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35+ 初選的目標可以是甚麼

2020/6/14 — 15:59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一名讀者】

在反送中運動後的第一次選舉,2019 年的區議會,泛民主派連同政治素人一舉拿下多個席位,該次選舉的成功不禁讓我們想像,如果這道氣勢延續下去的話,我們是否也可以在下一次影響力更大的選舉,也就是立法會選舉中,奪得跟區議會一樣的大勝利,正式得到跟政府拗手瓜的入場卷呢?原本看起來絕無可能的事情突然好像變得觸手可及,大家當然立即想像各種實行的方法。就在各式各樣的討論之中,最後慢慢的得到現在的結論,那就是五區泛民初選。

在這一年多的抗爭中,香港人除了飛機大炮外,很多能力範圍內的方法都嘗試過了(香港人的字典中沒有罷工兩字,只有返工),結果如何大家都知道的。所以有很多人開始將希望投射到35+中,覺得大家應該互相合作,選出最多的泛民議員,而初選正是其中一個方法去防止選票溢出的結果。不過有一些人卻認為初選只是大黨排擠少數派的手段,在初選中,政黨更容易組織自己的支持者,令素人或獨立人仕失去競爭的機會。

廣告

在討論初選是對是錯前,我們應該先想想選舉的目標。的確選舉的最終目標就是勝利,可是你是不是就只應該參與會勝利的選舉呢?當然不是,敗得漂亮有時也是選舉的目的,因為就是有上一次的失敗,才可以有下一次的勝利。梁天琦就是最好例子,新東補選的一場漂亮敗仗,不單只逼出港共打出 DQ 牌,也間接將梁游送入議會,最後逼政府再打出釋法牌。雖然梁游的行為最後做成了一段民主派的低潮,但我仍然認為新東補選是一場敗得成功的選舉。

35+ 初選是否可以給予參選人一個敗得漂亮的機會呢?現階段我覺得是不可以。第一,因為時間的關係,他並不能給與參選者足夠的機會去表現自己,第二,他並不是一個真正的選舉,選民的熱量也不足,很難從選舉結果中去得到任何結論。那麼有人可能會問,轉用棄選機制不就好了?我個人認為這個方法更混亂,第一棄選的制度很難討論,第二如果最後民調結果不相伯仲,除了很難去選擇棄誰以外,大家不斷打告急牌也有機會影響本身已經在安全區的參選者。在現在暴政步步進逼的情況下,我們應該寸土必爭,所以我仍然認為協調出 n/n+1 是最好的方法。

廣告

但要如何協調出這份名單呢,我認為初選是一個方法,我們既然追求民主,就應該讓選票來說話,但我覺得初選應該包括但不限於以下的條件

初選一定要五區都進行,即使沒有約束力,結果也可以作為策略性選民的參考資料。

選民除了選候選人,也應該可以選擇一個 35+ 的方向,正好現在有聯署書出現,我們可以嘗試將其分成

1. 民主黨(或不簽抗爭協議書的人)

2. 公民黨 (因為它實在太大所以把它分開來考慮)

3. 抗爭協議書但支持有限度或有條件的議會抗爭

4. 抗爭協議書並且會全力進行議會抗爭

我們可以要選民排序,也可以直接只選一個,而這個選項的結果應該是以全香港來排行,而不是五區各自得出結果

初選後要決定參選名單時,應該根據 2 的結果作出適當的調整,並且讓參與的候選人提出意見,以免出現 winner take the all 的情況,讓初選成為大政黨壟斷的工具

 35+初選目標是希望得到最多議席,所以出選名單的目標應該是可以令到最多選民出來投票,所以我們要想辦法分類一些在初選中選輸了的人的票數,讓他們即使在分區中選輸了,你的票還是可以在初選中有意義,為盟友甚或是自己爭得一席,這樣他們及他們支持者也會更積極參與初選。

提出了意見後,讓我們來想像一下加入這個元素後的初選跟沒有的比較起來,對我們爭取 35+ 的目標有甚麼好處及壞處。好處當然是他可以吸引更多的支持者,而不只是要他們含淚投票。另外,如果可以令初選的氣氛更熾熱,也可以增加初選的代表性。壞處方面,就是配票的難度增加。因為如果有素人出現在最後名單中,是很難單以民調去判斷他的支持度,結果可能做成選票溢出,另外,為了公平,很大機會參選名單會變為 n+1 甚或至 +2,對於得到最多議席的終極目標未必是最好的策略。

35+ 初選的目標應該是甚麼,跟我們對立法會選舉的目標有很大關係,如果我們的目標是要議席35+,那麼初選n張名單再盡力催動支持者投票可能是最佳方法,但這樣做很可能會再加深泛民間的分歧,而且真的所有直選名單都勝利了還好(先不提是否可以 35+),萬一有一兩張高票落敗,到時誰負得起責任?這是一場賭得大贏得大的牌局,而且只有不斷的勝利才可以繼續維持著團結(先假設當選者可以一條心),即使成功了也是如履薄冰般,不知何時會碎裂。

如果大家還記得一開始我說過,敗得漂亮也可以是一個選舉的目標。如果我們願意接受推出一個更多光譜,更多元化,接納更多聲音的名單,可能今次的立法會選舉我們不能 35+,但我們可以戰養戰,讓香港的選舉出現更多不同的聲音。更甚者,如果更多人願意參與初選投票,不單是一次好的公民教育,透過今次的經驗,更可以改善這一個初選制度,讓他成為 4 年後,甚或是 8 年後,我們繼續與暴政對抗的武器。或許這次我們不能 35+,但一種公民的聲音出現了,大家看到的是下一次互相合作的希望,因為我們到手了很多很珍貴的數據,可以成為以後合作的基礎。35+ 的目標不應是一顆稍縱即逝的流星,在夜空中劃過後就消失了,永不再現,而是無數條小小的溪流,終將匯聚成大海。

最後,無論初選結果如何,希望大家也要去投票,即使初選真的完全不如你所願,但現在的每一票都太重要了。因此為了我們在立法會的選票可以更好的表達自己的意願,大家一定要更努力參與初選,甚麼的大黨壟斷,用選票叫他收聲就可以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