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20 元旦,我冒著危險來到香港,成為了 103 萬的一員(續一)

2020/1/10 — 21:3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續上篇)

4、自由簡樸的一晚

放下行囊之後,經歷了遙遠路途的我感到肚餓,遂到街上打算買點零食果腹。
夜已很深,街頭已經恢復平靜,可惜自己沒能趕上跨年倒數,未能與香港人共享那一刻而感到落寞。總覺得這一程對於我而言,缺少了某一種關鍵意義。
突然間,背後有人向我叫了一聲,我轉過頭去,見到一名南亞裔男子。我一臉緊張地看着他,以爲自己是不是不經意間冒犯了什麼。這時他面露笑容,對我說了一聲:

廣告

“Happy New Year!”

焦慮感瞬即散去,我高興地攬了他的肩膀,回了一句 “Happy new year, too. Have a good night!” 這可能是我長大至今,第一次在街頭受到陌生人的祝福。

廣告

我忽然意識到,這是不是就是人最簡單樸素的快樂。

前面有一個 band 隊正在演奏開唱,我走近,跟一圈的觀眾站在一起駐足傾聽。有成群結隊的朋友們,有雙手緊握的情侶,有不同膚色不同面孔的人。唱到識唱的歌曲時有人會跟唱,一曲完後熱烈鼓掌又唱一曲。與一個小時之前的對峙增援催淚煙,形成了截然不同的景象,新年的愉悅暫時取代了恐懼。

最簡樸的快樂,其實最彌足珍貴。香港人,其實是多麼渴望做個政治冷感的普通人啊!曾幾何時,我也與香港人一樣,堅信一分耕耘一分收穫,個人勤勉可以換來富足的生活,自由與公平的環境能夠讓所有人的快樂永駐。然而這種簡單,卻被一步一步侵蝕破壞,是誰去教唆人變得複雜,做了一個元兇呢?

我從來沒有像當晚一樣,如此簡單快樂。

5、同行

元旦那天,我起得太晚,去到維園附近已經中午。一些冰室食店已經排滿了長龍,毫無疑問都是「黃店」。我也選了一間排隊等候。

店舖不大隊伍很長,但好快我就已經有位坐低。身邊都是看上去會參加遊行的手足們,從小孩到老人家,遍佈所有年齡層。小店價格實惠份量足,顛覆了我對香港物價的刻板印象。黃色經濟圈,真是一種打破壟斷,無聲勝有聲的抗爭方案。食完已經快兩點,我快步走到維園場內,裡面已經人山人海。

著急之餘忘記戴上口罩,反應過來正想從背包掏出,身邊已經有人向我塞了口罩。

「我有啦」,我連忙謝絕,「畀有需要嘅人啦!」大陸喉舌所謂「示威者收錢」論,在現實面前站不住腳。

站入洶湧人群之中,我開始尋找願意讓我跟隨的同行人。說明來意和身份之後,有手足拒絕了我,也許大陸人特意來遊行會有點可疑,我表示理解。

幸運的是,我找到了像是一家人的他們,或是親戚朋友。他們願意帶著我參加遊行。不過講真,實地參加遊行的我,貫穿始終的感受還是「恐懼」。恐懼因爲偷偷地自由發聲,我會被限制自由,被監視甚至被消失,我或者我身邊的人會受到牽連。這種感受,我相信香港人也感同身受。但更恐怖的是,大陸是一個資訊無法流通的黑盒子,作爲一個普通人,你的消失會真正無聲無息。

他們也許也感覺到我的害怕和緊張,見我裝備簡單,他們還提醒我保護好自己,分享他們為數不多的文宣資料讓我「遮面」,讓我站在他們之中,遮掩我身上的標誌物。

在遊行路上,我見到了來自不同地區,有着不同年齡的人,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有激情慷慨的議員,默默付出的 first aid,聲嘶力竭的口號起頭人。我最記得,路上傳來稚嫩的小女孩,口裏叫着口號。聲音雖小,但穿透心扉,經過同路人的呼應放大,響透在,香港人不屈的抗爭之路上。

讓我覺得有更多收穫的,是與他們的交流之中,我感到了思想的碰撞,因爲平時沒有接觸到很多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當我第一次聽到這些想法的時候,我感受良多。

(未完待續)

蒙奇 於
2020 年 1 月 7 日ㅤ凌晨 3 時

 

(「內地生撐香港」注:這是本臉書專頁和 Twitter「中流青年」聯合發起的樹洞撐香港計畫,歡迎給樹洞投稿,聊聊內地生的心聲。)

內地生撐香港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