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色經濟圈為公義社會契機

2019/12/23 — 12:42

被視為支持抗爭運動的「黃店」,近日經常大排長龍。(資料圖片)

被視為支持抗爭運動的「黃店」,近日經常大排長龍。(資料圖片)

【文:尋路人】

特區政權得以維持全靠少數已歸邊的既得利益財團扶植,這等財團多數與中共政權關係甚深,讓中共政權更全面地左右香港發展。

在資本主義民主社會裏,社會、政權與商界三者互利互生;人民授權政權,政權以保障公民權益去獲取授權,政權亦因被授權必須平衡社會及商界利益,製造被人民授權而又合適的營商環境讓商界得益,商界提供就業機會,服務及繳稅,從而讓人過良好的生活。從以上的生態系統可見,不對人民負責的政權及商家在民主社會自然會被淘汰,能負社會企業責任的企業及保障公民權益的政權自然會受青睞。

廣告

在這樣的體制下,商界既是制度既得利益者又依賴人民,為了生存及保持競爭力必須取悅消費者及遊說政權製造更有利的營商環境。在民主社會商界沒有選票,遊說是最直接的政治參與方式, 商家希望能以遊說者的角色左右政權施政;它們主要為政權提供業界的資訊,為商界氣氛定調,監察政府,提供意見及施壓。若商業機構不受民眾歡迎,它自然會失去遊説能力,政權亦不會向不受歡迎的商家傾斜。

香港商業社會的傾斜正正就是因為沒有民主制度,議會天生嚴重向某些既得利益者傾斜,既然政權只需商界授權(多位民選/非民選建制議員都有參與紅色資本已可見一斑),商界的遊說方向會側重於確保政權的穩定性從而保障自己的利益,無須理會市場的需求;政權亦同樣地毋須理會人民是否被剝削,商界自然充滿不理會社會企業責任的商家,繼而不擇手段地營運,禍及大眾(某零食店因降低零售價被大型連鎖超級市場投訴而被某飲品公司斷貨是活生生的例子)。政府施政向支持該政權的商人傾斜,在香港的環境就等於向中共政權傾斜。

廣告

由黃色經濟圈影響施政

現時對黃色經濟圈的宣傳主要仍集中在飲食業;飲食業容易參與因業界最能直接與消費者互動,對消費者來說改變消費模式成本亦相對低(智能電話 APP 及認證貼紙即可吸引顧客);雖然已有其他企業對顧客(B2C)行業加入但仍未見企業對企業 (B2B)商戶加入。黃色經濟圈經數月發展迅速,但現時仍處於政治宣傳階段;要黃色經濟圈發展需靠良心商店及消費者同時帶頭,另同行及其他行業仿效,最後達致影響政府施政的效果。

黃色經濟圈能讓公民在立法機關及傳媒以外加強政治監察權及參與權。 黃店的崛起能增加大眾對社會企業責任的理解,受民眾歡迎的商戶可持續地發展,組織商會增加遊說能力,減少現時立法會內充斥無良企業家及既得利益者的現象,讓政府不能再躲在「最自由經濟體」的面具後繼續讓商界任意剝削勞工,以不良手法販賣商品,以不可持續及無視社會公義的途徑營運。

沒有黃色經濟圈就等於默許政權和商家無視人民的暴力操作,讓少數人得益,大多數人被剝削卻不能作有意識的反抗。黃色經濟圈是公義社會的契機,因為它喚起了人民對商業社會該對社會負責的訴求,讓商界知道他們的利益依賴人民並不是政權,讓政權知道要從商界獲利就必須以人民福祉施政,否則商界亦不能生存。香港商界百年來都從未需要向公民社會負責因為公民社會意識未成熟,是次運動喚起的是公民社會意識,支持黃店即支持公民社會,黃店被公民社會支持即增加良心企業的遊説能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