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龍門爭議最終章】被指抽起聖誕卡現金 張俊傑稱換成禮物送出 「粉筆少女」批員工不足全日洗碗

2020/6/28 — 19:33

反送中運動中,有年輕人因政見而與家人缺裂,龍門冰室老闆張俊傑於去年 12 月為一眾「手足」舉辦冬至飯,令不少人感到窩心。不過,有「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前員工質疑,張俊傑是覬覦每張桌面上的「心意箱」收入,又指他在在冬至飯前收集大批聖誕咭,在抽起當中夾住的現金券及現金後,便將該批咭置之不理。張俊傑回應時否認有關一切指控;他指自己有逐張看過所有聖誕咭,由於擔心內裡的金錢及現金券會惹來「洗黑錢」嫌疑,他將有關款項換項禮物,已在冬至飯當天送給抗爭者。

另外,張於今年 5 月新開張主要僱用年輕人的「瓏-手作輕食」,包括 2014 年佔領運動期間,因為畫連儂場而被捕的「粉筆少女」在內的前員工批評餐廳設備不足、人手短缺、飯鐘短等,又指大批提出問題的員工後來都被解僱。張回應時反批有員工工作態度差,又言沒有解僱過員工。

聖誕咭消失?張俊傑及中心前員工各有說法

廣告

資源中心曾舉辦「冬至飯」,希望與欠缺家庭溫暖的年輕人共渡佳節,家長義工之一的  Sandra 說這意念原本是由家長義工們提起,原先打算只是一個小規模的活動,「好溫暖,手足自己食飯」「佢(張俊傑)就唔知點解諗一諗就搞到好大,要請哂所有手足食飯」,當日更有邀請傳媒採訪,她認為不少手足因為擔心曝光而不出席。

陪同張俊傑接受訪問的「瓏」負責人 Jerry 堅稱,冬至飯當晚手足人數比家長多,「除非我鬼揞眼囉」,又言當晚有其他出席人士可作證。不過,資源中心前管理人員之一 Marco 事後提供稱是出席人士的列表,當中 150 人中 60 名是「仔仔女女」,90 人是「家長」,另一位資源中心前管理人員 King 認為家長數目比手足多,是因為張為了飯前的捐款箱環節。

廣告

龍門收入其中一份報表(張俊傑提供)

龍門收入其中一份報表(張俊傑提供)

對於被指在冬至飯中「cap 水」,張俊傑提供一份報表,列出中心放於龍門各分店的「貼士箱」各日及冬至飯當日的收入,列出 12 月至 1 月的數目,他說 2 月起忙於防疫就沒有繼續點算。該份報表顯示,冬至飯晚有 25,140 元的收入(上圖),唯另一份顯示中心所有項目的報表中,「冬至/團年」一欄並無顯示有任何收入。張回覆指該批收入撥入了在「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一欄的 2 月收入,指是「方便核對」。該欄是顯示龍門各分店的「貼士箱」收入總和(下圖),而由於記錄冬至收入一份報表(上圖)沒有顯示 2 月收入,所以無法計算冬至收入是否已撥入 2 月當中。

「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收入其中一份報表(張俊傑提供)

「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收入其中一份報表(張俊傑提供)

King 又說,張在冬至飯前收集了大批由同路人送給手足的聖誕卡,當中部分夾有現金券甚至現金,他引述張俊傑指,擔心轉交這批捐款會有「洗黑錢」的嫌疑,而讓中心幹事抽起所有現金券及現金,餘下的聖誕卡於冬至飯派發。唯他於冬至飯後,在中心找到大批未有派發的聖誕卡,「呢啲係手足傳達嘅一啲心意嚟,值錢嘅嘢你抽起哂,呢堆嘢你放喺嗰office(辦工室)到當垃圾」,他後來在 25 日當晚,於旺角衝突期間走上前線派發聖誕卡,「前線嘅手足有時好孤獨,佢哋收到都話好感動」,他以為當晚已派發所有聖誕卡,唯後來再於中心發現另外一批,令他非常憤怒。

張俊傑回應說,冬至飯當晚有一張枱放聖誕卡,他收到兩袋聖誕卡,認為將所有聖誕卡擺在枱面未夠尊重,他是逐張看過所有聖誕卡後,將「最有意思」的放在枱上。他又說,他在後來將剩餘的卡交給 King 到抗爭現場派發,「我已經將大部分聖誕卡喺冬至同 24 號當晚俾咗你去派,而你留番啲聖誕卡去咁樣屈我,我係咪又要走去告你誹謗呢」。他又說當晚有數百份禮物送給在場手足,「點解會有幾百份禮物?就係因為呢啲咁樣嘅現金券,我哋兌換番做禮物俾佢哋」。

前中心幹事 Q 是冬至飯的司儀,她說當晚張俊傑並無要求她提醒在座人士帶走聖誕卡,桌面的聖誕卡當晚幾乎是原封不動。她又說,她在中心位於紅磡的辦工室工作,冬至飯前就收到許多家長送來的禮物,當晚亦有家長帶禮物前來,並舉行抽獎轉贈手足,而張提供的禮物只有送給中心員工的 iPhone(蘋果智能手機)、Macbook(蘋果手提電腦)及少於 1 萬元的現金獎,並沒有向手足送禮物。張俊傑再回應時堅稱,禮物的來源主要是現金劵,部分是家長禮物。

King 認為,張的說法與他首次於Facebook「心聲與回應#3」中所說有出入,當中張指他不知道為何會有大量聖誕卡被人收起,唯張事後又稱是親自將卡交到別人手上,King 批評他「前言不對後語」,他後來為了避免浪費寫卡者的心意,近日與曾出版《消失了的連儂牆》的林爺爺將該批卡印刷成書,名為《消失了的聖誕卡》,並放於黃店義賣,收益將不扣取成本捐給「私家飯」,款項由林爺爺信托管理。

張俊傑又說,在聖誕前夕一連十日開放中心向年輕人派發總值 800 元的禮券,超過 3,000 人到場領取,涉及 240 多萬。而 Q 和另一位中心前幹事 K 亦分別表示,張在派發 800 元禮券並沒有 3,000 人領取之多,他們當時亦有在派發現場,推測多日來領取人數只有約 500 人。

餐廳管理屢有分歧「勞資糾紛」?

張上月在尖沙咀龍門冰室旁,新開張一間聲稱是以年輕人主理的分店,「瓏-手作輕食」。霖是前員工,過去會出席抗爭活動,無法到場亦會事後擔任「車手」,她有近十年的西廚經驗,在朋友轉介下加入「瓏-手作輕食」擔任廚房工作。

霖說,公司餐點需用到的廚房設備完全不足,「廚房電磁爐得一個,要炒蛋炒意粉炒烏冬炒一丁」,「毛巾數極都係得4條,叫佢買又冇買」。她又說廚房空間窄小,僅能勉強應付工作,「枱面只係啱啱好,再多都唔夠,無地方切嘢」,廚房規格更有可能違反食環及消防規定,包括抽氣不足、因空間小而在走火通道擺放貨物,「如果有人嚟抽查,要走鬼,要即刻熄爐扮冇用到」。

張在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曾指,「要買啲咩嘢,佢哋出聲攞錢去買,番嚟claim番錢」,不過,霖說廚房員工曾經向張反映增加設備的要求,唯張俊傑往往答應後又拋諸腦後,事後反而批評他們出品差。有樓面員工指,斥責聲量「大到隔離龍門都聽到」,她解釋,廚房僅有扒爐和炸爐而沒有明火,「所有嘢都係煎同炸,出品唔好都係因為咁」,加上空間、爐頭不足,無法事前準備晚巿或第二天的食材,影響出餐速度。

龍門冰室是知名黃店,但傳出不利消息後,張俊傑承認生意受影響。

龍門冰室是知名黃店,但傳出不利消息後,張俊傑承認生意受影響。

2014年雨傘運動中,以粉筆在連儂牆上畫花而被捕的「粉筆少女」亦是「瓏-手作輕食」的兼職前員工。她在今年的反修例運動仍活躍在街頭上,對和志同道合的人一同工作懷滿腔熱情,「開頭覺得一間 café 淨係請手足,好似我哋一手一腳揼間屋出嚟咁,好有成就感」,她每日由元朗坐近一小時車程,往尖沙咀上班。雖然她應徵樓面,但不介意擔任洗碗工作,後來餐廳主管以她「洗碗快」為由,她幾乎整日只負責洗碗。餐廳其後又裁減人手,令她一度要獨自包攬所有樓面工作,包括量體溫、點菜、傳菜、收銀、清理桌面和洗碗。

張起初回應時說,「若果有一個人洗碗洗足一日,我覺得佢一定講緊大話」,指洗碗工作是由樓面員工輪流擔任,後來他修正:「若果有一個人全日都喺到洗碗,一係有人蝦佢,一係佢講緊大話」,但沒有交代會否跟進有員工可能被欺壓的情況。

有員工向《立場新聞》指「飯鐘」短,不足 15 分鐘,張俊傑就則指飲食業基本上運作都是以工作和顧客為先,言語間反認為這些員工工作態度有問題,「我見到廳面嗰到有好多客人舉手,想要人招呼佢哋,佢哋係選擇留喺入面食嘢,唔理啲客人」,「究竟咁嘅服務態度,我係同客人解釋話,呢啲係手足,你唔可以怪佢哋,定係我開餐廳,我要俾到最basic(基本)嘅服務,我覺得我要揀後者囉,因為我開緊間餐廳」。

前員工回應時說,會有這個情況是出於餐廳人手長期供不應求,反問「在人手長期不足的情況下,員工是否應全日不可進食,才稱為稱職的員工?」

大批員工被炒?

張原本讓員工選擇即日或每半個月出糧,霖起初是即日領薪,她說後來對方一再說資金不足而延至每半個月一次,「每個月出都唔緊要,啲支票寫錯你名,張張都寫錯咁濟」,她説起碼有一半員工的支票都有出錯,又說張取回支票後多次塗改,無法兌換支票。

張則指,每天出現金糧對餐廳會計有很大問題,「揸住張工卡,删左佢(原本上下班時間),跟住 8.5 個鐘出糧…….跟住原來佢所謂嘅8.5個鐘,計錯數,係7.5個鐘」「你計個時間計錯咗,出咗糧,簽咗紙喇,跟住我可以問邊個追究呢?」,所以他最後更改了即日出糧的規定,他又指要他經營多間龍門分店,多名員工需要支票出糧,無可避免有出錯,但只是個別個案。霖後來以有個人資料為由拒絕出示該張出錯的支票,前員工事後亦稱支票出錯是個別事件。

張俊傑向記者展示和員工溝通的 whatsapp 訊息。

張俊傑向記者展示和員工溝通的 whatsapp 訊息。

前員工 N 說,他是其中一個第一批被炒的員工,任職只有約一個月,他說張曾與員工開會商量「出糧」問題,而在會上有提出問題的員工都被解僱,涉及約10人,他們領回剩下薪水時需簽一份文件,稱是自願離職,他事後從其他人口中得知自己被解僱的原因是「以下犯上」,「佢(張)唔係唔想解決嗰問題,佢只係想解決提出問題嘅人」。

另一名前員工豆釘仍是學生,她說在職期間亦受到針對,幾乎整日洗碗,她後來在考試期間沒有「報更」專心溫習,管理人曾問她會否再報更,事後不久就將她踢出公司群組,她猜測公司管理人員懷疑她是「內鬼」,在網上透露餐廳的問題而將她解僱。

問及解僱員工的原因,張俊傑連問「點解會話我炒咗人嘅?點解會話我炒咗人嘅?」又說「若果我直接炒左人,冇」,「佢哋入面,我冇自己見面請過一個人,亦都冇自己見面去炒過一個人」。

前員工對此回應表示嘩然,形容張有「獨特的炒人方法」,「先通知員工接下來暫時不用上班,再把員工從公司所有 WhatsApp 群組移除,然後就再沒有回音」,他們認為手足動輒便「被失去」工作,質疑張是否有意幫助手足。

張俊傑指,瓏的員工開了一個「劈炮唔撈群組」,形容它是「一個笑我嘅群組」,他說不知道為何與該批員工對他有不滿,「如果我對員工有問題,咁點解我七間冰室冇員工對我有咁嘅指控呢,若果淨係隔離手作輕食嘅人對我有咁多指控,我去到最尾真係諗唔明」,他自言「我都好懷疑人生」。他在訪問近結束時表示,被「公開指罵」 3 個月,他起初很難受,「自己都懷疑做嗰啲嘢其實啱唔啱,亦都有諗過放棄啦,有諗過自殺,有諗過唔做龍門 」「真係好艱難嘅決定,我知有好多人要等緊我去幫,所以我堅持到今日」。

記者:趙婉晴、陳朗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