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2 歲女兒旺角慶母親節後被捕 一名母親從被捕現場到警署醫院的 40 小時

2020/5/12 — 21:58

五月十二日,凌晨,黃色暴雨警告剛除下不久,密麻麻的雨點仍淅瀝淅瀝地下。

在公主道紅磡警署,入口處放下了幾幅大鐵閘,只餘下一道小門,間中打開,有警員探出頭來,門外的家長則把物資遞進去,多數是食物之類。他們都在等待,自己的家人、子女,保釋外出的一刻。

***

廣告

五月十日,母親節晚上,警方在旺角掃蕩、驅散,拘捕了 230 人,年紀最小的只有 12 歲。據區議員的消息,被捕人士大部分都拘留在紅磡警署。被捕者的家人朋友聞訊而至,到周二凌晨,尚有七、八十人在警署外等候。

「李 XX!有沒有李 XX 的家長?」在場協助的區議員沿人龍叫喊,尋找即將保釋出來的被捕者家長,其他留守者也交頭接耳地問,「有沒有李 XX?」在雨聲和叫喊聲中,一名戴著 CAP 帽的中年女子,坐在小膠椅上,頭倚著警署的石牆,半睡半醒。她自周日凌晨已經到達,中途回過家,晚上收到電話又回來。

廣告

她的女兒只有 12 歲,是年紀最小的被捕者之一。她說她姓葉,但「李太」的叫法,或許更為人熟悉。她患有哮喘病的女兒在旺角被捕,當時她曾在封鎖線外,聲嘶力竭地叫喊「媽咪喺度!我睇到你哋!」甚至嘗試走入封鎖線。事後她受訪,說自己是「李太」。

***

剛想開口說話,李太的淚水已在眼眶中打轉,「而家香港社會,都唔係法治,警察鍾意點樣做就點樣做。」她再次憶述當晚的情形,說她和妹妹,自己 12 歲的女兒、以及妹妹的 14 歲女兒,一行數人外出晚飯,「慶祝母親節。」剛從餐廳離開,便看到無數人在跑,「一路話,警察嚟捉人呀,快啲走。」

之後便看到警員從四面八方跑至,她當時仍然不明就裡,半推半就地走動,兩個女孩腳步快,轉眼在人群中消失不見。不久警察拉起封鎖線,她才發現,兩個女孩已在封鎖線內被捕。

「無啦啦就拉咗入去……」李太雙手掩眼,低頭不語了好一會,「唔好講 14 歲,就算係大人都會驚」、「出街,慶祝母親節,我犯咗咩法,點解要畀你拉入差館。」

當時的片段,在網上引起很大迴響,「媽咪喺度!我睇到你哋!」與女兒的距離不過數米,卻被橙色的膠帶阻隔,李太能做的,只是不停叫喊,讓兩個女孩安心,「我有同佢哋(警察)講,話我個女有哮喘,我哋只係行街,但都無人理。」她說,她甚至越過封鎖線,要找指揮官,「我要問清楚發生咩事。」

但沒有警員理會。

悲傷的語調轉為憤恨,「佢哋係選擇性執法,揀啲後生就留低,其他可以走。我都企喺度無拉,後生嘅就企晒一排,綁索帶,上車,後生有罪呀?」

「個個都拎住槍呀棍呀,啲舖頭本身仲開緊門,仲做緊生意,條街無人打人,好和平。係警察嚟到先落閘。」

女兒和姪女都患有哮喘,擔心再添一層,「聽到議員、記者話嚟咗呢度,即刻過嚟」、「兩個女每晚臨瞓前都要聞氣,食藥……我拎晒啲藥、氣過嚟,想畀個女,無人理我。等咗好耐,都唔肯幫我畀啲藥佢哋。」李太向警員說了無數次,女兒是長期病患,但據她說,警員的反應不是拒絕,「無人理我。」

直到半夜 4 時,警署才通知,李太的 12 歲女兒哮喘病發、發燒,送到伊利沙伯醫院,「叫我自己去急症室。」於是李太趕到醫院,終於見到女兒,再由半夜 4 時等到第二早 7 時,女兒才能上病房,「但都仲有兩個警察睇住佢。」醫生指女兒現在身體虛弱,不適宜錄口供,要留醫休息。

「我個女係好驚,佢得 12 歲咋。佢犯咗咩法?」經過接近 24 小時奔波,李太說的每句話,其實都沒氣沒力,滿布紅絲的雙眼仍不住湧出淚水,但更多的是空洞,「本身佢今日有 4 堂課要上,但係上唔到啦,上唔到堂。」

在醫院,至少仍能遙遙得知女兒安好,有人照料,但被捕的 14 歲女孩外甥生一直在警署,消息未明。到周一晚上大約七時多,李太收到電話,說她可以保釋,旋即又由醫院回到警署。妹妹進警署等女兒,李太則在外等候,「其實今朝七點幾已經落咗口供,今晚七點幾先打嚟話可以擔保。」但李太說這句話時,已經是周二凌晨,李太又再在警署外等待了半天。

兩個小女孩,也許未來看見警察都會害怕吧?「唔係驚佢哋,係唔同以前睇法。以前好尊重警察,覺得警察係保護市民。而家唔係,而家係亂捉無辜市民。」李太坦言,自己本來不諳時政,就覺得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無諗到回歸先 20 幾年,就變成咁」、「唔係話一國兩制 50 年不變咩,點解未到 50 年,20 年就變到咁。」

「中國大陸就想一國一制,統治香港。」

她直言,對香港已經徹底灰心失望,但小孩子還有很長的路,「所以小朋友反……應該叫咩法,反送中好似係,之後再有五大訴求,我覺得佢哋係無做錯任何嘢。你哋有無聽出面啲人嘅聲音,幾百萬人企出嚟,點解你唔理?」

「一日唔實現真普選,根本就唔係一國兩制。佢玩緊一國一制呀,專制呀。」

(至 5 月 12 日下午,李太仍在警署門外。警方指電腦系統故障,需時修理,保釋程序會再延遲,「如果佢話一個月,小朋友係咪要住番一個月先出番嚟。」至此,李太已奔波接近 40 小時,其時她的 14 歲外甥生,仍未能保釋。)

 

撰文|劉偉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