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3
    2021.6.19 蘋果日報(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2021 年 6 月 19 日,天晴,風平浪靜

    【文:呆呆】

    爲了畢業典禮彩排, 星期六的早上回到學校。進入學校前,特意繞了一圈去附近的便利店買了一份《蘋果日報》, 有點像小孩使性子的固執, 我沒把它放在袋子內, 拿著《蘋果》,進入學校去。

    守校門的護衛員的是相識多年的校工, 她只拉著我問好,沒有理我手上的報紙。拿著報紙入到教員室,告訴相熟的同事我剛才的舉動,並且跟他們開玩笑,如果他們太摳,不買報紙,傳閱我的報紙, 我算不算犯罪, 會不會有人舉報我。 同事笑說, 只要我拿著進來時是向右邊拐, 進到中學部, 應該都是安全的, 因為那單舉報個案的是小學嘛。 還調侃我幸虧我沒拿著報紙向左拐,轉到小學部去,要不, 他們可能會和我割席了。 然後, 他們笑說自己也有《蘋果》在背包內。 我說, 那真糟糕, 人家一舉報, 一網打盡。報紙上的標題會是: 某某一條龍學校中學部, 窩藏反動教師, 其心不正,荼毒莘莘學子…..

    回到課室,見到久違的臉孔, 我逐一問問大家的近況, 有沒有做暑期工, 是不是忙著玩樂。 有一位比較成熟的男孩子, 運動以來,一直很投入,故此特意放到最後才走到他的位置,坐下來聊聊。大男孩問我: 老師,你會移民嗎?我說: 我一個人,沒有逼切性啊!我問他呢?他說, 沒有能力, 也不知道可以到哪裡去。又告訴我,他近來很認真地閱讀、思考, 沒有打機。 又 問我如果大家都走了,那香港真麼辦?我說: 對於一個國家、一個城市來說, 十年、二十年, 都不過是眨眼間的事, 可是, 對於一個人來說, 那是非常寶貴的時間, 可能是一輩子了!而且, 並不是每個人也得留下來,甚至坐牢去,犧牲了,才是貢獻。 有的人, 遠走高飛,發揮得更好。他問我,那麼坐牢的人呢?不是白白犧牲了? 我想了想說: 天琦、之鋒、陳健民教授等, 他們可能就是用自己的軀體來做一個標誌, 用來喚醒大眾。 像耶穌被釘十字架, 它的意義就是喚醒沉睡的人啊,道成肉身!可是, 該醒的人都應該醒了吧,裝睡的人,你叫得醒嗎?男孩似懂非懂,點點頭。

    過了一會, 我另一班兩位科長過來找我, 說要和我聊聊。 男孩子 A, 是中一就在我班上的, 高中三年, 也見證者他長大。男孩子 B, 也跟了我三年。 他們也是幽幽問我: 老師, 你會移民嗎?我問他們有什麽打算。 男孩 A 告訴我, 家裡也打算移民, 但是他希望留在香港完成學業再想。 男孩 B 說, 自己英語欠佳, 又沒有特別才能, 加上父親早逝, 家裡只有姊姊和文化水平不高的媽媽, 即使自己有能力走, 那媽媽怎麼辦? …. 大家越說越無奈,幸好此時同事吩咐我們到禮堂去。他們問我那我們找一天吃飯繼續聊聊,好嗎?我說當然好, 約定了下個星期,繼續我們未完的話題…..

    回到家裡,跟遠方的朋友視頻,告訴他今天早上的種種。 朋友瞪著我, 說: 不知道告訴你多少次, 不要那麼高調。 你買了報紙,非得拿著不行? 沒袋子嗎?非得跟你的學生討論那些話題嗎? 你就不能跟他們說天氣很好, 快去游泳、爬山,不要辜負美好的夏天嗎?

    我沒有生氣, 朋友的關切,我懂。我只是不懂, 爲什麽作為一個公民, 我沒有買報紙的自由。 作為一名教師,我要為帶一份報紙進入學校擔心。作為一名教師, 和學生談論將來, 會變成一個敏感的事情。

    2021年6月19 日, 天晴,香港非常平靜的一天, 什麽事也沒發生。只是,現在我不懂的事情, 越來越多。

    作者簡介:中學教師,普通人一個。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