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資料圖片)

點解香港搞到咁大鑊?— 論香港政府的國師芝加哥學派(三十九)

曾鈺成接受訪問,直言近兩年跟朋友「輸賭」,都錯估時局,林鄭並未如他所料般提早下台。當中有兩個可能:一、他已被拒於權力核心,掌握不到第一手資訊;二、政治形勢變幻莫測,在短時間內推翻他原本正確的論斷。

2019 年初,香港年輕人排隊飲喜茶,玩抖音,逢假日北上消費。若把年中開始的抗爭歸咎於外部勢力作怪,實在無法解釋搞事者有何本事避過中央線眼,僅用幾個月時間便令年輕一代由「港豬」極速進化成激進分子。香港的動盪其實跟智利有同樣的源頭 — 奉行芝加哥學派的新自由主義政策 — 直至深層次問題積累得太厲害,突破臨界點,便一觸即發。

近來不少評論指,中共高層將出手整頓,推行土地改革政策。中聯辦副主任改由商務及外貿背景、具經濟學博士履歷的尹宗華出任,似乎是徵兆。田飛龍這時候炮轟建制派,葉國謙又罕有發炮還擊,火藥味之濃,反映「忠誠的廢物」承受巨大壓力。村屋大王涉「套丁」被捕,對鄉事勢力造成的衝擊亦不下於忠廢們。若經濟民生政策迎來大變,專門玩面書,與「賢能」沾不上邊的 KOL 想敗部復活,相信機會渺茫。另一邊廂,以巴士大幅加價回應失業率創沙士後新高(別忘記九巴善用財技的往績,當年分柝路訊通上市以至把車廠用地改建豪宅賺大錢,令其盈利大大被低估),林鄭的未來命運,連曾鈺成也不願置評。

香港搞成咁,忠誠的廢物作為一種現象,既是政經沉淪的因,亦是路徑依賴的果:

  1. 舉手機器毋須用腦,最緊要面皮厚,有諗法反而礙事。劣幣逐良幣,稍有能力的人寧願另尋出路,搵真銀好過。
  2. 管治聯盟的裙帶關係,使政府長期嚴重偏袒商家。過去市民受惠於資產增值遊戲,加上王于漸和雷鼎鳴等主流經濟學者為各種親商政策護航,維持著管治者有限的認受性。樓價比天高,靠磚頭撐起的畸形經濟對社會的壞處便遠超過益處 — 現在就算如王于漸建議般重推租置,亦只會有短暫刺激作用,不單無法消解經濟嚴重失衡的惡果,更進一步依賴財技,像吸更多的毒止癮,醞釀香港版次按危機。得益者集中在一小撮人身上,大家怎努力也沒用,獅子山精神自然失去安撫大眾不滿情緒的說服力。只有掙扎求存而看不見明天(時而勢易,做樓奴亦不再等於有希望),港人的屈辱和憤懣便成為隨時爆炸的火藥庫。
  3. 無認受性之外,港府高層無能,更自以為是。反智的管治作風,容不下逆耳忠言,有料之人自然退避三舍。社會要為汰強留弱的人治負上多大代價,問一問林鄭的苦主周永新教授他曾指香港有「不肯認錯的官場文化」— 便知道一清二楚。
  4. 前嶺大校長陳坤耀四年前在訪問中表示,源自夏鼎基時代的 positive non-intervention,所謂積極不干預的經濟政策,被錯誤地演繹和翻譯,形成一個錯誤的觀念,香港過去的成功,並非無為而治之結果,實有賴政府恰當的干預(筆者認為以「介入」來形容比「干預」更能避免誤解)。公屋政策便是一個好例子。問題是怎樣介入才令最大多數人,以及最無助的一群得到最大的益處。但在主流經濟學者的演繹下,「積極不干預」變成放任商家巧取豪奪的最強擋箭牌,並為「忠誠的廢物」可以思想懶惰過日子,提供最便宜的理由。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