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997.7.1 — 2020.6.30 致香港自由的最後年月

2020/7/1 — 10:35

靜悄悄的,在反送中運動百萬人上街頭一年後,中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通過了港版國安法的法律,列於香港基本法的附件三,並且從7月1日開始實施。有些人認為,這是因為香港推動民主過頭,自己又不認真立法維護國內秩序,才會導致中央決定要越過香港立法會,直接立法管制香港,推行「一國一制」。也有人認為,這與台灣的情況大不相同,畢竟這是中國內政,與台灣的情況不能類比,也毫無關係。

容我來談談李後主的故事。李後主,也就是李煜,是五代十國中的南唐皇帝。宋太祖趙匡胤黃袍加身後,建立宋朝,並開始推動全國統一。他先後滅亡荊南、湖南、後蜀、南漢等地方勢力,南唐始終置身事外,因為李煜認為,宋朝南征北討,與南唐無關,只要對趙匡胤恭順,宋朝終究會容忍南唐的存在。因此,李煜不斷輸送財貨、美女進北方,自己則是潛心佛學,對內不問政事。西元971年,為了表明對宋朝一片忠心,更將自己降格為南唐國主,不敢自稱王或皇帝,希望可以打消趙匡胤滅南唐的決心。

不過,該來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在他自己降格為國主三年後,趙匡胤命令大將曹彬攻伐南唐。李煜還心存希望,於是指派大臣徐鉉,前往汴京晉見趙匡胤,以謀求和平。徐鉉見到趙匡胤後,據理力爭,對他說:「我們的地區領導人侍奉陛下,就像是兒子對父親,根本沒過失,為何中央政府還是要攻打南唐?」趙匡胤反應很快,立刻回覆說:「你覺得父子分兩家,可以嗎?」徐鉉聽完這句話,知道他心意已決,只能告退。幾個月後,南唐已經無兵可用,首都被團團圍住,李煜只好又指派徐鉉拜見趙匡胤,問他,「究竟為何一定要攻打這麼恭順的小國?而且李煜沒去拜見皇帝,是因為他生病,不是拒絕皇帝邀請,請不要見怪。」

廣告

趙匡胤其實不想理會他,因為城破在即,何必跟他多說。但徐鉉提出各種不需要攻打南唐的道理,讓趙匡胤覺得很厭煩。最後,趙匡胤覺得這個人實在太迂腐。於是當場拔劍而起,怒罵徐鉉:「不須多言!江南國主何罪之有?只是一姓天下,臥榻之側,不容他人酣睡!」

從2003年開始,香港政府就不斷想要制訂國安法,只是被多數反對民意打消而已。只是一次又一次的香港人民對政治的逐步覺醒,讓中國政府覺得,如果不早日讓香港的言論、結社、集會自由消失,香港早晚會成為中國的致命心病。中央制訂港版國安法,與香港人做了什麼無關,即便香港人是順民,也從未出現過雨傘革命、反送中運動,中央一樣覺得芒刺在背,因為「一姓天下,臥榻之側,不容他人酣睡。」香港人何罪之有?只是一國兩制,就是放任「臥榻之側,有他人酣睡」而已。

廣告

在港版國安法即日開始實施後,「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和「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等四類「犯罪」行為,都是管制範圍。中國可以在香港明目張膽的設置國家安全機構,並且執行攸關「維護國家安全」的行動。在中央認可的情況下,就可以將具有國家安全疑慮的「嫌犯」移送到中國內地受審。而因為這四類的「犯罪」行為太過空泛,因此大從「提倡普選」,小到「上街遊行」,都可以是顛覆國家政權的行為,上街喊「光復香港」,就更可能是港獨,也就是分裂國家。往後香港人要如何自處?

台灣人呢?如果你曾經在臉書寫過反中國的文章、轉貼過台獨份子支持香港的評論、甚至曾經同情香港民主運動,到了香港,不論是轉機或是入境,就都有可能是獵物。你以為你從來沒碰過政治,應該是安全的?錯!你搶了中國籍同事的飯碗,他叔叔剛好是公安局副局長,那麼你就有可能「顛覆國家政權」;你與中國籍女友分手,她老爸是建設局局長,於是入境香港時,就會被逮捕歸案,罪名是「分裂國家」;你曾經對CNN的新聞點讚,內容是中國三峽大壩可能潰堤,於是這叫做「與外國勢力勾結,意圖危害國家安全」。因為,台灣也是臥塌之側,酣睡的那塊固有神聖領土,解決了香港,還不來解決台灣?

既然宋朝容不得南唐,那麼,中國容得了九二共識嗎?你覺得呢?

1997.7.1 — 2020.6.30,致香港自由的最後年月。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