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8 歲男𠝹警頸 首宗警員匿名令申請 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免影響主要證人作供意欲

2019/12/27 — 18:11

代號「X」的受傷軍裝警員

代號「X」的受傷軍裝警員

18 歲男學生許添力被指今年 10 月 13 日,於港鐵觀塘站以利器割傷一名警員頸部,被控一項有意圖而傷人罪,案件今於東區裁判法院再提堂,押後 1 月 24 日再訊,期間被告續被還押。法庭今日又處理控方申請匿名令,將受傷警員匿名為 X ,為反修例運動以來首宗警員匿名令的正式申請。

控方由律政司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親自作出申請,梁表示控方出於司法公義作申請,以免影響案中主要證人作供意欲,如法庭拒絕發出匿名令,司法公義會不斷受挑戰。梁又於於庭外表示警員 X 現時並無受到任何實質騷擾。

代表控方的律政司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指,今年 6 月開始的大型、有系統及連續的起底及騷擾行動,而不少法庭案件中主要證人,包括警員及市民的個人資料於案發後均快速被公開,甚至其家人及子女的資料亦被公開,從而受到騷擾,截止今年 10 月 3 日,有大約 3,000 名警員及其家人的個人資料於未經當事人同意下被公開,更有警員於今年 6 月至 10 月期間,收到 3,900 個騷擾電話,及被代向 3 間財務公司借貸等。

廣告

而本案的警員 X 於案發後,其個人資料如身份證號碼、其兒子及家人的個人資料亦被公開。雖然辯方質疑 X 個人資料已被發布,為何仍要申請匿名令,但控方指頒布匿名令可令相關的不法行為即時停止,及防止事態進一步惡化。至於現時高院已就禁止發布警員個人資料頒下兩個相關的臨時禁制令,雖然可保障警員 X,但並非針對刑事審訊程序。裁判官何俊堯則指臨時禁制令的保障範圍更為廣闊,梁同意說法,當指禁令是針對一般情況,並非針對即將上庭作供的證人等,且為臨時性,如果法庭不就本案頒下匿名令,「司法公義就會不斷被挑戰」,及每當案件被報導時,證人的個人資料都會提及等。

代表辯方的律師黃錦娟則指,案中警員 X 的個人資料已被公開,而案發至今亦沒有發生任何惡化情況,至於控方指高院禁制令屬臨時性,如果高院屆時認為沒有需要繼續相關禁令,相信本案亦無相關需要。

廣告

裁判官何俊堯則指需要考慮裁決,控方亦表示需申請最後一次押後,等候政府化驗所報告,裁判官最終押後案件至下月 24 日,即年三十再訊,期間被告須繼續還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