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35+ 用來係打算入去又傾又砌 咪即係俾人知你二仔底

2020/5/14 — 12:12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35+ 議會過半,跟 35+ 議會攬炒絕對不一樣。一班意欲參選協調者,就在這裡遇到很大分歧。議會過半保守派表示會「積極考慮」行使否決財政預算案權力,真攬炒派則說,不能只是「積極考慮」,而是「要/會」使用這個權力。

保守派的思維,還未脫離「又傾又砌」。有消息指,在工程界功能組別,有新人黃偉信挑戰,是個 37 歲的土木工程師、香港青年專業聯會創辦人,據說在 23 條、政改這類看法,與非建制派相同。

然而 23 條和政改,在實際操作不是真議題。23 條是中國要推就能推到,甚至可以跳過立法會推行全國法律;至於支持民主政改與否,民建聯也是支持民主,人人都支持民主,但怎樣支持卻是完全不同。最大的可能問題,是黃偉信接受訪問時表示,認為「35+」是為了迫政府「埋枱講數」,而非「甚麼都反對,甚麼都否決」;又指自己也支持「明日大嶼」,只要修改實際發展細節,整體是支持。

廣告

打算入去又傾又砌 咪即係俾人知你二仔底

拿著一堆炸彈迫對方講數,普遍也是保守泛民想法。因為他們想像不到現存憲制秩序破壞之後,事情會如何演變,簡單而言,他們不相信「不確定性」,所以他們會幫手搵炸彈製作材料,但在他們的版本,炸彈不會引爆;這種高度理性和策略化的 realism 選擇,中國何嘗預料不到。

廣告

中國明白你只是嚇唬他,他知道你手裡拿的是二仔底,所以他很簡單就是否定你,不回應五大訴求。他知道你嚇唬他不成之後,也不會引爆爆炸,所以打開口牌迫政府「埋枱講數」的 35+,打從開始就已經不會做到迫政府「埋枱講數」的效果,他一開始就看穿了你的底牌。

就像病毒肆虐初期,醫護人員罷工迫政府埋枱講數,但醫護界打從開始就讓敵方知道自己不會攬炒,即是完全停工,令全香港緊急醫療服務一齊暫停。政府知道醫療界口硬心軟,即使自己甚麼都不答應,醫療界都不會忍心緊急病人失救而死,他是坐待他們自動自覺回去上班,自己解散罷工。那麼議會過半保守派的計劃,也是未出生,先死亡;在腹中已經夭折。

按黃偉信的說法,議員繼續保持議會理性,有問題才否決,「好政策」就支持。那,這就不是攬炒,也自然不會對政府產生威脅,那對方為何要考慮回應訴求?財政預算案裡面也有很多民生政策,有派錢派福利的。這些元素在預算案一定存在,那麼也會成為保守派不反對財政預算案的理由。多年來很多泛民都是說,預算案有甚麼撥款好重要,所以我怎樣不滿政府也要「向選民交代」。

兩個政治想像:止步或不止步於議會

這不是打從開始就說明他們不會攬炒,卻偷換概念把自己包裝成激進派,接收反送中出來的熱票數卻打從開始就不打算執行新想像新策略?

這裡有兩個政治想像:一個是靠政治代理代議士,在立法會裡面向政府爭取,這件事與街頭是分割的;第二個是立法會只是街頭抗爭延伸,去選立法會只是為了引北京打爆立法會,將能量輸出去街頭和國際,絕對沒有妄想單靠議會利益交換就可以爭取到甚麼。政治交易簡單又快趣,問題是非建制派有甚麼政治利益可以跟人交換?如果單靠議會共謀就可以平衡一國兩制,之後為甚麼總要靠議會外群眾救駕?你 deal 到早就實現雙普選啦,連雨傘革命都不會有。

如果到了今時今日,大家被群眾拯救 (推翻了送中條例) 完畢之後,還有人幻想事情可以回復舊觀,獨靠代理和菁英跟政府 deal 就行,這一年的血腥教訓有甚麼意義?時革之風,還未吹軟這些菁英的石頭心臟嗎?

社會舊菁英人生充滿規劃,所以到了政治,也這樣 1234567 的計劃著,然而在北京眼中,根本就等於見招拆招路線圖,因為有計劃,事情充滿確定性,龐大的中國沒有甚麼不能加以反制;真攬炒派根本沒想過入去議事,他們入去是「搏打」,令整個局面走向不確定。唯有不確定,政治能量才能溢出議會,產生蝴蝶效應,只要有了缺口,衝突就會被社會建構出來。

就像反送中和衝擊立法會,本身只是特區內部事務,打爛立法會也不會取消到立法會權力,能量卻輻射出去,令台灣選情急變、美國加速立法、加熱全世界反中議程,國際線也是打交建構出來的。前線武裝根本不是想搞國際線,但他們的行動讓其他人有了建構新事物的資本。這才是香港拿到分數和注意的方法。香港體制設計,本身是用來消滅政治能量,依然延續行政吸納政治的馴化裝置,唯有從中打開缺口。

溫和派都可以做的:給議員施壓

議會過半保守派的理性,在於其相信制度,認為制度仍有彈性回應民眾,然而不理會這一年來政府毫無彈性的事實,不斷進行已被證實無用的方法,是社會賢達的瘋狂狀態。真攬炒派看穿北京完全接管之下,特區政府已毫無政治彈性,體制內不會回應,必然寧左勿右,所以寄托議會被北京攻擊之後的不確定前景,不是相信自己,而是相信議會流血,外面將會有所建構,有所動作。

議會過半保守派不理性,在於他們仍然相信特區政府是理性,會對威脅討價還價,然而林鄭去年不是完全無講價空間,仍打算硬闖?因為特區是由中聯辦操作,而中聯辦乃至北京都不了解港情,搖控操作之下,屢屢作出貌似不符理性的決策。就像一個人靈魂和肉身不協調。特區政府現在是一個壞掉的古怪時鐘,周不時跳出一些彈弓,旨意用它來看時間,只是痴人說夢。

真攬炒派看到了這個問題,就算個 deal 對特區對北京也好,對方也不會領情。所以真攬炒派不期望拿議會當成實際拿到政治效果的場域,而是將議會視為戰場的一個點,立法會只是四川保路運動的現場,保路運動本身並無大作用,但它令全國建構出反清想像,才是重點。武裝衝突也能觸動建構風潮,只是現在似乎沒有去年的時機和能量,所以立法會也利用一下罷了。

議會過半保守派的終點在議席;真攬炒派的終點在外面、在社會,在星羅棋佈的海外。所以很多人總在問,現在有甚麼好做?可以做的東西很多:越多人要求想參選的人承諾攬炒,不確定性就越大,對於北京的戰略干擾越大。特別是溫和黃絲的道德勸說責任就更大。只能靠他們由下而上去增加真攬炒派數量,要由他們淘汰「又傾又砌」和「埋枱講數」。

進步或退步的選舉

如果議會過半也只是入去「又傾又砌」,那不用過半你都可以「又傾又砌」,在朝在野雙方的往還,反而是不斷建構制度合法性,將反對派分化。又玩「又傾又砌」,手段不變,數量增加都不會有效,因為你最後又是因為財政預算案有公共機構撥款,就從了。議會肉身好好的,但靈魂繼續死亡,香港政治動態繼續死亡;只有將耶穌釘了十字架,祂的作用才完成。

耶穌一死,可能是地動山搖,再沙盤推演不到。人最大的恐懼就是對未知的恐懼,然而對北京來說也是一樣,它討厭香港有不可控因素。那麼以此理言,能夠增加政治不確定的選舉,對我們來說會是好選舉,是有助民主運動的選舉;如果是減少政治不確定的選舉,就是維穩的選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