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47 立足於世 — 宏觀香港與香港人(上)專訪李少南教授

2020/4/9 — 12:52

中大社會科學院前院長、恒生大學策略傳播文學碩士課程主任李少南教授(2047 香港說明書提供圖片)

中大社會科學院前院長、恒生大學策略傳播文學碩士課程主任李少南教授(2047 香港說明書提供圖片)

引言

《2047》的開首請來兩位世代的學者從自身的專業領域出發,剖析出各自眼中的香港現況與未來想像。什麼是香港人,身份認同該以什麼為基礎劃分。愛國是否等於愛黨。當中港矛盾衝突走到盡頭,兩者本是並存的身份認同是否就會必然的被切割?在北京的統治下,香港人又能否擁有自決的選擇?過去如同中西矛盾緩衝區的香港,未來又該何去何從。此刻社會衝突不斷,一國兩制處於懸崖邊上,香港前路茫茫,僅願在往後的對談之中,我們都能讀得些許線索。

專訪李少南教授 — 以文化作根基的身份認同

「從小到大讀歷史,得知香港是從 1842 年鴉片戰爭之後,從中國割讓出去,其後屬於英國殖民地,直至 97 回歸。所以在我的心目中來說,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曾任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院長、現為恒生大學策略傳播文學碩士課程主任的李少南教授徐徐說道。「我自己的身份認同是香港人,亦是中國人。如果是香港 97 回歸前,一直是中國人的身份認同多一些的,但那是一個文化上的認同,而不是政治上的認同。」

廣告

「我想香港人會分得清楚,一個政權與一個國家是不同的。國民黨之後可以是共產黨,共產黨之後,可能是一個民主黨。外國亦是如此。但是你政權變了,不等於國家就沒有了。尤其是你的文化更為悠長久遠。」李少南停頓了一下,續道:「我自己是,在習近平上台後是完全的失望。但這並不代表我否定自己是中國人。政黨那個東西,我要唾棄它,不等於我要唾棄我的民族身份。」

一國兩制懸崖邊上

廣告

「從歷史看,鄧小平訂的一國兩制是好的。但現在是河水犯井水,自然就會有衝突。」李少南認真的分析道。「這個衝突的關鍵就在接下來這兩三年,一定要解決。若解決不了,那一國兩制基本上就玩完。一國兩制玩完,香港原來傳統的地位也必保不住。」

一國兩制要維持的關鍵點在於「一國」。因為「一國」是強勢,「兩制」中的香港是弱勢的。所以要解決現在的矛盾危機,是要一國必須自我約束。如果一國不約束自己,繼續說是要全面管治什麼的,但兩地的文化根本就存在著很大的差異,那怎麼可能沒有衝突,李少南哂道。

「衝突到這一個地步,大家也看到了,現在是危險的,警察近日已發現一些武器、子彈、炸藥之類,你想想看,十年前香港會否有這樣的情況出現?即使在雨傘運動的時候,也不會嘛。」

他形容現時的情況已彷彿到了懸崖邊沿,只要再踏出一步,便難以回頭。

「現在看那些社會調查,香港警察和特區政府的信任度低到不得了。你(政府)這個『雙低』不解決,要如何管治下去。那你就只能高壓,但高壓是會反彈的啊。反彈,即使未必是攬炒,但是社會亦會動盪一段頗為長久的時間。」李少南皺眉道:「那些被你打壓、射瞎了眼、打斷了骨的,他不會就此作罷啊。若再多死幾個人,他們的家人,他們的群體,他們怎麼可能說一句,我們算了?」

李少南搖頭說: 「那些仇恨、暴力,只會螺旋式的升級」。

怎樣看現在年輕一代的追求?

「我覺得是件好事啊。」李少南爽直的答道。「因為很多時社會進步都是透過年輕人的。當然年輕人很多時會比較衝動,社會閱歷不足,知識層面較為薄弱。」這是年輕的缺點,他說,但同時沒有年輕人衝的話,社會又不會進步。所以若年長的能和年青的結合起來推動社會進步,這是最理想的。

他坦然道,因為中國式的這種家長式文化,很多時年長的看不起小孩;年輕的很多時被年長的訓語,這也是需要改變的。

立足於世

香港現在說要獨立,我覺得還不是時候,他搖了搖頭,緩緩的道:「但是如果河水不斷湧過來想溝淡井水,到後來令大部份香港人都覺得不能再與你和平共處,互惠互利,那麼蘊釀獨立的土壤就出現了。」

但那代價還是會很大,很大。教授苦笑道,那麼,香港的年輕人,是否值得去做這件事?現階段是否必要去做這件事。

「我是覺得還不必要。」李少南思索道:「我覺得最重要的當然是了解中共的心態,他不想下台,他不想你影響他,那你就別影響他就好。但你要跟他說,我不影響你,你也別影響我。你要什麼,基本上就跟從最初說好的,你就管國防外交這兩樣。你說不行要管多一點,行,我們坐下來談,談到大家都能接受。因為以前的基本法是沒有香港人參與談的,那如果大家談到雙方都能接受的的方案,就能雙贏。」

「但是如果大陸說沒得談,家長式管治,甚至全面管治,那香港人做甚麼都沒用。如果他還是老子說了算,要搬大陸一套來香港,但又要用香港做白手套,那就談不攏,就只好『攬炒』,香港就到終局了。」他表示現時雖然因為疫情社會運動似乎稍為暫停,但疫情過去以後,又或即使不過去,中港的衝突也不會就此消失。一切仍是需要被解決的問題。

始終,解鈴還需繫鈴人。

「你最初是河水過來侵犯井水,那如果你河水不撤,井水就始終被逼混和,混和也就引起衝突。是否把井水都變成河水就證明河水偉大正確呢?」李少南苦笑。「問題是,中共那個徹底管治香港的政策是否有改變?不知道,現在看習近平在位的話,改變可能性是少的。加上現在他要處理那麼多事,也沒空管你香港。」

他無奈的說道:「香港的前景,是不樂觀的。」

 

特別鳴謝:李少南教授
採訪、撰文:李紫楓
編輯、排版:《2047》團隊

(完整的專訪內容將在網頁刊出。)

結語.待續

《2047 香港未來說明書》計劃的開首以香港與香港人為主軸,討論了關於一國兩制與身份認同的宏觀畫面。李少南教授剖析了他、至乎他那一代對於身份認同的觀感 — 以文化而非政治認同作根基,讓中國人與香港人的身份共存。儘管中港文化上的差異一直存在,然而往後兩者的身份認同是否仍能並存,便取決於兩者之間的互動。無論是一國兩制,還是人們的身份認同的,接下來兩年將是未來走向的關鍵。

我們必須尋找「香港人」的自身定位,奮力立足於亂世之中、國際舞台之上。那是香港與香港人唯一的希望。縱然,正如教授所言,若河水執意湧來混進井水,致衝突不斷卻又無意解決甚或退讓,那麼,結局,只有一種。

 但願 2047 的香港,還是我們認識的香港。

下一集,我們將談談年輕一代學者的看法。

2047 國際香港研究中心 — 關於我們

《2047》計劃旨在深入探討香港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 從政治社會架構、歷史文化、核心價值至時事要聞、國際關係,我們無一不談。因為只有在掌握事實、相互理解的前提下,始有真正解決根本問題的可能。無論是怎樣的立場見解,都需要,亦值得被聆聽。我們的團隊希望藉由 2047,促成不同世代與界別的對談,共同剖析與建構香港未來之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