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2 港人送中】內地律師盧思位:料案件明年初了斷 家屬委託律師將續投訴當局濫權

2020/10/13 — 14:57

【文/盧思位律師】

2020 年 9 月 30 日,深圳市鹽田區檢察院以兩人涉嫌組織偷越邊境罪、十人涉嫌偷越邊境罪對 12 名香港居民全部批准逮捕,其中還包括兩名未成年人,香港警方當晚便將《逮捕通知書》轉交給了香港的家屬。鑑於內地和香港的法律制度有根本的不同,加上很多家屬對逮捕的法律後果和案件的後續發展非常關心,為了解答家屬的疑問,筆者再談幾點新的看法。

第一、案件的程序走向和期限

廣告

首先,批准逮捕意味著鹽田區檢察院認為,根據已有的證據顯示,12 名香港居民均構成犯罪並有可能被判處有期徒刑,檢察院認為有繼續羈押的必要,因此沒有取保候審。當然,檢察院認為構成犯罪並不意味著 12 人一定會被定罪,因為定罪的權力在法院,但是,根據內地低無罪率的情況來看,12 人的案件走向不容樂觀。

其次,家屬關心的問題是案件會在何時有一個結果,根據內地《刑事訴訟法》的規定,本案的偵查羈押期限為兩個月,也就是說在 2020 年 11 月 30 日之前公安機關會將案件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很多人關心是否會延長偵查期限,筆者認為不會延長審查期限,原因有三:第一、本案的事實應該非常清楚和簡單,筆者相信公安機關已經查清了事實,只是為了慎重起見,會對一些證據再進行核實,很快應該會偵查終結。第二、本案沒有《刑事訴訟法》158 條、159 條規定的情形,更不會有第 160 條規定的情形,因此延長羈押期限沒有法律依據。第三、這個案件已經成為熱點案件,甚至可以說舉世矚目,深圳司法機關應該會在法律規定的時限內盡快結案,以便向國際社會和香港公眾展現內地的司法透明和司法效率。基於上述三點,筆者認為,公安機關應該會在兩個月內偵查終結,甚至極有可能在不到兩個月就會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檢察院審查起訴的期限是一個月,可以延長半個月,然後決定是否提起公訴,如果檢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訴的話,法院會開庭審理,審理期限是兩個月。因此,綜合刑事訴訟三個階段的法定期限來看,樂觀估計這個案子應該會在元旦到春節期間有個了斷。

廣告

需要特別說明一點的是,本案有兩個未成年人,筆者大膽揣測,不管這 12 名香港居民是否構成犯罪,其中的兩名未成年人最終可能不會被起訴,理由就是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偷越國邊境罪屬於刑法分則第六章的罪名,檢察院可以對未成年人附條件不起訴,這不僅符合國內法,也符合國際公約的要求。

第二、辯護權的正名

這個案子本來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刑事案件,但是家屬委託的辯護人都遇到了一個棘手問題,那就是深圳市鹽田區看守所聲稱嫌疑人已經自行委託了兩名辯護人,因此拒絕安排家屬委託的律師會見當事人。我們知道,辯護權是刑事訴訟中當事人最重要的權利之一,貫穿整個刑事訴訟法,如果當事人的辯護權因此而受到限制甚至剝奪,那麼這個案子不僅經不起法律的檢驗,也經不起歷史的檢驗,一定會引發相當嚴重的後果,在此,我們要向深圳市司法機關呼籲,把辯護人排除在案件之外易,要挽回公眾對法治的信心難,希望深圳市的司法機關三思而後行。

辯護人對當事人在看守所自行委託了律師這一說法表示嚴重懷疑,如果還原真相,有關人員應該已經涉嫌違法,希望深圳市的有關部門立即糾正這種違法行為。辯護人要求,鹽田區看守所應當立即安排家屬委託的律師會見嫌疑人,並讓律師告知當事人法定權利。同時,我們也向那些被安排到介入本案的律師同行呼籲,在沒有取得家屬授權的情況下,請你們立即退出本案,因為你們不具有辯護資格,即便你們能在看守所取得當事人所謂的「委託」 ,終究有一天真相會大白於天下,你們的委託是經不起推敲和對質的,希望你們對法律要有敬畏,不要知法犯法,要對得起自己的良知和職業道德。

三、家屬委託的辯護律師的工作方向

如前所述,家屬委託的律師的辯護權目前受到不當限制,是否就意味著家屬委託的律師沒有辯護資格了呢?當然不是,在見到當事人之前,各位辯護人應該繼續履行辯護職責,其工作重點主要是從以下幾點來展開控告和投訴:一、鹽田區看守所拒絕安排律師會見當事人;二、鹽田區公安機關不予糾正看守所的違法行為;三、鹽田區檢察院駐所檢察室瀆職不糾正看守所的違法行為;四、鹽田區檢察院的偵查監督部門瀆職不予糾正鹽田公安機關在偵查過程中的違法行為;五、鹽田區公安局和鹽田區檢察院對辯護人的投訴控告不予答覆;六、向深圳市監察委舉報有關公職人員的瀆職和濫用職權行為。以上投訴和控告可以向廣東省各級檢察院、公安機關和監察委提出。同時,辯護律師也可以向自己的當事人寫信,並要求看守所確保當事人的通信權。

四、家屬的權利和維權建議

到目前為止,香港家屬既沒有得到港府有實質意義的幫助,也無法通過辯護人得知親屬在鹽田看守所的情況,鑑於他們對內地法律不熟悉,心情顯得非常焦急和慌亂,不知道該如何為自己的親人維權,有鑑於此,筆者給家屬提出幾個建議。

家屬首先要清楚自己有哪些權利,家屬最重要的權利包括知情權、通信權和會見權。知情權就是家屬有權知曉案件的所有程序進展以及親屬在看守所的健康狀況,辦案機關應當將案件進展及時、主動、完整地告訴家屬。通信權主要是書信往來,家屬可以隨時給當事人寫信,並詢問辦案機關是否將信件轉交給了當事人,同時要求收到當事人的回信。鹽田公安機關應當確保嫌疑人的通信權,為家屬與當事人的通信提供便利。內地《刑事訴訟法》沒有規定家屬在判決前的會見權,但是現行的《看守所條例》對此有規定,香港家屬可以向鹽田區公安局或者廣東省公安廳申請會見當事人。

鑑於兩地目前往來不便,除了通過港府繼續尋求幫助外,家屬還可以在香港約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政協委員,向他們提出明確的訴求,要求他們履行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職責,通過公安部、最高檢對深圳市鹽田區公安機關和檢察院的違法行為進行糾正和問責。

8.23 偷越國邊境案本來是一個極為普通的案件,但是在歷史的大背景下,它似乎正在演變為一個自 1997 年以來香港和內地之間最具有影響力和爭議性的案件之一,我們每個人身處時代的旋渦之中,多少顯得有點不知所措,但是,辯護律師將以法治的名義去坦然面對一切。值此艱難時刻,所有的辯護人將恪守法治理念,與家屬堅定地站在一起,讓我們緊緊地攙扶著他們的雙手,陪他們走過人生中最困難的一段時光。

原標題為〈關於8.23香港居民涉嫌偷越國邊境案的幾點新看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