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9 年 6 月 9 日前的「反送中」

2020/6/10 — 13:01

某次和 C 爸爸一起去遊行時拍下的(作者攝)

某次和 C 爸爸一起去遊行時拍下的(作者攝)

昨日,「一周年」的報導、貼文、相片瘋狂湧現,但其實,這一天,說甚麼都好像很應該,但同時又好像說甚麼都不應該。而在這個說與不說之間,我記起了一位朋友的說話。這位朋友年紀比我大,是爸爸級的人馬,顧及行文方便,以下就稱呼他作 C 爸爸。

我和 C 爸爸的相識,要追溯至 2014 年的佔領運動,當時的我們是「鄰居」;佔領以後,開始由「鄰居」變成朋友,除了集會遊行外,平日也不時會相約見面。對於 C 爸爸,我一向非常敬重,只因他從來都不會口講支持然後消失,也不會擺出一副「阿叔我食鹽多過你食米」的態度來指點江山,他做的,就是一直參與,一直守護,不論任何時候、地點、形式。所以,每當看到有人有意無意地在高調呼喊自己如何一直參與、如何堅持不懈,然後如數家珍地講述自己的付出時,我只會送上一個客氣的微笑作回應,事關 C 爸爸的行動,向我真實地示範了參與的另一種可能:一直低調地身處其中、默默貢獻的可能。

記得去年年尾,大家聊起了「反送中」的感受,C 爸爸說了一句話。

廣告

「民陣第一次反送中『大』遊行,得嗰萬零人,我自己一個行。」

是的,C 爸爸說的,就是 2019 年 3 月 31 日的遊行,當日的隊伍由灣仔修頓球場出發,以政府總部為終點,至於參加人數,主辦單位公佈有一萬二千人參與遊行,警方則表示最高峰時有五千二百人。而當日之後,4 月份也有另一次遊行,民陣公佈的參加人數為十三萬人,警方指高峰時有二萬二千八百人。

廣告

那次之後,我一直記住了 C 爸爸這話,也記住了在 6 月 9 日的百萬人大遊行前,其實已經有兩次遊行,只是畫面不如 6 月 9 日的震撼。當然,每個人開始參與的時間不同,程度不一,而 6 月 9 日或許真的是「大眾」較能接受的起點,但嚴格來說,「反送中」的起始,或者要劃得更早 — 但的確,6 月 9 日晚上、6 月 10 日凌晨,才真正有示威者與警察衝突的場面出現,然而,若要真正細數,警暴問題,又何曾是始於 6 月 9 日呢?

「咁有怪過香港人遲到嗎?」我問。

「當時係怪哂所有香港人,但真係冇諗過,會由一萬人,行到變咗二百萬 + 一個人。」C 爸爸說。

我和 C 爸爸大概也不會想到,時至今日,我們仍然在行 — 為自己行,也為已經不能再行下去的人行。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