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0.1 採訪紀錄】警銅鑼灣突拉橙帶圍堵 傳媒定義「彈出彈入」 記協觀察員:封鎖區無必要

2020/10/2 — 15:47

昨日是 10.1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有市民下午到銅鑼灣一帶聚集,就包括「送中 12 人」在內的多個議題抗議。警方在驅散人群期間多次拉起封鎖線,截查市民,亦曾有記者被圍困於封鎖線中,包括《立場》記者。到現場視察的記協義務觀察員、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今日在電台節目上,認為警方部分拉封鎖線的決定無必要,又指有兩名網媒記者被票控,與警方傳媒聯絡隊的說法前後不符。

昨日下午約三時許,有市民聚集於銅鑼灣記利佐治街及百德新街一帶,並叫口號。防暴警員則數度舉起藍旗及推進,並廣播要求市民離開。就記者現場所見,警員起初廣播要求市民向維園方向離開,未幾再改為要求向百德新街、怡和街方向離開。

曾要求市民離開 突變圍堵

廣告

逾百名市民及記者於是沿百德新街離開,去到怡和街路口時,卻有另一隊防暴警員拉起防線,拒絕讓在場人士離開,兩隊防暴警員更於百德新街恆隆中心門外形成「包夾」之勢,並拉起橙帶。有市民一度鼓譟,質問警員為何他們不能離開,有警員則回應指「而家係一個 containment(圍堵)」,表示須「逐名市民處理」。

之後市民須分成兩排,逐個被記錄身分才能離開。

廣告

封鎖線內亦有大量記者,包括主流傳媒、學生媒體及網絡媒體,《立場》記者亦在其中。警方傳媒聯絡隊則向在場記者表示,現場已被劃為封鎖區,記者可以在出示記者證後離開封鎖區,於封鎖線外繼續採訪。

曾指只核對證件 忽改票控

惟傳媒聯絡隊的說法引起部分傳媒不滿,認為封鎖區範圍過大,離開後將難以記錄現場截查市民的情況。本網記者當時在現場亦曾問到,警方查閱證件,是否會以 GMNIS (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 名單去區分傳媒,或劃定採訪區。傳媒聯絡隊一名女警則回應,稱只是簡單核實身分,不會劃採訪區。

一輪擾攘後,記者輪流離開封鎖區範圍,過程大致順利,現場所見,即使是學生媒體或網絡媒體,在出示記者證後亦獲放行。惟仍有 4 名記者被帶到一旁截查,亦疑似被發出「限聚令」告票。

就警方修改《警察通例》下的傳媒定義,記協昨日派出 3 名義務觀察員在場觀察警方的傳媒之間的溝通。其中一名觀察員呂秉權今早於港台節目《千禧年代》,亦提到上述的事件。他形容當時情況不激烈,直言拉封鎖帶「無咩必要」,亦的確會令傳媒無法記錄現場情況。

曾稱可區內採訪 卻遭清空

他又指,據他了解,被票控的記者中,至少有 2 名是網媒《紙光媒體》的記者。呂秉權表示,當時《紙光媒體》有 3 名記者在場,在出示身分證和記者證,以及以手機展示公司證明後,較年輕的 2 人仍被票控,「老啲一個無事。」

他說,即使以新聞處登記區分,但當時現場仍有大量學媒、網媒,不理解警方的執法,「何況限聚令都要 5 個人先告得,你告佢兩個,都要搵多 3 個人。」

呂秉權亦就此向傳媒聯絡隊查詢,當時得到的回覆是「唔信納記者身分,出示唔到記者證明」,他則表示「(之前說) 出示證件就可以走,轉頭咁樣去告人,有啲前言不對後語。」呂引述該傳媒聯絡隊警員的解釋,指若事後補發工作、身分證明予警察公共關係科,不排除可以撤銷告票。

呂秉權又指,雖然自己不認同分辨傳媒的做法,但警方曾指認證媒體可以在封鎖區內拍攝,昨日卻「將封鎖區變無人區」,認為警方的政策有數個版本,並不理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