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黎智英連續 3 日被可疑人士跟蹤 蘋果:跟蹤者與資深警員同名同姓

2020/6/18 — 20:17

黎智英

黎智英

人大通過訂立「港區國安法」決定後,已被官媒《人民日報》點名為「亂港反中」的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近日受到不明人士跟蹤。《蘋果日報》今日(18 日)報道,黎智英自 16 日起,連續第三日被可疑私家車以及隨行人員跟蹤,其中今日有兩架七人車凌晨起就在黎智英寓所外通宵守候,並跟蹤黎智英返回將軍澳公司,有人更曾以粗口辱罵《蘋果》記者。報道更指,除了兩架七人車外,還有多架車包括的士及私家車在本港不同地點接力追蹤黎的座駕,同一時間有多名男女「狗仔隊」配備耳機,在港島區以步兵方式近距離追蹤黎,「跟蹤手法純熟如紀律部隊」。報道又說,昨日曾經跟蹤黎的其中一名「真傳媒服務公司」職員名稱,與一名資深警員同名同姓。

兩架七人車於黎寓所外通宵守候   跟隨至蘋果大樓

報道說,今早黎智英從寓所駕車駛回將軍澳工業邨的《蘋果日報》大樓,可疑白色七人車及黑色七人車繼續近距離跟蹤黎的座駕,它們在工業村範圍一時兜圈,一時停泊在對面行車線,也曾經嘗試躲在大貨車後,企圖避開《蘋果》記者的鏡頭。到了接近中午,黎乘座駕離開大樓,上述兩架七人車再出動嘗試跟蹤,但是黎最終成功擺脫。《蘋果》記者拍攝及欲追問兩部七人車共 5 人的身份時,對方不理睬,並在車內用手機隔着玻璃反拍記者。

廣告

私家車、客貨車港島追蹤

雖然黎智英成功擺脫上述的白色七人車及黑色七人車,但是報道指之後有其他車輛繼續「接力」追蹤黎智英,最少 3 架,其中一架是沒有載客的「冚旗」的士,在東隧打算跟蹤黎智英,但是被黎成功擺脫。之後,黎智英的座駕到了灣仔的時候,一架深色萬事得私家車及銀色客貨車追蹤黎,「並反覆左右切線,甚為驚險」。

廣告

黎智英後來在港島某大廈下車後,跟蹤車輛裡面的人士亦步出,緊貼黎智英進入大廈範圍甚至是他用膳的餐廳。之後《蘋果》記者在大廈外守候,又見到一批戴著耳機接收指示的疑似「狗仔隊」男子。報道形容,這批男子跟「執法部隊狗仔隊常見的行裝」相似,當《蘋果》記者拍攝可疑人士時,他們又躲避記者鏡頭,接著急步離開現場。

6.17 跟蹤行動   人士報稱任職「真傳媒服務公司」

至於前日(16 日)和昨日(17 日)黎智英被跟蹤的情況,《蘋果》報道指,至少有 5 輛可疑車輛在《蘋果日報》大樓外徘徊,車上人士更多次舉機向大樓多個出口拍攝,當中包括向租車公司租用的七人車、還有寶馬、平治以及一架的士,部份車輛一車數人,並曾多次追蹤黎智英座駕。17 日下午,有兩名跟蹤團隊的可疑男子被《蘋果》記者上前查問,當中一名身穿迷彩 Polo 恤的男子隨即展示證件,證件寫上「李 X 業」(Lee XX Yip Robert),為「真傳媒服務公司」的資料搜集員(Researcher),辦證日期是 2020 年 6 月 15 日。

與資深警員同名同姓

當時《蘋果》記者不斷問迷彩男「你哋嚟呢度做咩?你哋公司喺邊?有冇電話?」,對方不斷表示「唔知道」,僅指自己到場搜集資料及剛剛入職,與同事會合後便會離開。報道說,這名迷彩男與一名加入警隊逾 30 年的高級警員同名同姓,不知道是否同一人,而據報道指,該名高級警員在 2006 年及 2018 年兩度取得長期服務獎章,但未知是否退休。後來迷彩男與一名身穿 Polo 恤、戴墨鏡的男子離開《蘋果日報》大樓範圍,一直未回應記者提問,直到後來才回應說「你跟我哋咁耐都冇用㗎,我哋都係收人工打份工啫,唔好問我啦」。其後記者再問「你哋仲要嚟幾多日㗎?」,黑衣 Polo 男表示「我唔講得㗎,大家心照啦,唔好再問啦」,之後便登上巴士離開。

另外,黎智英在 17 日較後時分返回何文田的大宅後,有一輛黑色七人車停泊在嘉道理道街口位置,而另一架白色七人車就停泊在大宅附近。記者上前查問時,對方又表示自己是記者,又指自己有證件,但一直都未有向記者出示「記者證」,亦未有交代自己屬於哪間傳媒機構,又指「冇嘢㗎,黎智英係名人嚟,所以公司都係叫我哋嚟睇下,放心啦冇咩事嘅」。

「真傳媒」擁有人疑為內地來港人士

報道指,所有在《蘋果日報》大樓徘徊的七人車及私家車全部都是屬於租車公司,而迷彩男報稱任職的「真傳媒服務公司」(Kingsman media company),在 2017 年 2 月開業,報稱業務地址為尖沙嘴麗斯中心 10 樓一個單位,業務性質為「media」。據商業登記資料,「真傳媒服務公司」唯一擁有人叫 Zhu Zong Jie(朱宗杰),身份證號碼是 R 字頭,相信是由內地來港後獲身份證的人士,家住元朗一屋苑。當《蘋果》記者根據「真傳媒服務公司」商業登記證上門了解時,發現單位竟為一間服務式辦公室,門外亦未有掛上「真傳媒服務公司」的招牌,單位內的接待員僅指「真傳媒服務公司」的負責人已經下班,不願透露「真傳媒服務公司」何時開始租用上址單位。

現時互聯網有兩個名為《真傳媒》的網站,分別源自台灣及馬來西亞,聲稱去年成立開站。但報道指,網站內幾乎見不到本港的新聞,亦未有詳細列明機構的地址,難以證實「真傳媒服務公司」和《真傳媒》的關係。至於台灣《真傳媒》發言人在昨晚回應《蘋果》,指跟蹤事件與它無關,並指台灣《真傳媒》是「正派經營、獨立運作」的媒體。

黃之鋒、譚文豪被跟蹤

近期多名民主派人士都被不明人士跟蹤。6 日,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表示,他跟南區區議員袁嘉蔚都被人跟蹤偷拍。當晚 8 點,他同友人已發現一輛白色私家車停泊在新蒲崗一帶,認為情況不尋常,3 小時後,他們一行人開完會準備離去,發現由四人組成的跟蹤隊伍分別尾隨各人。據黃之鋒上載的影片,見到一名身型肥胖男子在對面馬路以手機在拍攝,黃之鋒等人上前對質,問對方是否公安、國安或中聯辦的人,為什麼要偷拍眾志等人,又說:「你今日由頭跟到落尾!」該名男子表現激動,手持雨傘大叫「咩事呀而家?!」雙方互相指罵。黃之鋒指,期間該輛停泊在附近多時的白色私家車一度駛近,黃之鋒認為私家車本來是接應跟蹤者,但發現被揭發後就不顧同伴而去,又說這架私家車近日都在附近。該名肥胖的偷拍者一度大叫搶劫,最後乘的士離開。

5 日,公民黨立法會議員譚文豪亦被跟蹤。他表示,在 5 月底已感覺被人跟蹤。到了 5 日,他離開立法會向政總方向,到連儂牆發現兩名可疑男子,其中一人尾隨他不斷拍攝,於是他就轉身質問對方目的,「佢唔認佢係警察、佢又唔係記者」,並以帶大陸口音的廣東話,辯稱不是拍攝譚文豪,但期間不斷刪除電話中的相片,經過一段時間後譚文豪威脅會報警,尾隨他的男子就拔足逃走。他不清楚對方目的,但認為肯定不懷好意,「提供線索、跟縱我、知道我出行,咁下一步想做咩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