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6/3 - 11:15

【2020.6.4】今天我們為自己而戰

終於來到這一天。

來到支聯會被禁在維園點起燭光的一天;來到六月四號晚維園沒有大台的一天,來到聽不到那哭腔主持的一天。

三十一年來,燭光不滅,因為強權要抹掉血迹,我們不能忘記;因為公義不彰,我們不能輕輕放過;因為戰狼在笑,我們不能讓它笑到最後。

廣告

三十一年來,燭光不滅,也是為了自己。

因為,每個人都知道,三十一年前在北京發生的事情,終有一天,會發生於香港。

三十一年前,有「鄧李楊集團」,今日香港,有「鄧李林鄭」四人幫上京請命,保安局長是國安局長,律政司司長是律政武器總司令,有了香港警隊,再不需要解放軍的坦克。

當年六四,以穩定之名,開坦克殺人。三十一年後,獨裁者進化,衣冠楚楚,以警暴作恫嚇、以法律作武器,以監獄噤聲,要全體紀律部隊表忠,準備大幹一場。

三十一年前,北京人託付香港人:把我們的消息傳出去!把我們的消息傳出去!

我們,總算,不辱使命。

三十一年前,在北京的學生與工人,為我們擦亮眼睛,目睹獨裁本質;三十一年後,北京人已經忘記,我們沒有忘記;小粉紅恥笑香港,不要緊,我們仍然感謝,你們上一輩給我們的勇氣。

今天,我們為自己而戰。

前幾天,路過維園足球場,菲傭印傭們三五成群坐在球場上假期小聚,她們雖然相隔一點距離,但肯定有「共同目的」。當然,沒有警察執行限聚令,特區政府最熱愛的運動是搬龍門。

當歐洲足球已經重新起動,當繁忙時間地鐵已回復舊時的擠擁,荒謬的特區政府仍然把維園足球場的龍門搬走,仍然不准訂場,不准集會,就算分隔安全距離,也要阻止燭光亮起。

2020 年 6 月 4 日,這是三十一年來,最重要的燭光。 

 

相關文章:
2020.六四那一夜
那天,我只是一個實習小記者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