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7 歲男生被指藏噴漆及雷射筆脫罪 官:警供詞可靠性成疑 質疑有否如實向法庭交代

2020/9/9 — 15:28

去年 11 月 2 日港島集會期間,17 歲男學生被搜出藏有噴漆及雷射筆,他否認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以及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共兩罪,今(9 日)在東區裁判法院受審。拘捕警員麥浩燊供稱,被告見到警車,遂揮動右手及大叫「有警察」,示意在場人士離開。裁判官何俊堯即日裁決時稱,當時所有人看到警車離開,只有被告留在原地,此點令人懷疑;而麥的供詞缺乏追捕過程,但他同意被告無做出犯法行為。裁判官認為警員的供詞可靠性成疑,質疑有否如實向法庭交代;至於涉案物品,法庭不能排除有合法之用,終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

被告黃智恩(17 歲,學生)被控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以及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控罪指他於 2019 年 11 月 2 日在中環雲咸街一帶,管有一支噴漆及一個能發出雷射光束的裝置。

警員多番稱不記得案發細節

廣告

時任港島區衝鋒隊特別戰術小隊、拘捕警員麥浩燊供稱,當晚 6 時 55 分收到電台通知,到中環奧卑利街一帶驅散。麥坐於 18 座警車上巡邏,看到上址馬路及行人路有 50 名穿黑衫、戴防毒面具的人,亦有人手持「鐵通」狀物體,在荷李活道向東行。

警車駛至雲咸街附近停下,麥從車窗望出去,看到一名 1.65 米高、戴黑帽及淺藍口罩、穿著黑衫褲及背著背包的被告。被告亦看到警車,遂揮動右手及大叫「有警察」,示意在場人士離開。裁判官何俊堯聞言稱:「啲人唔係走緊咩?該男子叫人走?佢叫咩人走?」麥解釋當時人群正散去,但被告亦不斷叫人離開。

廣告

麥續供稱,當時懷疑被告干犯罪行,遂下車追截,而被告見他下車,便轉身向雲咸街逃跑。麥指被告一度離開自己視線兩秒,迅速又將視線鎖定被告,當時兩人相距 10 米。麥表示不記得附近還有沒有其他人,裁判官說:「如果你連呢個都唔記得,你點樣鎖定一個人?」

麥截停被告後,要求他除下口罩,惟被告不理會並逃走。麥阻止他離開,兩人失平衡倒地,被告嘗試反抗及欲逃走,麥終為他鎖上膠索帶。麥從被告的背包搜出鎅刀、雷射筆、噴漆、兩條單車鎖鏈,並於 6 時 58 分,宣佈拘捕被告。

警同意被告當時沒有做犯法行為

麥接受辯方盤問表示,自己不是俗稱的「速龍」,當時他穿著防暴制服,收到電台指案發地點有人堵路。辯方質疑麥在主問時候,沒有提及有人堵路;麥隨即表示「我補充返」,又稱「啱啱再記起,勾起我記憶。」裁判官問哪裡堵路,麥稱有雜物散落在荷李活道。裁判官續說:「你喺18 座車,(當時)有堵路,但係堵唔到你架車?」麥指路上物件細小如垃圾袋,裁判官則指:「咁仲算唔算堵路?」麥稱:「我哋車照行。」

辯方指當時無人嘗試堵路,即使有人著黑衫、戴防毒面具、勞工手套及大叫「有警察」,這亦不犯法,麥同意此說 。辯方續指,現場眾多黑衫人,為何被告會吸引其視線;麥稱:「因為佢帶勞工手套」。辯方質疑現場有人手持鐵通狀的物體,為何警員不注意該人;麥稱:「我見到佢舉起右手叫人走」,但同意只是猜測被告想示意他人離開,及被告當時沒有做犯法行為。

被問及截查被告過程,如何阻止被告離開、有沒有觸碰到被告,麥均表示不記得。其後他又稱追到被告的左邊,伸出手攔截,惟被告仍想離開,兩人失平衡倒地,但他忘了記錄追捕過程。裁判官質疑追截過程重要,「佢阻礙到你,你又唔記錄?」裁判官指可能構成阻差辦公,麥向法庭道歉,表示忘記記錄。

官認為涉案雷射筆非改裝武器 傷人意圖並非唯一推論

裁判官裁定本案表證成立,被告選擇不作供。裁判官裁決時稱,當時所有人看到警車便離開,為何只有被告留在原地,這點令人有所懷疑;而拘捕警員同意被告無做出犯法行為,裁判官認為現場有人手持「鐵通」更值得懷疑,為何警員不截查他們,而是鎖定被告。

另外,警員早前沒有任何供詞,指他追截期間曾表露警員身份;他今日首次提及自己曾向被告表明警員身份,但又多番表示忘記截停情況,缺乏案發細節。如被告當時作出拒捕行為,理應可視為阻差辦公,但警員沒有詳細紀錄。裁判官認為警員可靠性成疑,拒絕接納其供詞,「(根據)以上情況,警員有無將實情同法庭交代,我有所保留。」

裁判官續指,被告只是遭截查時搜出噴漆,該物品只是普通物品,法庭不能排除有合法之用,裁定管有物品意圖損壞財產罪不成立。至於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裁判官認為該雷射筆非改裝武器,專家證人未能指出雷射筆實際造成的傷害,被告持有雷射筆的目的無從稽考,傷人意圖並非唯一推論,終裁定該項控罪亦不成立。

案件編號:ESCC874/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