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龍門爭議 2】曾承諾設被捕者支援基金 張俊傑:匯豐渣打拒絕開戶 盈餘用作填補防疫項目虧損

2020/6/25 — 23:29

系列第一回提及龍門冰室老闆張俊傑於去年 11 月底建立「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協助就業困難的年輕人,與龍門冰室的業務分割。他後來向兩名義工家長 Charlotte及 Sandra 承諾會以中心名義籌款,建立支援被捕抗爭者的基金,義工家長因而協助訂貨、包裝及送運大批年糕、曲奇及盆菜,籌得過超過 600 萬元盈餘。張俊傑後來指,基金未能成功建立,該批盈餘已全用作填補中心於防疫項目上的虧損。

中心於防疫項目上出資超過 700 萬,虧損 400 多萬,而中心出售的防疫用品,包括投資 300 萬的「龍門牌」搓手液,其品質來源都受到一些人士質疑。

家長義工指賣年糕盆菜為建立基金

廣告

張在農歷新年前售賣曲奇禮盒及年糕,這些項目都是由家長義工負責。其中一位家長義工 Charlotte 說,她在去年年尾得知一個圍內認識的抗爭者被控暴動罪,唯他向  612 基金申請援助不成功,需自行申請法援,她對此感到憤怒,「香港人捐咁多錢,點解你要佢申請呢個法援呢」,她因而希望採取實際行動協助年輕人。

她後來與另一位朋友,同是家長義工的 Sandra,在中心成立初期主動聯絡張俊傑。Sandra 說適逢當時支援被捕抗爭者的星火同盟基金被凍結,張向她們提出,希望另起一個基金支援被控暴動的抗爭者,「家長無條件話一定 Support(支持),我哋諗橋幫佢搵好多錢,但呢啲錢講到明一定要幫手足,佢係一直都拍心口應承」,她又引述張指,基金「要做得好過 612 同星火」,令她們對基金成立有極大期望。

廣告

Charlotte 說,當時為了打擊藍店如美心,提議銷售年糕為基金籌款,並協助尋找合適廠商,「喺呢件事上面,我係希望慳到盡,每一分一毫都係留俾手足嘅」,又言「我都要嗰品質係真係對得住人」,最後選擇了一間價錢相宜的老字號,每底年糕 42 元,商議好一切條件,便由張俊傑直接付支票去該公司。

Charlotte 又說,後來年糕需求越來越大,該間廠房未能應付,而其他廠房都未能一口氣承擔過 3 萬底年糕的生產,她再聯絡數間廠房,每底年糕的價錢是 30 多至 42 元,唯張後來聲稱另覓到一間聲能承擔該批年糕生產的廠房,「佢話係佢啲兄弟」,每底年糕的價錢則是 48 元,她認為是一種浪費:「嗰 difference(差別)係相差成十幾萬」,加上張向她提供的訂單並無列明生產商名稱,令她認為事態可疑。

張後來向《立場新聞》透露該間年糕廠房的名稱,他又指廠商不想向外界透露出產糕點予中心,故透過顧問公司簽訂「代工協議書」,該份協議書沒有列明生產商名稱。

記者其後向該年糕生產商查問,表明不會公開其工廠名稱,唯對方指未曾供貨給龍門冰室或資源中心,亦指其工廠規模不足以於一個月內生產過 3 萬底年糕,充其量是一萬多。張事後再補充一張印有該生產商名稱的收據,涉款 5 萬元,上面顯示生產商從龍門餐飲收款,唯沒有回應其生產量的問題。該生產商的員工其後稱不願再接受查詢,更言早前接受查詢的員工「唔會再番嚟」。

盆菜方面,張俊傑指是龍門「自家組隊」生產,廠商不便透露。

申請報銷惹爭議 家長義工不歡而散

Charlotte 指張俊傑後來向她提議售賣曲奇,她說所有事務便由她負責,「佢(張俊傑)講完拍拍籮柚就走喇,所有要買嘅一分一毫佢都冇理,叫我幫手去跟。」她說,後來由家長義工訂購曲奇的包裝,包括膠袋、絲帶和紙盒。另外,顧客採購一定數量的產品可獲送貨服務,家長義工組織車隊送貨,大多在下班後協助運送, Charlotte形容是「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咁送」,她又強調家長義工在當中並無收取任何盈利,「我哋係全義務冇收任何錢」,反而曾墊支 8 萬多元去訂購包裝用品及僱用「手足 」運貨。

Sandra 後來在 2 月初向中心的會計師申請報銷,她批評對方拖欠一個多月才轉帳。張回應指控時稱,「從沒拖欠任何義工家長的費用」,他指她們直至 3 月初才交齊所有正式單據,因此事隔一個月才匯出款項。而家長則認為對方有意為難,曾被加入一個 Whatsapp 群組,被多名人士包括中心會計、管理人及張的生意夥伴質疑帳目及單據,最後指她們僱用的「手足」工作態度有問題,而拒絕付回 1,700 多元的工資,需由她們自行支付,雙方最後不歡而散,停止合作。

她們亦不滿張起初承諾建立的基金下落不明,Sandra 指責張當初只是「氹住佢哋」,向他們表示所有收益會撥入基金捐助年輕人,令他們「仆心仆命」。張承認曾向義工表示成立基金,亦曾落實相關行動。張俊傑解釋,成立基金會需要「擔保有限公司」(Company Limited by Guarantee)牌照及NGO(非政府組織)牌照,他已在今年 1 月成功已向公司註冊處申請擔保有限公司牌照,唯沒有律師願意承接辦理NGO牌照。張俊傑拒絕透露律師拒絕的原因,他亦曾經持着「擔保有限公司」牌照到匯豐銀行及渣打申請基金銀行戶口,但都被拒絕申請,「基金受現實制限開唔到,以Limited by Guarantee形式營運較切實可行」。

700多萬元投入抗疫項目

張回應有關基金的查詢時指,暫時收到兩筆支票形式的基金捐款,合共 4 萬元,但未有提及承諾撥入基金的盆菜及糕餅收益,合共涉及457 萬元。《立場新聞》其後再向他查詢,他承認曾有相關承諾,唯該筆收益已用作填補中心在防疫用品項目上的虧損。

Charlotte 指得知該筆資金的下落,一度顯得激動,「我好嬲我好嬲我真係好嬲,嬲到震」,「基金講好咗要去做呢樣嘢,而你要去做第二樣嘢,你自己攞錢出嚟,你唔應該搞筆基金,等於612(人道救援基金),你係要做呢樣嘢就做呢樣嘢,佢會唔會同你講佢攞出嚟抗疫?」她更一度哽咽,「呢筆錢係我地好辛苦去幫手足,唔係俾佢呃左」。

張後來回應查詢時指,基金的成立目的是「協助有有就業困難的年輕人 」,被問是否包括義工家長希望協助的被捕手足,他這樣回應:「如何定義『年輕人』,相信不用多說,同路人自會明白」。

被問為何動用資金於防疫前沒有與家長義工溝通,他說,認同家長義工有助促成盆菜、糕點等項目,但站在「擔保有限公司」的層面上,他是不需要向她們刻意交代,又說令中心能賺取盈利去運作,是同時有賴廣大香港人的支持,故最需要的是向每一位香港人交代。他說派出去的口罩不下一百萬個,「我將賺番嚟嘅錢,去幫香港人幫醫護,係一件壞事嘅話,咁咪係壞事囉,可能我自己唔識做人啦」。

根據張提供的中心財務報表,當中「防疫用品」花費近 730 萬的成本,屬各個項目中最高,亦是各個項目中虧損最多,達 460 多萬。張說因為大批的防疫用品亦是免費派發,唯中心過去是以支援年輕人為目的,被問是否有向公眾交代動用中心資金購買防疫物資。張回應沒有用上述「字眼」,但防疫消息都是於「龍門冰室x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的專頁公佈,認為已足以反映是動用中心的資金,然而有收到捐助的組織稱口罩是由龍門冰室贊助,而非資源中心,張說「難去控制別人對我方稱呼」。被問「龍門冰室x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的名義會否容易引起誤會,張認為「事實是清晰的,只是某些人要斷章取義」。

前中心職員幹事指口罩高於市價出售

在名為「龍門冰室x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的Facebook專頁上,有一系列「#龍門外賣密密送」的帖文,內容主要是「腦細」即張俊傑向區議員或機構派發防疫物資,包括數以千計的搓手液及口罩,而「#龍門同你攜手抗疫」系列的帖文亦交代張購入大批防疫用品,開放給巿民訂購或到龍門冰室門巿採購,亦有口罩免費派發給醫護。不過資源中心前管理員 Marco 指,當時有口罩是以高於巿價發售,認為他有賺取一定利潤,前中心幹事 K 亦指,送給醫護的口罩有大部分是由熱心巿民捐贈。

612人道支援基金其中一位信托人何秀蘭表示,建立一個基金最好先尋求律師協助建立章程,因為章程內容是非常嚴謹,但並非必須尋找律師。對於在基金成立之前,動用原放入基金的資金作其他用途是否涉及法律問題,她說基金既然未成立,關乎的是相關人士政治操守,又說應視乎協助為該基金集資的人士看法。但她重申,在不清楚事件詳細背景的情況下評論是不負任,同時不希望評論他人的情況,故沒有作詳細回應。

根據《蘋果日報》報道,張稱投資高達300萬去推出自家品牌的酒精搓手液,佔防疫項目的支出近一半,又言是與韓國代理商BrioDerm合作,但有曾協助將酒精入樽的中心前員工指稱,該批酒精搓手液是「淘寶貨」。

張引述韓國代理商指,該批酒精搓手液是「韓國品牌內地製造」的酒精搓手液,又言搓手液已通過SGS測試,並出示一張聲稱為「SGS 證明」的圖片。當中幾乎全是韓文,交代使用的注意事項及成份,一角印有 SGS 圖案,而非 SGS 的驗證報告。由於在網上幾乎無法找到韓國代理商 BrioDerm 的資訊,被問會否可提供更多 BrioDerm 的資料,張對此無作回應。

有中心前員工及義工,質疑中心派發的口罩品質有問題,包括其品質證書有可疑。對於售賣黑心口罩的指控,張說:「所有口罩我自己真係唔識做,我通常都係搵人地買,開頭嘅時候好心急,真係冇問到話有冇證書」,他又說後來已取回所有口罩的相關證書,被問早前最大爭議的墨西哥口罩「Medful Mask」是否亦有取回證書,張指該批口罩是由一名醫護協助訂購,又指「包裝用上了 Medful 的紙盒包裝,而盒內的口罩則是擁有一級認證證書的 COHMEDIC」。他引述該名醫護解釋,Medful 向 COHMEDIC 購入口罩再自行包裝出售,而張提供的「口罩證書」亦是 COHMEDIC 名義而非 Medful,不過張沒有交代是如何確定 Medful 紙盒內的口罩是否屬 COHMEDIC 出產。

張在早前於社交媒體上指,已向記者提供「口罩等級證書」,而張向記者提供的 25 張與口罩相關的文件中,涉及約十個品牌的口罩,包括由菲律賓衛生部門、英國Regal Register (UK) Limited、印度The South India Textile Research Association、越南 ISSQ 等認證公司或機構發出的證書。

不過眾多證書中,其中一張越南文證書是經翻譯後發現是「皮下注射器」的證書,而非口罩,另有數張「證書」並無列明驗證的口罩品牌名稱,包括一張由「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局湖北醫療器械質量監督檢驗中心」發出的驗證報告,張後來回應指,該份報告是屬於韓國品牌的口罩「Classy Mask」,又指銷售口罩時中心職員有向顧客說明該口罩是中國製造。亦有「證書」由「Beijing BITHEA Certification CO, LTD」發出,唯網上無法找到此認證公司的網站或更多資訊。

記者:趙婉晴、陳朗昇

 

註:報導此前指資源中心售賣盤菜及年糕的總收益達600萬元, 為經核實後發現有關收益應為457萬,特此更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