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47 立足於世 — 宏觀香港與香港人(下)專訪蔡俊威先生

2020/4/16 — 10:57

教大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講師蔡俊威(2047 香港說明書提供圖片)

教大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講師蔡俊威(2047 香港說明書提供圖片)

資深學者如是說(編按:見上篇李少南教授訪問),那麼年輕一代的學者,又怎樣看「中國香港」及其身份認同?

80 後眼中的中國香港

「97 時還是初小的我,對主權移交的問題並沒有甚麼糾結和思考,潛意識甚至沒抗拒。」主力研究歷史、地緣政治學的蔡俊威描述了香港社會如何漸趨成熟,由 97 前後開始慢慢接納了中國人與香港人這種兩種身份。

廣告

「當時說香港人和中國人的身份是沒有衝突的。在感受自己是龍的傳人的同時,我們亦謹守著與之不同的「香港人價值」。可是到 08 年後開始質疑,這兩種身份是否並存呢?中國崛起以後,強調香港要緊跟中國尾後,其實是在貶抑香港人身份認同。而中港矛盾的種種問題亦曝露了所謂的恩主關係。漸漸的,我們會發覺原來有些東西是會衝突的,是不能好好的混在一起的。」

其實這些年來一直存在著關於「我們」身份未被安定的隱憂,蔡俊威道,只是因為從前人們還沒有深入、很建構性的思考,香港人這個身份到底意味著什麼。

廣告

被動 VS 主動建構身份認同

「08 年以前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是『被建構』的。」蔡俊威作出了這樣的分析:中港融合加速的確造成交流越多矛盾越深,但與其說那是香港人身份與中國人身份呈現出即時的對立,倒不如說是太多社會性的事情,因為生活方式、文化不同,而引起的反感。

但現在是更加多的是,香港人主動的去想像和構建關於香港的一切。

「從一四年佔中到現在,你會看到一步一步的改變,香港人越來越主動建構自己的身份認同。例如說『反中』這件事其實不只反中,而是在找尋香港有著的世界性 — 原來香港應該是一個怎樣的香港。我們會看到,人們學會問『我』是誰、『我們』應該是一個怎樣的群體。而一種不完全很中國甚或異於中國的香港人身份認同正漸漸形成。」

蔡俊威解釋從前說香港民族論,又或是作為一種公民身份認同,其實還沒有被好好建構。「過去人們大多會不假思索地接收一系列核心價值為香港精神。比方說,以前會覺得法治就是九七時保障香港人生活方式的一個堡壘,但現在我們反思法治,會多了很多如政治的面向去批判法治當中的事情,思考法治與政治的關係等。所以,就算法治依然是我們的核心價值,也是被批判過經歷反思的。」

那麼,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是擁有什麼樣的核心價值?

「反送中使人們意識到中港身份建構上的結構差異。」他說,突破了單向接收,並擁有強烈的包容性。例如南亞幫襲擊岑子杰後,原來或會演變成「裝修」那些南亞裔人。但是香港人沒有,卻利用了此事主動去建構香港身份認同,啊,原來我們不是用種族和血統去區分我們的身份,而是,相信香港價值,共同守護這個地方的人,就是香港人。

「人們高呼 Hong Kongers are not defined by race。這與中國民族主義的排他、敵我、以血緣區分身份的機制迥然不同。我們擁護價值多於政權。事實上,身份認同一直在變化中。你進入這個文化裡,理解是可以很豐富的,例如剛才提到的核心價值、世界性,那些建構的過程是很複雜的,不應由我一刀切的去定義,卻是該由大家共同經歷,描繪出來的。」

2047 的香港 — 必須找尋的答案

「我們不應迴避香港 2047 前途問題。政權會敷衍說還不是時候,甚或哄騙不成問題 — 我們就更要提高警覺。北京有很多工程正在進行中,亦畫了很多紅線。這都有助其部署日後重整中港關係。」香港人需要更是思考 2047 信心危機,至乎政治、法律、道德和責任上問題,蔡俊威如是說,我們需要更多人參與討論和分析,爭取突破更多的紅線。

「父母那一代原來都沒有選擇,我們是接受了,但是未來一代呢。」他嘆道,這些均是這一代香港人需要思考的,2047 到底是一個怎樣界限,我們一直以來的生活方式、將來的種種又能否有選擇的自由。

「2030 會是一個很關鍵的時間點。」蔡俊威嚴肅的道:「想想看只剩十年的時間,其實要醞釀很多事情去討論,然後再和北京爭取談判,去爭取我們理想中的香港未來。」

 

特別鳴謝:蔡俊威先生
採訪、撰文、編輯:李紫楓、《2047》團隊

(完整的專訪內容將在網頁刊出。)

第一期結語

《2047 香港未來說明書》計劃的開首以香港與香港人為主軸,討論了關於一國兩制與身份認同的宏觀畫面。從年長一代從小自覺自己是中國人,亦為香港人,到上一代 80 後曾不抗拒被稱為中國香港人,至今天 90 後、00 後開始明確的區分所謂「香港人」,非是殖民英國香港人,亦非回歸後的中國香港人,卻只是、僅是香港人。

每個世代對於身份認同有著不同的見解,是中國人也好,香港人也罷,兩者是否能相融並存,都沒有對錯之分,卻是該嘗試理解,並尊重各自的選擇。因為尋找「香港人」的自身定位,如何立足於亂世之中、國際舞台之上,將是所有香港人接下來必須面對的課題。

願 2047 後有 stake 的每一個人,都能找尋到屬於他們的答案。因為未來的香港是他們的香港。

下一期,我們將談談疫情 — 從封關看香港「自治」,從抗疫措施看香港醫療制度的缺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