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20 元旦,我冒著危險來到香港,成為了 103 萬的一員(最終篇)

2020/3/23 — 15:1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前言:

沒有想到,本來以為會很快寫完最後一節,但命運捉弄人,明天和意外,沒有辦法知道哪個先到來。這段日子發生了很多事情,在外漂泊了一段時間,直到今天才能重新拾起筆桿。「無論世事變改」,答應了的事情,我一定要做到。但最後一部分拖了這麼久,實在太過過分,在這裏,蒙奇跟所有朋友說一聲對不起,希望你們可以原諒我。文章倉促完成,如果有錯漏或者不足,還請大家指正。

近日才得知,樹洞小編也因一些原因,停止更新了一段時間,我對小編的遭遇感到特別同情同理和同感。我也曾經是一個抑鬱症患者,我明白患有心理疾病,或者說心理問題是什麼感覺。嚴重的時候甚至會覺得心口壓迫到無法喘氣。在這裏,我想跟小編以及所有讀到這一篇文的朋友說,請永遠不要放棄希望,我們可以活到希望來臨的那天。

過去的兩個月,時間線與世界焦點向着離奇怪誕的方向發展,兩個月前的今天,可能沒有人想到今天的情況是這樣的 — 武漢肺炎從中國起源、爆發,失去控制,肆虐全球。從一個可能很簡單的局面,因為當權者的錯誤判斷與決策,一步一步將局面推入深淵,直至最後,所有人都要承受失誤帶來的代價,無人可以獨善其身,只是程度深與淺的問題。對中國人、對共產黨的了解,置身之中,我所能肯定的是:

病毒的高傳染性和致病性的本質特徵,也許是人類的命運不濟;但中國幾十年來所形成的獨裁者掌權現狀與官僚體制,是推動命運之灰降落到人類頭上的主要原因。

當然,我要寫的的主要內容是我親身參與「反送中」運動時感受到的中港思維差異,我不應以太過大的篇幅來講肺炎病毒。但其實,這兩件歷史大事件為何在今天以如此荒謬而又現實的形象出現,我認為最根本是來自於「治理者思維」與「公民思維」在西方社會與中國的衝突。也就是我應該一早要寫下的內容。

6、思想的碰撞

記得當時聊到一個話題,我印象十分深刻,他們問我,「香港人喺一個小地方生活,同大陸河水不犯井水,互不影響,點解唔畀我哋自己做自己嘅決定,選自己過嘅生活呢?」

廣告

我這樣回答:「其實可以選擇自己過嘅生活,對於佢哋(共產政權)就係一個極大嘅威脅。」

若你擁有自由,你就獲得思想;若你形成思想,你就學會選擇;若你能夠選擇,你就擁有拋棄渣滓的權利。

廣告

共產政權為了拖延最終被拋棄的宿命,必然在掌管權力時,鉗制人的自由。自由是什麼?我相信不用再次對我的香港朋友們解釋了。而有趣的是,大多數大陸人對「自由」這兩個字嗤之以鼻,認為自由就是西方國家對中國的毒藥,殊不知自己毫不知道自由的真正含義。

他們又問我:「中國有網絡防火牆,你哋接收到嘅信息都係政府揀出嚟畀你地知道嘅,如果無咗嗰棟牆,你覺得會唔會有更多中國人支持香港人呢?」(註:此處憑記憶整理,和原話可能有一點出入,但大意接近)我嘆了一口氣,說:「我覺得不會,你們低估了牆的作用。牆的作用除了封鎖信息之外,更厲害的是,讓牆裏面的人感受不到,這個世界存在牆。」

中國在建立牆並使用它封鎖網絡的時候,同時建立了互聯網服務專供牆內的「複製品」,並利用人口優勢,形成「風景這邊更好」的假象。當網上生活入口已經全方位覆蓋之後,用戶就已經無需再探求新的功能。即所謂從小粉紅口中所說的的「不屑於翻牆」,雖然事實是「不能翻牆」。

網絡服務是否完善,看的不是使用人數,而是看它所存在的「目的」是什麼,能為人帶來什麼價值。以 Google 為例,中國大陸已經邁入了封鎖 Google 的第十個年頭,當中國人還在百度上被營銷號傳播假消息而苦惱時,Google 已經使用人工智能,做出一個能聽懂 100 萬個指令的助手,創造了擊敗人類的圍棋機器。中國失去了人工智能的整整十年,直至今天仍在抄襲中追趕。牆裏的中國人,依然在中國夢中認為自己無可匹敵,「世界,不就是這個樣子?」,而從不清楚知道,自己才是井底之蛙。

當下的中國大陸,「主旋律」奏響新時代讚歌,無數人覺得,政府掌管一切、指導一切,是國家強盛的表現。只有國力強大,中華民族才能偉大復興。沉浸在「有國才有家」的環境之中,在虛榮的民族主義下,代入「治理者」的角色之中,而忽略了人本身作為國家的一份子,忽略了自己只是一個「公民」,忽略了公民所為國家文明進步帶來的價值。人不是被圈養的動物,不能做媽寶下的巨嬰,只會吃喝玩樂,人應該有思想有智慧有勇氣。為什麼?動物沒有社會進步,只有會思考的人才會有。今天你叫我只追求經濟,而禁止我的思考,豈不是荒謬?

一個健全的現代社會,「治理者」與「公民」雖看上去是不同階級,但思維方式方法一致、利益共同時,自然能通過合理途徑減少雙方的摩擦與衝突,成為「知心朋友」,抹減實際的階級距離;而另外一個社會,雖總是強調兩者同屬「人民階級」,但統治者利用既有的權、位、勢,無限渲染「大國思維」,大肆聲稱「國家在下一盤大棋」,而卻不能給出邏輯自恰的解釋時,用噤聲再虛假宣傳的方法,淡化甚至抹殺正常的「公民思想」,塑造高高在上不容挑戰的權威,離地百尺。哪些統治者們,是為了國家與國民的未來,哪些統治者又是為了自身權力利益的永續而視國民為「韭菜」,不言而喻。

牆與自由,其實是同一個道理。我擔憂的,不是未來我冇得選擇,而是我未來會不會甘願成為一個「自願放棄選擇」的人。我擔憂的,不是未來我會不自由,而是我未來會不會甘願成為一個「自願放棄自由」的人。

7、願榮光歸香港,願榮光歸中華大地

今日香港,明日臺灣,而未來會不會將是全世界?元旦日,我在香港的那天,讓我知道還有一群人仍然在堅守,不向消極的沉淪主動投懷送抱,我知道,未來還有希望。回到了大陸之後,我盡我所能,寫下了這篇拙劣的文章,記錄下我一程的所思所想所感。

香港人的思想是文明,有道德規範,遵守契約精神和堅信公平守則的,這是君子的行為 ,但對於流氓小人來說的話,就不適用了。當你遇見流氓,要麼不要打交道,要麼文明只能輸給流氓。香港人,因為冇得選擇,所以站在了一個很尷尬的境地。當你選擇流氓化的抗爭方式(假信息、偏見報道、反向五毛、言語污衊)時,你會擊穿自己堅守的道德底線,被流氓反將一軍罵你流氓,即使打敗了流氓,但在文明世界之下輸了底線,十分「丟架」。而君子之心度小人之福,這是香港人與共產政權抗爭的天然弱點。

有沒有辦法去解決呢?我認為,我們有這兩個方向:向國際描述事實和邏輯,教會中國人認識事實和邏輯。

向國際描述事實與邏輯,建構抗爭的合理性,建立話語陣地,反擊共產黨的大外宣(例如最近的 KOL100)、假新聞,反擊披着「維持穩定」面紗的 1984 式、「美麗新世界」般圖景的極端管控社會,要大聲向自由世界說我們對於自由的正常嚮往;而教會中國人形式事實和邏輯,是因為大多數中國普通人(比如我生活環境下接觸的大多數人)接受共產的集體主義話術太過久,積累了很多我們覺得匪夷所思的思維,例如「審查是為了避免我們接觸有害信息」、「外國勢力巴不得我們壞下去」和「用私隱換便利」,殊不知「有害信息」是共產黨給醜聞打上的「封嘴條」、文明世界重視契約以互相進步創造雙贏、國際上大多數服務不用你交出私隱也能獲得便利,最近在國內互聯網發生的大量行為藝術般的事件(反審查傳播、逃離微信、AO3 被牆等等),鼓舞了很多普通人進行深刻的思考。

我是一個中國人,中國是我出生、成長和生活的國家,這是我無法改變的客觀現實。從小到大,我很喜愛中國的傳統文化,我們寫的方塊漢字剛勁有力,唱的詩詞歌賦意境萬千,用的筆墨紙硯千年沉澱。中國人本應是彬彬有禮、勤奮能幹、堅韌不拔、高瞻遠矚的代表。但為何今天我們看到的接觸到的,大多數卻是狂妄自大的井底之蛙,或噤若寒蟬的市井小民、和寧做喉舌的犬儒之輩?從小到大中國人從小到大被灌輸了一套「標準答案」,約束了所有、不一樣的可能性。為什麼只會有「標準答案」,因為共產主義的終極目標,就是終極統一。

辛灝年先生曾經說過:「做中華兒女,不做馬列子孫!」我,不願意成為馬列主義下的一個「蟻民」。自去年 6 月伊始,香港人吹響了反抗的號角,至今已九個月過去,抗爭仍如烈火般熊熊燃燒。我相信,自由之火、思想之火和文明之火,正慢慢飄向整個中華大地,正等待着未來一壇「催化劑」的出現,浴火重生。

此文結後,蒙奇還會不會出現,還會不會繼續寫下文章呢?我也不清楚,也許有可能吧。但是,蒙奇不會消失,依然在不斷努力,用我所學所想,成為一個點燃大地的火把。

「If I am burning, I am just lighting for us.」

最後再說一次,永遠不要放棄希望,因為我們都可以活到希望來臨的那天。

願榮光歸香港,願榮光歸我,中華大地!

蒙奇
全文結ㅤ於 2020 年 3 月 13 日凌晨 4 點
(本文可自由轉載,也無需標註作者。蒙奇,只是我們每一個嚮往自由的普通人)

 

(「內地生撐香港」注:這是本臉書專頁和 Twitter「中流青年」聯合發起的樹洞撐香港計畫,歡迎給樹洞投稿,聊聊內地生的心聲)

內地生撐香港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