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2021 DSE】身負 7 罪的重考生 賢學思政王逸戰:終將入獄的人 考得再好也徒勞

    中學文憑試今日(21 日)放榜,目前身負 7 罪的應屆重考生王逸戰,在記者到達前,已在家偷偷看了他唯一赴考的英文科成績。他聳聳肩,咧嘴而笑,告訴記者,「同上年一樣(成績)」。

    20 歲的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去年以中六考生身份首次應考文憑試,取得最佳五科 21 分。分數足以升讀大學,但其英文成績只有「1」,不符合學士及副學士最低要求,最終他決定重讀一年,自修四個科目。

    他透露,自己的目標是入讀中大政治及行政系。《立場》去年尾訪問他時,王逸戰亦說過,希望「上莊」加入學生會,參與學運圈。

    大半年過去,學運圈已被壓得細碎,而王逸戰本身,也沒能考到足以讓他入學的成績。

    香港社會越來越高壓,不少民主派人士已身陷囹圄。王逸戰在去年 5 月,人大即將頒布《國安法》的一片肅穆中,宣佈成立自命為「抗爭者組織」的賢學思政。「賢學仔」在高峰期曾一周連續 6 天擺街站,包括派發文宣、眾籌物資捐贈在囚抗爭者等。

    今日香港,擺街站儼然已成「高危活動」,王逸戰至今先後 5 次被捕,其中兩次在同一周內發生。他說,自己已「孭住」7 項罪名,包括阻差辦公、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分發煽動刊物等,從默默無名的中學生,一躍成為警員眼中「熟口熟面」的「頭號目標」。王逸戰說,自己多個月來也被《文匯報》及《大公報》追擊和跟蹤,也曾被人在家樓下貼上印有他個人資料的街招。

    他坦承,兩年來不多不少也因社會事件而無心向學。今年報考了四個科目,王逸戰最後只赴考了英文科,成績也沒有提升;放榜後,他沒有四處「撲學校」,晚上卻到了元朗,現身於「7.21 白衣人事件」兩周年的街站「嗌咪」。

    「雖然我溫習會坐在書枱前,但我靈魂已經在街上」。

    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在家中查看放榜成績。

    「這一刻,不會有新一代從政者出現」

    記者問他,家中有沒有準備文憑試的練習本?王逸戰東找西尋,拿出僅有的一本英文練習,書頁非常新淨,他笑言自己幾乎沒有做過。

    回想過去一年,5 次被拘留在警署數十小時,一個月報到至少 3 次,王逸戰認為,雖然被捕令他少了時間溫習,但卻不是成績不理想的主因,最大的影響是心態改變。「我會有…一種很扭曲的心態,即使我讀完書,即使 DSE 考得再好,但最後也可能會因定罪而遭剝奪學位,我覺得(溫習)好像有點徒勞無功」。

    對王逸戰來說,自己是一個終將入獄的人,為自己作任何升學打算都是「徒勞」和「晒錢」;加上香港自由和言論空間越見狹窄,即使如願升學,入讀「政政」,他也看不到在本地從政有任何未來。

    「香港這一刻,不會再有新一代的從政者出現,因為當我們已經不認同體制時,我們所做的事就不是從政,而是抗爭」。

    大學的自由已不如在外擺街站

    不過即使抗爭,似乎也沒法再在大學內發生。王逸戰原本憧憬的大學學生會,在這半年逐一被解散、取締、割蓆、問罪,他提及中大朔夜總辭、港大評議會風波、理大學生會紀律聆訊,直言一件又一件事令他卻步,曾經以為更自由的大學,原來也不如在外面擺街站般自在,「學校和政權已經撕破了他們的面具,扼殺所有學校當中、體制內反抗的可能性」。

    虛假幻想破滅,失去努力考試的動力,王逸戰於是放棄了準備文憑試,放榜時也沒大感受,甚至當知道大部份副學士也因其英文成績不取錄他時,反而鬆了一口氣。「好矛盾,自己想讀書,又不想讀自己不想讀的書。」

    時隔一年,王逸戰才回校拎去年的成績表。

    為了回港 不能離港

    今年 6 月,記者第二度訪問王逸戰,他當時透露自己想到台灣升學,希望一嘗在自由之地研讀政治的感覺。說到此處時,他兩眼發亮,記者問及他何時報名時,王逸戰卻突然開始支吾,「唉、唔知啊、再睇吓點先」。到今天放榜,記者再提起他的台灣升學夢進度,王逸戰再次兩眼發亮地,想像在台灣讀大學的生活,但嘆氣承認,自己其實不想徒勞報名。

    「我估自己九成不能離境,之前蘋果(主筆盧峯)也是無罪,卻不可從機場離港,未來也覺得自己頗大機會坐監啦……有身於絕境的感覺。」他補充,現在一個月報到三日的情況之下,不可能出海外逗留長時間再順利回港。

    雖然他重申,即使到海外升學,也只會是「暫時的離開」,因此為了「可以回港」,身負 7 罪的他便不能離港,「自由的台灣」必然只能是掛在嘴邊的盼望。

    2021.7.5 王逸戰警署報到後見記者

    王逸戰父母一直希望他升學,因為他多年來,都被認為是「讀得書的人」。去年他即使因社運不理學業,「hea 考」也得到 21 分。如果有平行時空的話,他說不定已是一個生活多姿多彩的大學風頭躉。「我不會說自己後悔(投身社運),但也不會是很開心,因為我始終覺得這是很值得的事」,他形容自己不喜歡待在象牙塔內,「我選的路不是每一個香港人都能選,這一年我所接觸到的、經歷到的、學習到的事,已經超出我預期。」

    放榜日,當大眾在關心狀元會入讀港大或是中大的同時,王逸戰總是咧嘴笑說,自己甚麼計劃都沒有,最擔心是何時入獄。「我去占卜,好直接問佢,我幾時會坐監。之後他說,其實不一定會坐監,視乎我這一刻如何選擇,如果現在停的話,就不會有事」。

    他笑說,「但我不信占卜」。 

    王逸戰早前在身上紋了「赤子之心」的「赤子」,以及「身土不二」的「不二」,說希望自己一直保有初心,留在香港。在大家現在都說看不到未來的今天,憑甚麼樂觀地留下?

    「看到未來的」,王逸戰笑說,「我見到香港真正未來的情景㗎,不過可能數以百年計啫」。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