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2 港人送中】家屬飲泣發言 憂兒生死未卜「牽腸掛肚」 斥中港政府互相推卸

2020/9/12 — 19:10

今日(12 日)下午,在南海被廣東海警拘捕的 12 名港人的家屬,聯同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涂謹申召開記者會。家屬批評,由 8 月 23 日事發當日距今,被拘留者仍被「秘密關押、音訊全無」,有被拘留者母親發言時更持續飲泣,表示兒子「生死都唔知」,「牽腸掛肚」。另外有家屬斥責中、港兩地政府互相推卸責任,又批評特首林鄭月娥一直自詡「香港人的母親」,卻對事件不聞不問。家屬提出 4 項要求,包括拒絕「官派律師」、要求當局提供合適藥物予被拘留者、要求當局准許被拘留者致電家屬、以及要求港府確保 12 港人權利,立即將他們中國接回香港。涂謹申表示,已經去信駐粵辦,要求他們派員探望被拘留人士。

子患哮喘憂未能獲照顧    家屬情緒激動

現年 30 歲的被拘留者鄧棨然,其胞弟以及鄧母都有出席記者會。由於鄧棨然患有哮喘,鄧母對他病情相當擔心,發言時情緒激動,持續飲泣:「當我哋知道事件的時候,每天都睡不著覺,很擔心他的病。同埋知道未必有藥物提供到俾佢,我哋都牽腸掛肚」,「希望香港可以幫佢哋回來,帶佢哋回來香港,起碼我哋不用牽腸掛肚。現在生死都未知,我們又收唔到消息,都不知道怎樣做,希望香港政府可以幫我們」,「為人父母係最清楚㗎。」

廣告

鄧棨然胞弟亦有發言,他表示鄧棨然的哮喘已較幼年時有所改善,但現時日常仍然需要服用哮喘藥,故此希望中國當局能夠提供合適藥物予胞弟,以及其他被拘留者。他又表示,曾經致電肺鹽田看守所了解事件,並且表示自己是鄧棨然胞弟,要求跟進事件,但是對方表示無法證實他的身份,要求他前往深圳親自證實,「但就算我上去都要檢疫 14 日啦」,對方亦指示他向香港警方求助。到他求助香港警方時,警方又推卸責任,著他向鹽田看守所跟進。

依照當局指示申請公證   事後竟獲覆「已安排官辦律師」

廣告

另一名 29 歲被拘留者李子賢的母親表示,知道兒子被拘留後,已經立即委託律師,期望能夠跟兒子接觸,後來知道要取得中國公證,也一一照辦。「已經聽上面話拎公證搵佢,都係搵佢唔到。對方收到我哋要求後,曾經話 48 小時之內會覆,但過咗時限後,對方又話已經安排咗律師俾佢,我的代表律師都好無助。」

李母表示,自己跟兒子都沒有回中國的習慣,「我哋唔會接受官派律師。我都唔知件事點解會變成咁」。她又指事發至今 20 多日,家人都不好受,「成家人都好擔心,不知道他是否平安,是否仍然在世,我想他快點回來香港,讓我們見見他。」

12 港人送中 家屬哭訴

今日(12 日)下午,在南海被廣東海警拘捕的 12 名港人的家屬,聯同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涂謹申召開記者會。 他們批評,由 8 月 23 日事發當日距今 21 日,被拘留者仍被「秘密關押、音訊全無」,事件更牽涉未成年人士,又抨擊中國當局欲以「官派律師」剝奪被拘留人權利,「香港政府更從未提供任何實質協助」。 在記者會上,兩名被拘留人士的母親情緒激動,指兒子生死未卜,希望港府可以爭取安排他們回港。 報道全文:https://bit.ly/35w1dID 記者會直播:https://bit.ly/33qveHe

Posted by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on Saturday, 12 September 2020

鄭子豪父親:堅信兒子出海釣魚

17 歲被拘留者鄭子豪父親亦有發言,他並無戴太陽眼鏡和風褸遮蓋容貌。鄭父說,當日兒子在出發前拿著釣魚用具,向他表示「我同朋友去南丫島釣魚」,之後就失蹤,後來經傳媒報道才知道他被中國海警被捕。鄭子豪說,由始至終都相信兒子是出海釣魚,但是兩地政府都對事件沒多作交代,「我都想政府可以出嚟調查下。我個仔又見唔到,叫我哋點搞呢?」

李母:特首有責任保護市民    鄧弟斥林鄭:「妳點話自己係香港人的母親」

被問到有甚麼說話想向港府以及特首林鄭月娥表達,李子賢的母親表示,「佢哋係香港人,就應該要返嚟香港。都過咗 15 日,我哋已經一路冇出聲,怕家人危險,依家(政府)都好似唔當佢哋係人」,「佢身為特首,就有責任保護返香港市民」,「我覺得佢好似冇做過嘢。」

鄧棨然胞弟也說,林鄭月娥至今對於 12 名港人在深圳被拘留並不在乎,有枉她自稱為「香港人的母親」:「林鄭都話自己係香港人的母親,唔知在座各位,以及各位傳媒朋友係咪為人父母?你自己個仔走失咗,你都會發晒茅周圍搵,你會用盡所有方法,甚至你的性命都要搵返你的寶貝。既然佢講到自己係香港人的母親的時候,我真係見唔到佢有咩行為,同佢所講嘅係相稱。見到佢哋都好似係不屑一顧,唔在乎咁,妳點話自己係香港人的母親呢?」

涂謹申:倘家屬無錢請律師   官方才可派律師處理

有份跟進事件的涂謹申表示,他相信家屬即使上到深圳,都不會獲容許跟被拘留者見面,不過根據中國法律,中國律師確實有權見當事人。他解釋一般情況下,如果被拘留人士無錢請律師或找不到合適律師,官方才會派律師給當事人,「但依家唔係咁,家屬有錢請律師,但你都照樣俾官派律師佢」。他認為,中國當局最低限度應該讓當事人見到家屬委託的律師,並且聽到他們親口拒絕,才安排官派律師,「咁樣對家屬,對社會都有交代」。

與菲律賓人質事件相比   稱特區政府不夠上心

涂謹申又重申,被拘留港人在中國的合法權益未得到保障,「我知道係好艱難做到,但係特區政府始終有責任維護港人。」涂謹申又以 2010 年馬尼拉挾持人質事件作例,指特區政府有持續寫信給菲律賓政府跟進事件,「又會見中國駐菲律賓大使成日關心件事,明顯比較上心」,「就算黃台仰喺德國,特區政府都寫信要求德國將佢引渡返嚟啦」,因此他認為特區政府在今次事件上可做到更多。

涂謹申說,已經去信港府駐粵辦,希望他們能夠派人探望港人,被拘留者見到港府代表除了較為安心外,也相信中國部門也會信任港府代表,「我哋又唔係叫港府代表幫手劫獄、串通,就算搵人探下佢哋都好。」

【12 港人被送中】被捕者家屬見記者

【12 港人被送中】被捕者家屬見記者

Posted by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on Friday, September 11, 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