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到即止的香港市政體驗 — 市政局

2021/2/25 — 19:08

Watershed Hong Kong 製圖

Watershed Hong Kong 製圖

近年本港立法會及區議會制度及選舉備受關注,亦傳有機會大幅改變。其實早在 1990 年代,香港曾經有一個地區直選議席比率達四份之三,負責市政、衛生、康文設施和服務,具備財政及執行權責的議會存在。

1888 年:香港首次政府機關選舉

1880 年代,香港商貿頻繁,華洋人口急增。有鑑市面衛生惡劣,港府通過《治安及清潔修正法案》成立潔淨局(Sanitary Board),負責街道管理、樓宇檢查、居住環境管理以至隔離天花病人的防疫措施。

廣告

1887 年,潔淨局改設六名非官守議員,其中兩名由選舉產生,其餘屬委任席位。當年可以投票的市民,只有列於陪審團名單中上的人士或納稅人。1888 年 5 月,潔淨局舉行了首次選舉,669 名合資格選民中有 187 人投票,是香港首次政府機關選舉。

1894 年香港爆發鼠疫,導致最少二千人死亡,政府官員和商界都指責潔淨局辦事不力,要求重組。香港總商會就提出增加兩名民選議員,代表民間督促當局抗疫。建議引起港府激烈爭議,但最終未被接納。1908 年,潔淨署(市政總署前身)成立,作為潔淨局的執行部門,向後者負責。

廣告

1935 年,立法局通過《1935 年市政局條例》改組潔淨局為市政局,劃分更多法定權力,以及新增兩個民選議席。1936 年 1 月,年僅 34 歲的本港首位華人耳鼻喉科醫生周錫年,獲華人領袖周壽臣爵士推薦出選。由於當局規定要多於一人競選才需投票,周錫年直接當選市政局議員。至於另一席位,於 1937 年由葡裔醫生 R. A. de Castro Basto 在無競爭下連任。值得一提,周錫年醫生在二戰期間艱苦主持保良局,戰後曾任行政立法兩局首席非官守議員,在六七暴動後則與鍾士元及安子介等人在香港前途研究小組探討香港未來。

潔淨局及戰前市政局的選舉和議席演變,見證了本地市民參與市政,華裔與葡裔精英地位提升以及戰前政治組織 — 香港憲法革新會(Constitutional Reform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及九龍居民協會(英語:Kowloon Residents’ Association)的發展。

1961 年 11 月 3 日至 14 日,英國雅麗珊郡主(Princess Alexandra)訪問香港,在周錫年爵士陪同下遊覽珍寶海鮮舫、共進晚餐及欣賞粵劇。

戰後市政局隨地方政制改革成長

1941 年香港淪陷,市政局一度被日本軍政府廢除。戰後,港府重設市政局,但取消了民選議席。1952 年,市政局獲恢復兩個民選議席。六七暴動之後,港府加快推行地方政制改革,以推動社區參與,方便港府施政。

1973 年,市政局進一步擴充公眾衞生和文化康樂服務的同時,取消了所有官守議席,共設 12 個委任議席及 12 個民選議席。1979 年,市政局已登記選民超過三萬人,與戰前由官守議員主導的局面大相逕庭。與此同時,各區的互助委員會、地區諮詢委員會相繼成立。在麥理浩任期最後一年的 1982 年,18 區區議會成立並進行了首次選舉。

作為三級議會架構的第二級,市政局主理市政,具執行權力,處於制訂法律的前立法局及諮詢性質較重的區議會之間。市政局管理香港各類市政、衛生及康樂體育設施,包括市政大樓、圖書館、公園、體育館、運動場及博物館。

1973 年至 1981 年,沙利士(Arnaldo de Oliveira Sales)任職市政局主席期間,他發起並計劃尖沙咀海濱的康樂文化設施,監督歷史博物館(1975 年開幕)、藝術館(1975 年開幕)及太空館(1980 年開幕)的成立計劃。而港人熟悉的紅磡體育館和伊利沙伯體育館,亦由市政局興建,於 1980 年代初落成。市政局亦致力防止瘟疫傳播,對瘧疾在香港絕跡作出貢獻,服務宗旨和潔淨局成立之初無異。1979 年,市政局共僱用 659 名工人及高級防治蟲鼠主任,到各區滅鼠,檢控不合符衛生的食肆和住所。

1973 年,市政局開始使用 1965 年成為香港市花的洋紫荊作為標誌,直至解散為止。

攝於 1975 年 7 月的歷史博物館開幕儀式(左:立法局非官守成員張有興,後為首位華人市政局主席(1981-1986);中:港督麥理浩爵士 右:市政局主席沙利士)

1977 年市政局亞洲藝術節揭幕酒會請柬。

1979 年,市政局獲得紋章院頒予紋章,設計與 1959 年的香港紋章類似,具代表東方的龍和代表英國的獅子,中間是洋紫荊。值得留意,獅子頭上的城垛是紀念 1941 年香港保衛戰。

往後,市政局選舉不斷增加直選成分,在 1995 年最後一屆選舉中,市政局 41 席中有 32 席由地區直選產生,區域市政局 39 席則有 27 席。而按 1997 年臨時市政局及區域市政局議員名單計算,民主黨佔 27 席,民建聯佔 12 席,自由黨佔 9 席。

可是,由於中英兩國就市政局未能達成共識,1997 年後市政局及區域市政局成為臨時過渡性質。1999 年,兩局在「改革市政服務」的措施下被廢除,俗稱殺局。同時間,區議會英文名由「District Board」變成「District Council」,以示與市政局同級,但職權未有相應提升。時至今日,各區市政設施就由官僚部門康文署和食環署接管。

2015 年,民建聯鍾樹根接受《端傳媒》訪問,解說當年雖是市政局議員但支持殺局的原因:「當時形勢上我們一定要支持殺局,因為連民主黨也一併殺了,他們在局內人多,我們想他們死,所以要殺局,連自己都賠上了,自己前途都堵塞了。」

擁有 116 年歷史的市政局,就在市民初嚐民選市議會體驗的一刻消逝,點到即止。如今,不少市政機構上的市政局標誌由於不合時宜已被鏟走。市民若要緬懷一番,可以到尖沙咀的市政局百週年紀念花園一遊,尚可見到「市政局 Urban Council」一詞。

1983 年,市政局發行的百周年紀念銀幣。(圖片來源:WorthPoint.com)

 

參考資料:
黃兆輝,《積極不干預:港英政府的中國通》,香港: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18 年。
黃家樑,《藏在古蹟裡的香港》,香港: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4 年。
羅婉嫻,《香港西醫發展史(1842-1990)》,香港:中華書局(香港)有限公司, 2018 年。
陳麗君,《香港民主制度發展研究》,香港:中華書局(香港)有限公司,2015 年。
《香港華字日報》,1936 年 1 月 29 日,頁十。
“Home.” College of Arms. Accessed January 11, 2021.
“ORDER AND CLEANLINESS AMENDMENT ORDINANCE, 1883.” Omeka RSS. Accessed January 11, 2021.
“館藏詳細資料.” 館藏詳細資料 – 多媒體資訊系統. Accessed January 11, 2021.
《香港年報 1999》,2000 年 8 月 17 日
端傳媒:鍾樹根痛失 24 年議席: 「我從政 Timing 不好」(2015 年 11 月 13 日)

Watershed Hong Kong / Patreon /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