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黑警是七百萬香港人的公敵

2019/10/28 — 11:2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法律界權威駱應淦大律師在「香港家書」發表了一封給他朋友的信,深入分析了反送中運動以來,警方暴力與勇武暴力的本質區別,句句發人深省。

筆者認為,駱大律師之所以忍無可忍,一再挺身出聲,正因為事到如今,對七百萬香港人來說,最危險最迫切的就是黑警當道的問題。

精英發聲,如雷貫耳。除了駱先生之外,香港不同界別的知名人士,敢於站在香港本土利益的立場上,表明公正而理性立場的人,我們記得李嘉誠先生「網開一面」的呼籲,記得田北俊先生多番質疑表態,記得段崇智校長的仗義執言,此外,法律界﹑衛福界﹑會計界﹑教育界﹑文化界等等,都有知名人士挺身而出,筆者無法一一舉例。
他們都是成功人士﹑社會精英,代表香港響譽世界的成就,代表我們這個城市的價值觀,他們說的話,比一般人更有力量,更有影響,更足以對政府施壓。

廣告

可惜,到目前為止,各界精英敢於發聲的人還是太少了。

最令人失望的是商界。反送中運動的起因,涉及最深廣的是商界。他們之中的很多人,在改革開放之初進入內地投資,因為當時的社會環境,難免做過一些踩界的事,送中條例一旦通過,他們的身家性命最先受到威脅,因此修例之初,商界的反應很大。

廣告

反送中運動一起,年輕人奮不顧身,用各種抗爭手段回擊政府的蠻橫和壓迫,直接導致政府收回法案。無疑的,商界從這場運動中得益最大,但他們大部份人不但選擇噤聲,有的甚至還反過來聲討為他們的利益做出巨大犧牲的年輕人,所以,要論最無道義的,應該是這批商家佬。

商界可以不發聲嗎?如果商界希望香港變成大陸,自己的公司裡派進黨代表,成立黨組織,隨時有警察上門,以莫須有的罪名逮捕,充公財產,禍及子女,那商界當然可以不發聲;金融界可以不發聲嗎?黨的陰影無處不在,生意場上沒有公平規則可言,大老闆隨時無端消失,公司資產隨時不翼而飛。同樣的,每個界別的精英,如果不發聲,都要準備落入中共的專制魔掌,而到時我們要共同面對的,就是這一幫無法無天的準黑社會的黑警隊伍。

林鄭對香港犯下的最大罪行,是她徹底顛覆了香港警隊,把一支向來守法﹑廣受市民認同的警隊,馴化成與民為敵﹑瘋狂失智的恐怖組織。這支黑警部隊習慣了暴力,習慣了行使法外之權,心理變態,思想極端,他們已經回不去了。整支警隊已成一個獨立王國,不受香港政府管制,更不受香港人監督。

如果大局沒有挽回餘地,不能嚴肅整治警察隊伍,七百萬香港人都將在長遠日子裡,生活在黑警的恐怖暴力之下,生活在一個缺乏安全感的社會環境中,這是我們當前最大的危險。黑警是制度性的﹑無時無處不在,無法無天,是對七百萬人每天正常生活的最大威脅。黑警今日已成為全體香港人的公敵,我們與他們,是正與邪的較量,是生與死的對峙。

一支癲狂的警察隊伍,不僅是黃營的噩夢,也一定是藍營的噩夢,不僅是窮人的噩夢,也一定是富人的噩夢,不僅是平民的噩夢,也一定是精英的噩夢。因此,如果部份社會精英認為黑警與他們無關,那他們就枉為精英了。如果反送中運動不能取得根本勝利,不能徹底鏟除黑警,那精英們也得和我們一起,咀嚼黑警這一顆苦果。

我們崇尚自由,自由是至高無尚的價值,但安全感卻是自由最重要的前提。有黑警在,就沒有安全感,而沒有安全感的自由,是半吊子自由,是假自由。

駱大律師的信提醒我們,是街上那些被共同義憤燒灼理性的年輕人可怕呢,還是手持合法武裝﹑全身披掛﹑面具後是一副冷血面孔的黑警可怕?年輕人道義為先,衝動是短暫的,冷靜下來良知還在,而黑警的為害是政府行為,是凌駕在我們頭上的霸權蠻力。目前林鄭政府已無法約束警隊,因為我們沒有雙普選,我們也無法約束林鄭,因此我們在持有合法武器的黑惡勢力面前,只能任其魚肉,正如武警之於大陸人民。

筆者要強調,黑警只是警隊中的少數,即使目前大部份警察都不可避免的站在他們自己人一邊,但要令大部份警察重新明辨是非,不是太困難的事。徹底變態﹑以虐待他人滿足畸型心理的黑警畢竟只是少數,最多數千人而已。筆者不相信,七百萬香港人就整治不了那區區幾千黑警 — 記住他們的窮凶極惡,記下他們的血債,作惡有時,清算也有時。

黑警是七百萬人的公敵,精英們還要袖手旁觀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