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5區議會賄選案】網台主持鄭永健上訴遭駁回 終院裁定故意和「舞弊地」利誘「鎅票」

2020/3/11 — 11:54

鄭永健,圖片來源:DBC片段截圖

鄭永健,圖片來源:DBC片段截圖

網台主持鄭永健2015年於區議會選舉中舞弊,用金錢利誘多人在特定選區出選,以「鎅票」手段使「目標候選人」敗選,被裁定6項選舉舞弊及1項串謀選舉舞弊罪成,判監四年,現已服刑完畢。他不服定罪,早前從終審法院取得上訴許可,以爭論法例中「舞弊地」一詞的演繹。終審法院今日駁回其上訴,裁定他故意和「舞弊地」利誘他人出選,削弱公平、公開及誠實的選舉,斷定他罪名成立。

裁判書指出,《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7(1)條(下稱「第7(1)條」)訂明,仼何人「舞弊地」作出特定的行為,即屬在選舉中作出舞弊作為。這些特定行為包括,提供利益予另一人、索取或接受利益,作為該另一人或作為該另一人令第三者在選舉中參選或不參選的誘因。

在終審法院上訴的唯一爭議點是第7(1)條中「舞弊地」的意思。在該爭議上,原審法官與上訴法庭有不同詮釋。原審法官裁定,「舞弊地」是指被告人必須不僅意圖作出條例中所指的「特定的作為」,亦須意圖阻止公平、公開及誠實的選舉進行。而上訴庭則裁定,「舞弊地」只要求被告人意圖作出條例中的「特定的作為」,從而獲取私人利益。終審法院今日裁定,原審法官與上訴法庭的兩個詮釋均不正確。

廣告

終審法院指,《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定下了立法目的,即促進公平、公開及誠實的選舉,及禁止與選舉相關的舞弊及非法行為,因此,舞弊的行為意即與達致公平、公開及誠實的選舉不一致的行為。

有鑑於該立法目的,終院斷定上訴人鄭永健罪名成立,原因是他故意和「舞弊地」作出第7(1)條中的「特定的行為」,其行為涉及誘使其他共同被告參與選舉以獲取私人利益,藉此從「目標候選人」身上「鎅票」,目的是要操弄選舉以造成對「目標候選人」不利的結果,該行為傾向於削弱公平、公開及誠實的選舉。

廣告

案情指鄭永健在2015年7至9月間,向多個地區組織成員,提出以15至20萬元資助他們參選,條件是要在指定約40個選區出選,包括深水埗麗閣及香港仔利東選區等,不論勝出與否,資助金額毋須歸還。鄭永健一共被控八項選舉舞弊及一項串謀舞弊,最終被判六項選舉舞弊罪名成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