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家書 neben Kantstraße

德國家書 neben Kantstraße

在德國讀書寫作的香港人。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nebenkantstrasseㅤMedium: https://medium.com/@nebenkantstrasse

2019/11/27 - 10:54

11.26 勝選後德媒反應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上篇寫到,區選前德媒對港的重視回升,但暫時仍未感到政界的風向有明顯改變。

勝利的美酒是甜美的,但也只能換來一醉,不能為現實帶來答案。勝選慶祝過後,必須回到現實,再來觀察德媒如何報導和評論這次選舉,思考接下來國際戰線的路向。

24 和 25 日,德語圈不論大小傳媒,都不違餘力報導香港區選,很多德國大媒甚至全程跟進。若這樣還未能突顯德語圈整體對區選的注視,我們可以兩間非德國德語媒體報導為例。

廣告

奧地利 Salzburger Nachrichten(薩爾斯堡新聞報)以《香港選舉是對北京的打臉》為題,指出「民意海嘯」對香港的衝擊。而瑞士最大媒體 SRF-Schweizer Radio und Fernsehen(瑞士德語廣播電視)甚至有 Kelvin Lam 林浩波的專訪。

idowa(拜仁地區日報)的 Marcus Sauer 正確指出,一般而言,德媒對在世界遙遠地方的區域選舉沒有興趣。 但是,今次卻十分看重香港的投票及其結果:

Regionalwahlen in einem fernen Teil der Welt interessieren hierzulande normalerweise wenig. Doch der Urnengang in Hongkong und das Ergebnis sind von überragender Bedeutung. (在本國,世界遙遠地方的區域選舉通常不能引起興趣。 但是,香港的投票及其結果卻至關重要。)


《法蘭克褔匯報》(FAZ)有多篇文章講到香港區選。有文章直指並沒有所謂的「沉默大多數」(Die schweigende Mehrheit) 。

而亞洲事務資深記者 Peter Sturm 博士則進一步指出,所謂的「沉默大多數」只是北京一廂情願的想像。現在全世界都注視著北京的反應。而勇武也有望覺察到,非暴力抗爭是有些作用的("Der radikale Teil der Protestbewegung hat hoffentlich gemerkt, dass gewaltfreier Protest etwas bewirken kann")。但他亦指出,希望愈大可能失望愈大,勝選者可能因缺乏經驗而陷入無法應對的局面:

Die Erwartungen sind groß. Schnell kann sich Enttäuschung breit machen, wenn sich nicht bald etwas zum Besseren wendet. (﹝大眾的﹞期望很高。 如果某些事沒有很快改善,失望就會迅速蔓延。)


Westdeutsche Zeitung(西德日報) 主要編輯 Rolf Eckers於 25 日評論,民主派確是大勝,但勝選不能改變現況。他認為歐洲不應為情勢助燃,而是幫助示威者和北京重新對話( "Europa sollte den Konflikt nicht anheizen, sondern den Protestierenden helfen, mit Peking wieder in einen Dialog zu kommen.")。誰堅持最高叫價,只是在助長暴力( "Wer auf Maximalforderungen pocht, fördert nur die Gewalt.")。他認為北京希望香港和平,早前已經撤回送中法,更多的要求是不可能的。如果抗議者現在要求西方式民主,並因此獲得外國廉價的正評,將會危害自身。

很熟悉的語調吧?尤如在看環球時報呢。


同日,德國時代網上版 Steffen Richter(前總編,國際政治評論員。據其所言,能說流利國語,但閱讀一般,關注東和東南亞政治。)以《被投票者羞辱:區選在香港》為題,

他指出區議會只商討本地議題,結果並不直接影響到重大議題,如香港與北京將來的關係 — 他大概不知道區議會和特首選舉之間的複雜關係。「但這是個具象徵性的勝選」(”Aber es ist ein symbolischer Wahlsieg. “),林鄭指沉默大多數支持政府這個說法不攻自破。

Die Frage ist nur, ob das Wahlergebnis tatsächlich Einfluss auf die Politik der Stadtregierung hat, ob Carrie Lam auf die Protestbewegung zugeht. Damit das theoretisch geschehen kann, werden auch die Aktivisten flexibel sein und von zentralen Forderungen ablassen müssen — umfassende demokratische Reformen, wie von ihnen gewünscht, sind mit dem heutigen Regime in Peking unmöglich. Was Carrie Lam wiederum tun kann, hängt davon ab, was ihre Befehlsgeber in Peking zulassen. Deren Linie war bislang, keine Kompromisse gegenüber der Protestbewegung einzugehen.

他認為,如今問題在,勝選的結果能對香港政府帶來多少改變 —他明顯是悲觀的。理論上當然有改變的可能:只有當示威者能夠「靈活變通」(flexibel)和收回核心訴求,即「全面的民主改革」 — 因現今北京政權不可能會答應。林鄭只能聽命於其上線,而其上線至今卻不曾妥協過。

他批評北京面對眾多國際問題缺乏政治靈敏( politischer Beweglichkeit),對中國穆斯林、華為、貿易戰等問題上進退失據,因此,在「在香港事件中,表現得缺乏意見和無所作為似乎是可以理解的。("Angesichts dessen erscheint die Rat- und Tatenlosigkeit im Fall Hongkong fast nachvollziehbar."」

他認為,解放軍介入或許能打壓運動,卻只會帶來更大問國際問題。鑒於北京的強硬態度,區選的勝果並不會帶來改變,自夏天以來的情勢 — 不斷的遊行示威、警察暴力、激進抗議、逮捕和引來許多憤怒的民眾 — 會維持下去。


《南德意志報》(Süddeutschen Zeitung)外交政治版主編 Stefan Kornelius 也認為,北京不會因區選選情而改變對港路線。但他認為香港人嬴了時間("Hongkongs Bürger haben erst einmal Zeit gewonnen"),若 2022 特首選舉以過往形式進行,將只有很少的正當性。現在或許是民主運動通過政黨和組織來抗議這情勢的時機。


從以上眾多報導和評論可見,德媒對是次區選的關注度極高。我認為理由在於,在民主體制下生活的人,極為習慣和重視民主制度下的民意表態。相比連日來的暴力場面,選舉及其後續論述更能吸引眼球,以更重要的,能吸引編輯的腦袋。媒體大腦的分析,對比於畫面的感性震撼,更能持久地影響國外輿論和風向。

簡言之,和勇不分,齊上齊落,才能打嬴這場仗。而國際線的戰友,則必須持續推廣香港人既勇於抗爭、亦堅定不移相信民主制度的形象,才能喚來更大的國際支援。

作者 Med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