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03 區選大勝導致中央改變策略,19 大勝…?

2019/11/29 — 18:50

年輕人沒經歷過,經歷過的人又大多已忘掉。2003 年 23 條立法,民陣發動 7.1 遊行,當時中央政策組告訴訪港的溫家寶總理,預料只有幾萬人上街。豈料,溫家寶下午在深圳扭開電視,就見到排山倒海,黑壓壓一街都是人!當下龍顏大怒,在地中央機構誤報軍情,不知罰了甚麼,但總之就永不信任。北京中央直接派探子南下,一時之間,「親信」充斥香港,個個都「上達天聽」,教我們這等人物,應接不暇。

當時,建制派最擔心的是遊行對 11 月區選的負面影響,事實上建制派議員已知支持立法不利選情,急於 7 月通過法案,就是希望到了年尾大家開始淡忘,可望把負面影響減到最低限度。

但探子們最着意的不是區選,而是下一年 9 月的立法會選舉民主派有沒有機會取得過半議席。我們覺得好笑,因為在比例代表制及功能組別制度之下,過半談何容易?

廣告

我們掛住反 23 條立法的後續戰,冇乜理會區議會選舉,任由建制派做一貫做的事,只有湯家驊(那時還有湯家驊)突然察覺,為何沒有人挑戰擔任 23 條法案委員會主席那個葉國謙的觀龍選區?於是臨時拉夫找人空降參選,當然選情告急,我記得最後一個鏡頭,拉大隊拿着「大聲公」遊區向樓上高叫催票,竟然那就幾票之微贏了!數年後我搭的士,的士司機跟我說他家住西環,那夜就是聽到我叫喊馬上落街投票的。

顯見我們那陣子多麼輕狂。沒怎樣想區選變公投,覺得運動在大遊行傾倒性勝利,就集中精神去推動政制改革,參選立法會也是以此為目標。

廣告

04 年立法會選舉當然泛民議席不過半,但成績不俗,選情令人振奮,新一屆立法會,特首董建華對民主派議員客氣得多,04、05 年安排了好幾次訪京團,後來曾蔭權接班,又帶隊全體議員訪粵,與張德江坦白對談等等。

誰不知成千上萬有真有假探子回朝報告,中央已默默議好政策對付我們。08 年 1 月,曹二寶在黨校報《學習時報》第 422 期刊登文章,為題〈「一國兩制」條件下香港的管治力量〉,其內容主要是說十六屆四中全會指導思想之下,管治香港有「兩支管治團隊」,一是在香港特區接過殖民地政府的特區政府,同時「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成為一支重要的管治力量,也反映了我們黨為全國執政黨在香港工作中歷史方位的重大變化。」

曹文臃腫充滿中共八股,簡單而言,「重大變化」就是由「不干預」變為「全面管治」。那時不過是說兩支「管治團隊」都有權有責管治香港,後來香港特區那支就發展到只是應聲蟲了。我被罰將曹文英譯,印象深刻。其實 09 年 7 月,程潔在《Hong Kong Journal》發表了 “A Story of a New Policy”,內容一樣,但簡潔得多了。

於是民主派沉醉於政治運動,在立法會中雄辯滔滔,區議會要不是放置一旁,就是光走「社區服務」的傳統路線。但與此同時,建制派卻在另外那支管治團隊與本地團隊雙劍合璧之下,投放大量人力資源,利用地區工作,加深地區組織和力量。不但 07 在區選中大翻盤,在立法會民主派也屢屢失利,08 年開始之後舉步為艱。民主派在立法會不夠票通過任何重大議案,民間工作也發動不起來。「五區辭職,變相公投」憲制理念正大,卻與選民思想相隔甚遠,沒有鬧出更大笑話,也真是多得一群民主死硬派的積極支持,以及上天寵眷。08-09 那個年度,幸好有一批「80 後」、「90 後」硬闖挽救了議會,挽救了香港民主運動。

所以,到了今時,又是運動造成區選大勝,不知像當年溫家寶那樣大受震盪的中央又會想出什麼方針對付我們了。另方面,新任區議員又沉吟應怎樣做,又有人從旁警惕,其實區選大勝,最重要的是如何影響明年的立法會選舉、下屆的特首選舉。

憂鬱而激烈的岑敖暉提醒自己,「把所有期望、精力放在選舉、選舉結果上,絕對是死路一條,只會令這個制度更有正當性」— 天啊,區議會選舉當然有正當性啊!而且十分重要,勇武激起全球關注,167 萬張選票、71.2% 投票率,則給予這份關注最實在的理據。選民每一票都是神聖的,選舉結果最重要的意義是選民給予我們的授權和期望,輕視區選,或以區選為運動的僕人,就會重蹈覆轍。

與此同時,以為做區議員就是專注「社區服務」、「民生議題」,也確實是「死路一條」。我相信地區是運動的大本營及主要陣地,但如何推動,要靠新一代的新意念。只要想得通透,我深信岑敖暉和他的一代已具備所需要的所有幹勁和才華。

香港人,march o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