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人語

立場人語

2020/12/27 - 12:10

【2020 全家福.7】被控襲警獲判無罪 情侶亂世下的婚誓:遇逆境亦牽手走過

【「2020 全家福」為《立場》年終專題,邀來不同香港家庭、群體拍攝一幀全家福,分享故事,上一篇見此】

動蕩不安的 2020 年,本是個「雙春兼閏月」的結婚好年。John 和 Elam 與不少情侶一樣,原定今年共諧連理,惟 John 年初被控襲警,案件 9 月開審。面對未知的審判結果,兩人還是決意成婚,「襲警最高刑罰入獄 3 個月,我哋計到盡,最壞打算就 12 月(結婚)」。

12 月 19 日,John 和 Elam 在律師事務所宣讀誓詞、交換戒指,於結婚證書上簽署。他們今年經歷官司、肺炎疫情,好不容易走到結婚這一步,誓詞正是兩人寫照。

廣告

「從今天開始,無論是順境或逆境,富有或貧窮,健康或疾病,我永遠愛你。」

簽紙過後,兩人到尖沙咀文化中心與親友拍照,這天似乎是「吉日」,同場還有幾對準新人。Elam 父親看到愛女披嫁衣的模樣,整天笑不攏嘴,拿起電話為她拍下最美一幕。

親友漸散,兩人坐在長樓梯,回想今年經歷,也展望新一年。Elam 緊緊挽著 John 的手,「希望我哋兩個順風順水,就算遇到逆境都可以拖住手行過,好似呢一年發生嘅嘢咁」。

結婚當日的 John 和 Elam

結婚當日的 John 和 Elam

 

*   *   *

莫名其妙的「襲警」

2019 年 9 月 1 日,John 如常到醫院接任職護士的 Elam 下班。當日 Elam 工作忙碌,連午飯也沒有吃,兩人約好晚上到火鍋店大快朵頤。

John 和 Elam 經過大圍港鐵站,看到大批警員,期間有人大叫「黑警」。他們感到好奇折返,看到一名女士遭男警壓在牆上。Elam 指該女士只是拿著餸菜及雨傘,兩人不忿警員行為無理,上前質問:「點解你捉個女仔?點解你唔搵個女警處理?」

警員向兩人揮棍大叫「行開」,另一名警員突然衝出,推了 Elam 胸口一下,繼而向他們推進。John 擔心自己及女友受威脅,遂用雙手擋住,「一擋佢就話我襲警」。

John 隨即被捕,警員高聲對 Elam 說:「你要落口供呀嘛?帶你去落口供」,她亦被帶上警車。John 當時感奇怪,「我被捕我落『孖葉』,點解佢(Elam)又會同我上同一架警車?」Elam 擔心男友會遭警方虐待,沒想太多便跟上警車,事後才知警方不會「車個人去警署落口供」。

圖片來源:李世鴻 Raymond Li facebook

圖片來源:李世鴻 Raymond Li facebook

到達田心警署,John 遭扣押在羈留室,同晚亦有一名沙田區議員被捕。他聽到警署外有大批市民呼叫「放人」,聲援猶如一支強心針,「聽到好大聲、好感動,原來香港人仲有心去支持被捕人士」。

擾攘幾小時,律師才能進入警署與 John 會面,Elam 則獲安排在房間等候。她與 John 隔著一道牆,想幫忙卻無能為力,擔心又焦急,只好不斷致電家人和律師、在網上尋找案發片段,甚至想過找醫院同事做證人,「佢(John)平時放工好好,會喺病房門口等我,陪我落去換制服,證明佢係冇參加咩集會」。

「好搞笑,要搵片證明 John 冇犯錯,但係香港法律上應該掉返轉頭,佢哋搵證明我哋犯法」。最後,Elam 聽畢律師意見,決定不錄口供。

John 被扣留 18 小時後獲釋,Elam 收到報平安的電話才稍為安心,「佢放出嚟打畀我,我先識喊。」

*   *   *

一宗案件 兩個家庭的事

案發後一段時間,John 沒有收到上庭通知,也成功「踢保」,心想應該無事。

結果今年 2 月正式被起訴,同案還有當晚遭男警壓在牆上的女士,兩人同被控襲警罪。他一下子跌至谷底,想到家人、前途,還有籌備中的求婚。「死啦大鑊啦,繼唔繼續好呢?」

John 獲准以 5000 元現金保釋、不准離港,遵守晚上 11 時至翌日 6 時的宵禁令。他平日下班後要進修,放學已是晚上 10 時。宵禁除了影響日常生活、朋友聚會,更讓兩人精神緊張。這段時期,Elam 像鬧鐘催促 John 回家,因他們無法深夜外出,連兩人熱愛的公路單車也不得不放棄。

他們更意識到,案件不是兩個人的事,而是兩個家庭的事。

談及憋在心裡的委屈,Elam 泣不成聲:「我嗰陣真係拎住個飯壺,個飯仲未食㗎。」

談及憋在心裡的委屈,Elam 泣不成聲:「我嗰陣真係拎住個飯壺,個飯仲未食㗎。」

因為案件,John 和 Elam 都曾跟家人爭執、關係變差,「都唔好話政見,對呢件事意見有唔同……」Elam 憶起未婚夫被捕當晚,她在警署致電父親求助,卻換來對方一句話:「你哋有咩訴求唔緊要,唔好用暴力」。

父親的不解讓 Elam 感難受,何況自己只是路過。談及憋在心裡的委屈,她泣不成聲:「我嗰陣真係拎住個飯壺,個飯仲未食㗎。」

「嗰下發現冇得靠屋企人,要靠自己解決呢件事。」這一年不僅對 Elam 精神折磨,更影響 John 和自己家人關係,家庭幾乎破裂。

作為被告的 John,亦要面對家中長輩微言。他們認為面對衝突應可免則免,「點解要同人嗌霎?你離開咪好囉」。John 說服對方:「由細到大,你教我點樣保護屋企人,佢受到任何侵犯,我要挺身而出。」

即使最後不獲認同,John 無奈道:「冇辦法,長輩要尊重,我唔能夠改變你意見,但盡量都唔想同長輩嗌霎。」

*   *   *

獲判無罪 一年自由已被剝奪

今年 9 月初,案件正式開審,Elam 每次都會陪 John 上庭。

被告女友、被告利尚寯及代表律師黃纓淇(左至右)

被告女友、被告利尚寯及代表律師黃纓淇(左至右)

聲稱受襲的警員供稱,當晚到場看到 John 和 Elam「行得特別近」,不斷高叫「警察濫捕」等口號。他為了保障同事安全,所以舉高雙手至胸前,叫他們「退後、離開、走」。惟 John 無視勸喻,用右前臂「打」他胸口一下,使他疼痛,警員強調自己無主動推開兩人。

裁判官看畢影片,指警員在沒有警告下,直接上前推開 Elam,完全沒有他提及的「企喺度勸喻離開」。

坐在旁聽席的 Elam 上庭前還緊張得睡不著,聽到警員作供反而鬆一口氣,「個官都睇到,片段同咁多位證人供詞係相反。」

John 選擇自辯,道出當晚案發經過,即使面對控方盤問也不動搖,「我冇做錯,只係保護我身邊嘅人。」但他亦作最壞打算,就是或許要入獄,「審訊初期就話入罪率係 50/50,但社運引致好多問題出現,最嚴重係法官(取向)」。

結果如兩人所願,John 獲判無罪。裁判官指警員供詞與案發片段不符,雖然 John 和 Elam 在現場情緒激動,但沒有作出阻礙或襲擊。裁判官亦指當時警方執法時,面對極大壓力,時刻受到威脅,但案發地點非示威現場,兩人亦只是路過現場。若警員能冷靜處理事件,可避免發生衝突。

Elam 聞判痛哭,與 John 步出法庭後相擁。「雖然最後係無罪,但呢一年嘅宵禁、保釋條件,通通都係剝削一個人嘅自由」。他們多番感謝律師及拍片者,「冇段片真係……單靠嗰邊證人口供,個官信咗就係咁先。」

被告利尚寯完成訪問後,緊緊牽著未婚妻的手離開法院。一班「旁聽師」聽到兩人的好消息,也揮手送上祝福。

被告利尚寯完成訪問後,緊緊牽著未婚妻的手離開法院。一班「旁聽師」聽到兩人的好消息,也揮手送上祝福。

「如果你要我用兩個字形容呢單案 — 『無謂』」。自衛卻被捕、律政司無理檢控、警員口供不盡不實,John 說:「(各部門)做得專業啲,唔會衍生哩件事。」

當時代表 John 的大律師要求法庭將警員作供情況紀錄在案,裁判官直言已超過他的司法管轄權。三個月後,他們能否追究警員口供問題?

「開頭諗好多方向,律政司、法庭、警方、大眾......」John 曾想向警察投訴課投訴,最終打消念頭,改為致函律政司。即使知道成功追究機會不大,亦想表達警員口供的問題不容忽視,「社會上 keep 住好多案件,因為警員假口供而浪費好多公帑,(公帑)可以做更多有意義嘅嘢」。

*   *   *

兩個人 一個價值觀

兩人拍拖三年多,早有計劃結婚。案件一度打亂籌備中的求婚,連朋友都問:「萬一你有咩事會點?」

「都想繼續(求婚),我做咗我要做嘅嘢,佢唔接受我 OK,但男人責任,我要負返責任。」

記者問 John,會否擔心對方不接受他的求婚?John 坦言曾經沒有信心,但很快打消這個念頭,「大家一齊咁耐,要經歷嘅都經歷過,呢單案已經最深刻,已經肯定對方。」

John 和 Elam

John 和 Elam

今年 5 月,John 在相熟的酒吧訂了一個房間,用了一整天時間佈置場地,笑說花了「少少心機」。限聚令下,連同一對新人,房間只能容納 8 人。看到男友準備的驚喜,Elam 感動不已,欣然答應求婚。「我成日同佢講,個官點判我都會嫁俾佢。」

Elam 有時也會感到內疚,哽咽道:「當下我都有啲衝衝子,行出嚟問『做咩要搞個女仔先』,最後我俾人推撞,佢都係因為保護我先會……」。John 摟摟她的肩,柔聲安慰:「OK 嘅,冇事冇事。」 

不過,正是兩人都見義勇為,當晚看到一名女子被男警推撞,有默契地挺身而出。換著其他情侶遇到同一狀況,Elam 說:「另一半心態可能係拉你走,話唔好咁多事啦,但佢唔係,大家同一個價值觀。」

「佢(該女士)係一個需要幫忙嘅人,我哋都會義無反顧咁幫。」John 和 Elam 不害怕發聲,「你可以直行直過,扮咩事都冇發生過,但我哋兩個唔得,唔公平嘅嘢我哋會出聲。」

兩人共同面對難關,當中壓力只有自己明暸,故也只能互相安慰。Elam 望向 John,說他經歷今次案件,成長不少。以往性格衝動的他,現在面對持不同意見的家人,也能表現耐心冷靜,「相對處事成熟咗好多,係我比較安慰一樣嘢」。

Elam 和 John

Elam 和 John

*   *   *

2020 年最快樂一天

案件告一段落,兩人欲開始人生新階段,又遇上新一波疫情。

John 和 Elam 原本打算旅行結婚,初時因案件而被沒收旅遊證件,不准離港。如今回復「自由身」,旅行又遙遙無期。他們欲在港租個小教堂舉行婚禮,可惜婚禮人數由 50 人收緊至 20 人。Elam 擔心政府再收緊人數,同時要顧及親戚感受,「請一個又唔請一個,(無獲邀請的人會諗)『即係唔尊重我啦』— 咁大家都唔好請啦。」

2 人限聚令下,宴請親友吃飯也困難重重,John 無奈道:「6 人(限聚令)都叫食到餐飯,2 人、4 人真係做唔到,隔塊板可以咁做,但好冇意義。」

一個又一個的難題,仍然無阻兩人結婚念頭。John 說:「點解唔諗下當出現變數,點樣係最差環境下,將件事做到最好?」

兩人工作忙碌,籌備結婚時間倉猝,與親友吃飯和辦派對,只能待疫情緩和再作打算。John 和 Elam 最後決定簡單簽紙,還特地不去婚姻登記處,而是找來處理自己案件的事務律師證婚。「從一而終。」John 笑說。

這個年頭,新婚夫婦少不免要面對生育和移民的問題。Elam 喜歡小朋友,兩人亦曾討論過相關話題,但要考慮很多因素,如想子女在甚麼環境生活。至於移民,他們會準備其他國籍護照,但坦言未有實際決定,兩人異口同聲說:「今年發生太多嘢,休息吓先」。

在整個訪問,他們說得最多次的字句是「唔開心」,也代表他們對 2020 年的感受。John 被捕原因,或與香港現況如出一轍,「宜家係發聲都唔俾發聲,呢個唔係我熟悉嘅香港。」

他說政府不理會市民訴求,包括處理疫情,「好多地方因為全面封關,先令到該國家、地區感染人數得到控制,點解香港做唔到?真係好差咩?」Elam 作為前線醫護,感觸更深,「最痛心係全香港醫院都冇探訪時間,替病人唔開心,自己好唔舒服,都想屋企人照顧同探訪,無奈呢一年因疫情冇咗」。

2020 年,大部分的日子或是不快樂。唯獨結婚這天,兩人難得笑逐顏開。

終於走到這一步,Elam 說讀誓詞時很想哭,「原來唔係簽紙咁簡單,我嘅一生交俾佢,佢一生交俾我…」

「互相扶持行到最後。」

Elam 和 John

Elam 和 John

文/淇
攝/P 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