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20 年,黨天下元年

2020/4/21 — 16:08

近日關於「兩辦」(港澳辦及中聯辦)引起的政治爭論,需要從中共在港工作的歷史來作一疏理。其實,不論是新華社香港分社,或是中聯辦,都只是「公開」的招牌,背後真正的身分是中共香港工委(香港工作委員會)。

中共香港工委

中共奉行黨領導,黨組織在各地及不同部門都設黨委或黨組。中共 1921 年成立後,便已在香港從事工作。筆者在《廣東省志:中共組織志》中,查到與香港工委有關的資料如下:

廣告

1924 年,中共廣東區委改為中共廣州地方執行委員會(中共廣州地委),亦就近指揮香港黨組織。

1934 年 3 月,中共兩廣臨工委改組為香港工作委員會,後遭破壞。

廣告

1936 年 9 月,在香港成立中共南方臨時工作委員會,下轄香港工委、香港海員工委。11 月,中共香港工作委員會成立。

1947 年 5 月,中共中央香港分局成立,負責領導廣東、廣西和福建、江西、湖南、雲南、貴州部分地區的中共組織,下設三套平行組織機構:一是香港工委,是半公開機構,領導宣傳、文化、統戰、財經、華僑工作;二是香港城市工作委員會(城工委),領導華南城市的秘密鬥爭;三是各地區黨委。

1949 年 4 月,中共中央香港分局改稱中共中央華南分局。

從上述中共在香港的組織史可見,1947 年是關鍵的一年。1947 年後,中共在香港的工作正式從「地下」轉為「半公開」。1947 年 5 月成立的香港分局下屬的香港工委是「半公開機構」。這個半公開機構就是 1947 年 5 月成立的「新華社香港分社」。新華社是是新聞業務機構,但實際上卻是中共駐港的機關。歷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的另一個身分,就是中共港澳工委書記。

2000 年,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中聯辦)取代新華社香港分社的職能。名稱雖有改變,但實際上背後仍是中共香港工委。中聯辦主任也是香港工委書記。

黨天下

這種情況,跟中國各地一樣,即在各級人民政府的行政首長(省長、市長、縣長、村長)之外,並行的是黨委書記制(即省委書記、市委書記、縣委書記及村書記)。由於中共實行黨國制,以黨治國。因此,一切權力的中心,不論是中央或地方層面,均由黨領導。同時,在政府不同部門內,也設有「黨組」。儲安平在 1957 年便指出中共「黨天下」的情況,可謂一語中的。結果,他因此被打成全國右派,被迫害後失縱,至今仍不獲中共平反。

中共「黨天下」之徹底,也體現於 1949 年後,仍在民主黨派及宗教團體維持地下黨的工作。而香港及澳門,也藉新華社分社的名義,掩飾地下黨的運作。1997 年後,儘管香港已「回歸祖國」,但中共仍以昔日在國共鬥爭及內戰時期於「白區」(即國民黨統治區)的工作模式運作。

中共地下黨工作的方針是「隱蔽精幹、長期埋伏、積累力量、以待時機」。從殖民地時代到特區時代,從新華社香港分社到中聯辦的工作,都在上述的方向下進行 — 隱蔽精幹、長期埋伏、積累力量。在地下黨鬥爭史中,「時機」就是地下黨出於當前政治需要而作各種鬥爭。可以說,六七暴動是一次受文革鬥爭思維影響的「時機」,結果不僅沒有實現革命目標,反而全面暴露了中共在香港的「隱蔽」、「埋伏」及「積累」工作。

「時機」又來了……

打從 2003 年起,中共朝「全面治管」的方向來調整治港政策,不僅針對香港不同界別展開統戰工作,同時加強了對特區政府的領導。梁振英治港五年,可說是重要的轉折時代。程翔在 2012 年指出,香港出現「四化危機」:(1)「兩制」漸趨「一國化」、(2) 西環治港「常態化」、(3) 意識形態日益「大陸化」、(4) 治港隊伍「左派化」,可說是這個轉折的最佳說明。

林鄭月娥繼任特首後,上述「四化」的情況變本加厲。近日關於港澳辦及中聯辦是否中央駐港機構的爭論,其實重點並不僅在於有否「干預」特區,而是中聯辦的真身 —「香港工委」要正式貫徹及體現黨對香港特區的領導地位。從中央對港政策角度言之,這無疑是六七暴動後另一次「時機」。如果說六七「時機」是要衝擊甚至推翻香港殖民地政府,那麼,2020 年的「時機」,就是要加強「黨」對特區事務的全面領導。為實現這目標,甚至不惜付上摧毀「高度自治」的代價,促使特區政府「內地化」,全面跟中國黨國體制融合。今天,林鄭空有「特首」之名,徒具「市長」之實。黨成為治港者的「領導」。「聽黨話,跟黨走」,2020 年,中共中央啟動「黨國化」的程序,香港開始正式嵌入黨國體制之內。

《史記.孝武本紀》載:「(元封七年)夏,漢改歷,以正月為歲首,而色上黃,官名更印章以五字。因為太初元年。」。日後的香港歷史,對 2020 年會作如此表述:「(月娥四年)春,港改歷,以黨為首,而色上紅,官名更印章以共字。因為黨天下元年」。

 

作者 Matter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