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色經濟圈在經濟方面的意外效果

2019/12/24 — 16:46

被視為支持抗爭運動「黃店」的龍門冰室,近日經常大排長龍。(資料圖片)

被視為支持抗爭運動「黃店」的龍門冰室,近日經常大排長龍。(資料圖片)

日前,政府官員、商家和建制派都煞有介事地開始對「黃色經濟圈」口誅筆伐,包括邱騰華局長、施永青老闆和陳健波議員等。這無疑令筆者再三思考「黃色經濟圈」的威力是否如此強大,畢竟毛主席說「如若敵人起勁地反對我們,把我們說得一塌糊塗,一無是處,那就更好了,那就證明我們不但同敵人劃清了界線,而且證明我們的工作是很有成績的了」。而經過思考後亦發現其實「黃色經濟圈」不止在政治上有其意義和功能,在經濟方面也有意外的效果,無意中能達到打破大財團壟斷的效果。暫時最能夠體現「黃色經濟圈」的是飲食業,立竿見影,因此本文將會集中討論飲食業。

考慮政治立場的消費並沒有違反自由巿場原則

首先,在經濟學上,「黃色經濟圈」是完全沒有違反所謂資本主義或自由市場的概念。誠如亞當史密斯認為自由市場是達至社會福祉方法,每個消費者因着自己的喜好,在市場上尋找最符合自己需要及口味的商品及服務光顧,市場汰弱留強,剩下的都是消費者喜愛的提供者。[1] 消費者用餐的體驗或感受,當然屬於自己喜好的其中一環。從來在選擇餐廳用過程中,食物只是其中一個考慮因素,餐廳環境、服務員態度和地點等都是選擇用餐與否的考慮因素。而政治立場當然會影響到消費者的用餐體驗和感受,不少市民在藍色食店用餐會「背脊骨落」。相信大家如果有看過《食神》的話,都會記得開場的一幕,星爺說過「樣衰當然關道菜事,望見閣下個樣仲邊有胃口食?作為一個廚師,應該要考慮到食客最細微嘅心理。」所以,市民因應政治立場去選擇餐廳是絕對合乎資本主義的自由巿場原則。

廣告

意外地成為了打破大財團壟斷的契機

參與「黃色經濟圈」的餐廳,大多數都是小本經營的食店,是所謂的小店。而相對比較具規模的龍門冰室或光榮飲食,頂多也只是中小企,比起連鎖經營的大財團,根本微不足道。整體而言,「黃色經濟圈」的食店主要都是在中國大陸沒有業務的中小企。市民透過「黃色經濟圈」的手機應用程式,去搜尋區內的黃色小店,甚至特意去跨區「懲罰」金黃食店。我們可以看到今次的運動,正好讓市民發掘出平常不會留意和光顧的小店,以及增加市民光顧小店的動力。

廣告

這個正正是打破大財團壟斷的契機。常言道,香港奉行新自由主義,近年飲食業被大財團壟斷,所有近民居的商場和各大商場的食肆也是一式一樣,大多都被大財團經營的連鎖食店所壟斷。大財團透過雄厚資本壟斷最方便的鋪位,而不少市民以往都會貪方便選擇光顧大財團經營的連鎖食店。可是,今次的運動,正好提供了一個契機,讓市民義無反顧地付出更多的時間成本去光顧屬於香港人的本土小店,從而撐起屬於香港人的「黃色經濟圈」,打破以往大財團壟斷的局面。這個現象更能體現分配正義,鋪位因素被最小化,讓本土小店有一個更公平的起點競爭,令香港的資本主義可以有一個更健康的發展面向。

也許權貴們唯一沒有講錯的是,「黃色經濟圈」的不健康,就是對於中資企業不健康,對於出賣港人的企業不健康,對於沒有良知的人不健康。

 

[1] 阮穎嫻〈從營商角度看「黃色經濟圈」〉2019/12/17《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