是中共的攻擊,而是怎樣在資訊透明與群眾參與原則下建立黃藍認證機制,不讓一小撮人建立壟斷分辨黃藍的大台,導致整件事膠化、腐化。怎樣建立有公信力的認證機制,防範假冒,乃是任何綠色經濟圈、社會責任經濟圈、伊斯蘭經濟圈最複雜難搞的環節。香港人的長期抗暴,已經克服了重重困難,成功抵擋了建立大台的誘惑。建立黃色經濟圈的這個挑戰,當然也不會難倒他們。

 

(標題為編輯改擬)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