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人送中第 25 天】專訪鄭子豪家姐:弟稱出門釣魚 當日一別重聚無期 政府部門「十問九唔知」

2020/9/16 — 16:36

12 名港人疑上月潛逃台灣時被中國海警截獲,至今已被關押在深圳鹽田看守所 25 天。其中剛滿 18 歲的鄭子豪,其胞姊今日接受《立場新聞》訪問,表示弟弟當日離家,僅稱是和朋友去釣魚,沒有透露要離港,也沒有和家人道別,想不到一家人如今重聚無期。

鄭小姐又透露,父親曾致電本港入境處「協助在外香港居民求助小組」查詢,但職員連簡單問題,例如前往內地需否隔離 14 天、鹽田看守所會否批准家屬探望被扣留人士等,均表示「唔清楚」、「唔知道」,職員亦無提出具體建議或跟進工作,態度敷衍,「擺到明係咩都唔理」。家屬此刻只能透過接受媒體訪問,盡量增加曝光,呼籲社會繼續關心 12 名港人狀況。

音訊只剩一紙拘留書 入境處「十問九唔知」

廣告

只比鄭子豪年長兩歲的鄭小姐今日接受《立場》訪問,指弟弟本是釣魚愛好者,過去亦多次和朋友結伴出海釣魚。8 月 23 日當天,弟弟向家人表示出海釣魚後離家,當時還帶上水桶和魚竿。至 23 日晚,弟弟沒有回家,家人打電話也無法接通,但家人當時以為只是電話訊號接收不良,未有太過擔憂。

不過弟弟其後繼續音訊全無,家人遂於幾天後前往警署報警。至落案後翌日,警方登門造訪,告知家屬鄭子豪已遭內地當局拘留,並附上拘留書副本。鄭小姐表示,弟弟上月底起遭內地扣留至今,除了那一紙拘留書上的資料,家屬對案件一無所知。父親曾致電拘留書上一名庄姓經辦人的電話號碼,對方著父親與香港入境處聯絡,但入境處對家屬不少疑問均表示「不清楚」、「不知道」,不同單位之間敷衍塞責。

廣告

「政府部門,你問十句、有九句都係『唔清楚』、『唔知道』… 我哋梗係最希望送返嚟香港審,但如果唔得,都最少俾佢打個電話返嚟報平安啦,或者派個人去睇下, 12 個人生活成點。呢啲都係好基本嘅要求,完全唔係咩干涉其他管轄區執法。」鄭子豪原本被控串謀意圖危害生命而縱火,以及一項交替控罪,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鄭小姐指雖然弟弟有案在身,但目前只希望他能夠平安歸來,「返嚟再判都唔緊要,最緊要個人無事。」

鄭小姐指,父親不只一次和入境處「協助在外香港居民小組」通電話,但對方「十問九唔知」,父親曾問港府能否派員到鹽田看望 12 人,對方表示做不到。入境處職員亦無提出具體措施協助家屬跟進,只反過來問家屬「有咩需要」,父親反問對方能提供何種協助,對方卻答不出來。

律師受壓被迫退出案件

鄭小姐形容,鄭子豪為人開朗、孝順父母,早前母親生日他自掏腰包買了一部新電話送給母親,平日和姐姐吃飯也會爭着請客,「明明我先係家姐。」弟弟上月被扣留後,母親每天以淚洗臉,就算港府引述當局指各人健康良好,亦只屬內地當局片面之詞,無法叫家屬放心。「始終細佬啱啱先成年,仲係好細個,又無乜吃過苦,呢家都唔知幾時先可以放返出嚟,我哋都好擔心佢嘅心理狀況。」

鄭小姐又透露,家人早前委聘的律師因壓力退出案件,她憂慮 12 人最終只能由官派律師代理,甚至會被當局羅織更多罪名,令 12 人返港遙遙無期。

只能見步行步 冀受訪能協助胞弟

鄭小姐嘆息,幾星期以來,家屬可以致電的政府部門都聯絡過,事態仍苦無進展,目前唯有見步行步,繼續爭取外界關注,「其實我唔知做咩先可以幫到細佬,所以見到有傳媒想採訪,唯有試下接受訪問,希望增加曝光率,等大家都安全啲。」鄭小姐承認,出來面對傳媒之前,也擔心過會遭報復,「但細佬咁無助,都只係靠我哋去做啲嘢幫佢。如果連屋企人都唔去做啲嘢,邊個幫到佢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