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47 人案】觸不到的煎熬 呂智恆養母庭外過夜 女友不忍劉頴匡孤獨受困:我沒有難過的時間

2021/3/3 — 11:00

庭上 47 人,被指組織或參加民主派初選,經歷「馬拉松式」漫長審訊,隔空陪伴的,是一群只能隔著電視螢幕或追著囚車,才能與他們拉近距離的親屬。

社工呂智恆的養母 Elsa 不想錯過每個能親近兒子的時刻,由周一(1 日)凌晨起在法院門外以充氣墊、枕頭過夜。經過第一日審訊、送畢囚車,回家小睡,周二又來聽審。

說起呂智恆,Elsa 眼神總帶笑意,但不停搓弄手指的動作,透露了她的忐忑。她記得上周日送呂智恆到警署前,自己與他一起唱聖詩,唱著唱著,卻發現眼淚早已缺堤,「條氣唔順,明明做緊正確嘅事」。

廣告

呂智恆養母 Elsa 不想錯過任何親近兒子的時間。

呂智恆養母 Elsa 不想錯過任何親近兒子的時間。

廣告

女友不忍劉頴匡孤單

劉頴匡的女朋友 Emilia 說,劉這一刻「絕對係受緊苦」,也知道他當下覺得很難捱。她說,劉頴匡等人正被單獨囚禁,「我想像到以佢性格,佢會覺得好孤單無助」,縱然外間有很多人支持他,但實質他被困在一個只有一人的地方,「畀人當個波扔來扔去」。

她又指,始終各人由報到、還押至今近 3 日,周一(1 日)全日提訊 10 多小時,昨日在庭上看每個人都更顯憔悴,也有人打瞌睡。

談到她自己,她形容自己心情「無乜特別」,因為根本無時間去應付情緒,「我覺得一個人如果有時間去悲傷呢,其實都係一種幸福。」她說,昨早凌晨 3、4 點才回到家中,早上 7 時又重返法院,反問:「邊度有時間畀你去唔開心呢?其實係連唔開心的權利都係無。」

劉頴匡赴警署報到前與女友接受《立場》採訪,準備符合懲教規格的膠眼鏡。

劉頴匡赴警署報到前與女友接受《立場》採訪,準備符合懲教規格的膠眼鏡。

長毛妻:要苦中作樂

長毛梁國雄早前與昔日社運戰友陳寶瑩結婚。陳寶瑩說,這幾天太忙亂,無暇特別擔心。提到長毛昨(2 日)凌晨休庭後、約 4 時許身體不適送院,她說「好好彩」當時自己已睡着,「唔駛考慮要唔要去醫院,本身個人好攰,去到醫院見唔到個人,唔去個心又放不低。」她笑言這樣想有點「阿Q」,但作為家屬,現在是要苦中作樂。

陳寶瑩說,長毛入院後曾與他通過一次電話,他的聲音聽起來還不錯,又指長毛穿不夠衣服,昨整日都希望送衫給他,但被警方拒絕。

二人新婚不久,長毛便面臨國安罪名審訊,陳說:「雖然結婚日子短,但我哋一齊共同嘅事業,其實都一段時間」。昔日以戰友身份聲援,如今只是轉換了身份,陳說,以太太或家屬身份送物資、傳達指示的確更方便。縱苦中作樂,但她對長毛獲保釋不感樂觀,陳坦言,有感當提堂案件告一段落,自己心情或不會再如此輕鬆。

長毛新婚妻子陳寶盈(左)、社民連成員陳皓桓(右)現身庭外。

長毛新婚妻子陳寶盈(左)、社民連成員陳皓桓(右)現身庭外。

岑敖暉妻盼提訊盡快完結

新婚的還有這一對,1 月 6 日初選大抓捕半個月後,岑敖暉與余思朗(Nicole)舉辦了一場婚禮。早前接受《立場》訪問談及結婚決定時,Nicole 曾說,「當覺得嗰樣嘢好重要時,你會更加堅定地,要去擁抱佢、要去完成佢、要去做好佢、要去珍惜佢,而唔係放棄佢囉。」

47 人「馬拉松式」提訊至今已第三天,Nicole 只能從延伸法庭的電視屏幕裡,努力捕捉犯人欄裏、那比手指頭還小的丈夫的模樣。她說,很希望提訊、保釋批准與否等問題,都能夠盡快完結。她又指,自己不僅擔心丈夫,也著緊其他 46 名被告的狀況。

岑敖暉新婚妻子余思朗盼提訊盡快完結。

岑敖暉新婚妻子余思朗盼提訊盡快完結。

伍健偉女友:早已認定他

另一被告伍健偉的女朋友 Lala 說,昨日從律師口中得知,男友早上 6 時多才到達荔枝角收押所,未有梳洗就要回到法院,心痛之餘,更為他感到辛苦。

Lala 透露,再過 3 個月,已與伍健偉一起渡過了 8 個寒暑,心中早已認定他,「不論結果如何,都會同佢行落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