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31 年了,中共還沒想好怎樣向國民講述六四

2020/6/5 — 14:44

攝於 2020 年香港六四紀念晚會(作者攝)

攝於 2020 年香港六四紀念晚會(作者攝)

六月四日晚,當我即將到達維園的時候,一位大陸朋友傳來訊息,問我在幹嘛。

我說去逛街。

過去一年,我們之間經歷過多次關於「逛街」的對話,她明白我說的「逛街」隱含了什麼意思,只是她並不明白六月四日逛街的意義,而且香港六四紀念晚會的消息,半點風聲也沒有漏進去大陸。當我說去逛街後,她嘗試在大陸網站上尋找相關的資訊,一無所獲。她還是不太相信,大陸網絡都這麼發達了,而且還有不少港人(包括港漂、新移民)在大陸網站拍片做網紅,怎麼會一點消息都沒有。

廣告

我勸她放棄,幾十年來(我沒有具體說是三十一年,以免訊息被過濾),每一年同一個晚上在香港發生的事,大陸從來都沒想過讓民衆知道。

自 2019 年反送中運動以來,那位大陸朋友一直很關注香港的事態,何時何處有遊行示威,有時候比我還要清楚,甚至早兩三天就問我會不會去,說些叫我注意安全之類的話。她之所以能獲得這麼多的資訊,是因為大陸並沒有完全禁絕香港的消息,而且有意把篩選過的資訊呈現給大陸民衆,以引導他們自發攻擊香港,連一個貼文五毛的錢都省下了。

廣告

經歷多年來利用中港矛盾在大陸民衆中煽動仇港情緒,以及網絡審查的升級,中共並不害怕讓大陸民衆有限度地了解香港局勢,他們已經有相當的自信能引導大陸民衆怎樣接收香港的資訊,和思考香港問題。2019 年的中共遠比 2014 年要來得自信得多,我甚至懷疑他們早在雨傘運動清場之後,就已經預計到香港不久就會出現新一波大型社會運動,於是在這幾年已經逐步部署好媒體宣傳策略。《環球時報》去年如此高調頻繁地報道香港事態,甚至讓主編跑來香港拋頭露面,應該就是其中一例。

唯獨六四屠殺,依然是一個完全沒有鬆動的禁忌,六月四日依然是大陸最敏感的一天。紀念、支持運動的言論當然不行,但讚頌我黨果斷鎮壓的,也同樣不行。「蠟燭」、「三十一年」等任何可能影射六四事件的文字、圖片及其他表現方式,均無法在大陸公開呈現。在六四事件上,甚至連《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也只能在 Twitter 上表演叼盤,而不敢把盤叼回微博去。於是像我朋友那樣從不知六四的大陸人,也就無從知道香港人究竟在六四這一晚搞什麼。她以為,六四只不過是普普通通的一晚。

只能在 Twitter 表演叼盤的胡錫進

只能在 Twitter 表演叼盤的胡錫進

對於在自己的首都對自己的年輕人實行的那次大屠殺,中共大概是絞盡了腦汁想了三十一年,除了屏蔽、遺忘,還是沒有想好怎樣向大陸民衆講述這件事,能使得自己的鎮壓、屠殺合理化,並且得到大多數人的認同甚至歌頌,就像今天不少大陸民衆會支持解放軍出兵鎮壓香港示威那樣。會不會有一天,中共能把民衆的價值觀扭曲到,連六四屠殺都胡混過去?不知道。香港也有一群人嘗試過將這段歷史胡混過去(如「六四砂石論」),但至少香港人證明了人並不是那麼容易矇騙的。

然而,在中共仍未有自信提出一套能夠說服大陸民衆坦然接受的六四論調之時,在中共只能想到用國安法對付香港人之時,香港人卻在 2020 年,賦予六四紀念新的意義 — 它不僅是紀念三十一年前的死傷者,也是和此時此地的抗爭相關聯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竟然成了六四紀念晚會新的口號。這盤,胡錫進想好怎麼叼了沒有?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