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點燭光,都成了罪

2020/6/5 — 22:32

2020年6月4日,維園六四晚會

2020年6月4日,維園六四晚會

曾經被嘲笑「行禮如儀」的支聯會六四燭光晚會,在「如儀」了三十年後,終於在第三十一年被迫變得即興和 freestyle。三十個年頭風雨不改的和平悼念集會首遭警方「反對」— 學校商場街市巴士都已重新擠滿人,卻說為防疫情擴散禁止維園聚眾 — 點點燭光,都成了罪;人們唯有 be water、玩即興。

當再想「如儀」都不能,「去六四晚會」的象徵意義自然亦改變了。去,代表向這無恥政權宣告「我們不會屈從」。

若果連最和理非的和平悼念活動,都任由政權出手廢止而不敢表態,肯定是令香港人「萬劫不復」的一次退讓。從此,對手「食住」我哋、「睇死」我哋。

廣告

然而和理非抗爭者向來最怕犯事,限聚令二千,非法集結三年,如何承受得起?幸好,來六四晚會的人向來都是最死心眼的一群,絕不輕言放棄。晚上七時許,我由銅鑼灣進入維園球場,親見六個球場慢慢坐滿,立感安心。疫情下,大家坐得較疏,可以見到不少人和我一樣,是單刀赴會。畢竟園外有警力部署,一個人的話來去較自如。今年很多人都沒有拿到防風紙杯或紙圈,燭光易滅,到處「借火」的人比往年更多。我拿了支聯會的蠟燭,因大風而沒有點燃很久,寧願用自備的電筒。

八時許晚會應該正式開始,索性到處走走。來到近天后的一號足球場安頓下來後,我時而跟同路人一起高舉燭光/電筒,時而看黑衣青年揮舞「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的黑色大旗,時而參與《自由花》大合唱,時而靜坐默想,時而高喊反送中運動口號。

廣告

拿走了那三十年如一日的老土 rundown,沒有大台指揮,人們似乎更自在。本來帶著「大中華膠」風味的悼念會,這晚終於和本土民主抗爭運動連接上;一點燭光,既悼八九亡魂,也念一九義士。他們想望的和我們爭取的,其實是同樣的 universal value。

曾經有人問八九民運和香港人追求民主有什麼關係,現在這問題已經沒爭拗的必要,因為歷史已代我們回答:當 2020 年人們在維園高喊「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建國!」、「天滅中共,全黨死清光」口號時,代表六四晚會正在蛻變。它的悼念色彩將會減退,但對中共政權的痛恨和「結束一黨專政」這句「犯法」口號,相信會被保留。這是真正的「薪火傳承」。

大概從九七開始,每年六四都會去維園,近年更會在六四那天撰文一篇,記下社會氛圍和個人感受。2019 年很長很難熬,回看反送中爆發前寫的 2019 六四記,有這樣的話:

「我城的末日已近。誰又曉得明年在維園高喊『結束一黨專政』會否被指顛覆國家政權?討論一下『六四有無死人』會否直接被『送中』,進行新彊式勞改?…… 2019 年的六四晚會,於我是既悼念亡魂,也悼念香港。」

哈哈,一年前的絕望實在濃得化不開。而一年後,叫「結束一黨專政」實確會犯「顛覆政權」罪,「一國兩制」也算是「末日」了,不過我們同時已學懂,「失望但不絕望」的抗爭態度。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