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人 ‧ 特寫】馮達浚女友、好友助圓願 創手工啤品牌 首支作品名「放風」:等佢出嚟自己搞返

今天是中秋佳節,同時亦是民主派初選案 47 人還押至今第 205 日。「47 人」其中一人,半島連線召集人、加山傳播創辦人馮達浚,近日以還押之身「開辦」公司,在女友及好友的幫助下,成立手工啤公司「醉極有限公司」。公司名字的寓意,是希望港人「保持清醒」。「醉極」首枝荔枝蜂蜜味手工啤「放風」亦在昨日(20 日)正式發售,定價港幣 47 元。

與他合辦「醉極」的好友、前公民黨執委溫仲然,和戲稱自己為「馮達浚代理人」的馮女友 Therese,二人均非好酒之人。二人笑言,為了代馮圓心願,以及讓他「有啲細藝」才創立公司,也希望可藉酒精,成為港人互相「圍爐」時的伙伴。

馮達浚好友、前公民黨執委溫仲然和馮達浚女友 Therese,現時同為「醉極有限公司」的主要工作人員。

好友:原本我只負責行政工作

九龍灣一間工廠大廈內,一個小單位掛上了「閃令令」的「醉極有限公司」門牌,辦公室裡頭放了一箱箱,裝滿「放風」手工啤的紙箱,以及手工刀和宣傳紙牌。

「因為要減低成本,所以每一塊宣傳品都要自己界」,馮達浚女友 Therese 苦笑道。除了親自製作宣傳品,運送手工啤到零售點的車手,以及用以運送的貨車,其實也是溫仲然與他自己的私家車。

二人本來各有正職,早前退出公民黨的溫仲然,本身是一間會計公司的老闆。2019 年,以本土派自居的馮達浚參選九龍城區議會選舉,某一天街站完結後,與鄰區參選的溫仲然吃早餐,二人一拍即合,自此成為好友,「不少人問為甚麼本土派和公民黨可以做朋友,但其實 Frankie(馮達浚)是個好開放、好易做朋友的人,不會介意這些。」去年年尾,一向是酒徒的馮達浚,提議與溫合辦自家手工啤品牌,以酒精作為語言,向香港人傳達訊息。

「我當時沒有想過他會進去(收押所),原本計劃他會負責大部分酒品質的事務,我只負責行政工作」,溫仲然無奈地笑。不懂酒的他,當初答應只是出於一份支持,從沒有想過自己也要肩負品酒的責任,當朋友知道他竟成為了手工啤公司老闆時,也無不大感驚訝,「而且原本一直諗住慢慢做,但 Frankie 被捕,也的確加快了成件事」。

原本馮達浚已選好承釀廠、想好公司名字,但卻突然被捕,剩下的業務便唯有由溫仲然,和馮達浚女友 Therese 代為負責。

辦公室裡頭放了一箱箱裝滿「放風」手工啤的紙箱,運送手工啤到零售點的車手和運送貨車,也是溫仲然與他的私家車。

女友:與他共同創造一件事,我很 enjoy

Therese 與馮達浚在浸大傳理系結識,目前正在廣告公司工作,過去亦從未以馮達浚女友身份「拋頭露面」受訪。

民主派初選案 47 人,自 2 月 28 日不獲保釋至今,已過大半年。今天迎來第一個中秋,親友均未能與還押中人共進中秋晚飯、吃月餅,只可在玻璃窗前聊近況。但 Therese 笑言,即使與男友僅有的 15 分鐘會面時間,談的都是公事,卻反而更開心和享受。「大大小小事都會問他,尤其是接近開賣,可能有幾次探訪都是只談公事,但好像跟他一起共同創造一件事,我很 enjoy」。

儘管馮達浚不是公司的法定負責人,但二人也多次強調,馮達浚才是公司的最終決策者,包括手工啤名字、宣傳文案、概念都是馮在收押所想出來的。溫仲然指,每星期一次的 15 分鐘會面時間,都花在討論公事上,雖然公司溝通慢了點,但也是出於一份,必須讓馮達浚參與這計劃的堅持。

Therese 憶述,從前浸大傳理的同學大多到公關、廣告公司實習,唯有馮達浚選擇當威士忌雜誌記者,之後更到酒舖負責銷售及市場推廣的工作,可見馮達浚愛酒的程度。她說,現今開公司也是為了讓他「有啲細藝」,自己亦因此身兼多職,更要把男友的手寫文案輸入電腦、校對、執行宣傳計劃等等。

她戲言道,自己只是馮達浚的代理人,「等他出返來就自己搞返啦」。

香港人的「放風」

馮達浚在一封信中表示,初選以後體重增加,變成了眾人口中的「九西肥仔」,主因是當時因無力感而終日借酒消愁,結果一次又一次逃避問題,直至年初被捕,在「臭格」入面,他反而重新詰問自己,會因為未做甚麼而感到可惜。

其中一件便是做好「醉極有限公司」。

Therese 說,從未如此長時間滴酒不沾的馮達浚,現在於收押所被逼早起早睡、飲食節制、恆常運動,反而臉色好了不少。溫仲然指,馮達浚最享受到操場「放風」休息的時間,感受陽光,由於希望香港人也可以給自己一些休息時間,所以才以「放風」作為第一個作品的名字。而選擇荔枝蜂蜜味,也代表了馮達浚「暫居」了二百多日的荔枝角。酒標則由被教育局評為專業失德的政治漫畫家「VAWONGSIR」設計。

「其實成個都是 Frankie 的自肥企劃,除了部份用來資助他的私飯費用之外,也是圓了他一個心願」,溫仲然說。

馮達浚亦在信中表示,認為自己不應只拋下一句廉價的「加油」,希望大家在低潮期仍可保持「做啲野」的心,同時也探索自己的內心、找回初心。

他也提到,希望「醉極有限公司」的酒,可以在大家一個人探索自己的時候,陪伴眾人;也能在與朋友圍爐之時,作為一個打開話題的媒介,希望港人面對逆境,仍能苦中作樂、頹然嘆息後,可以慢慢找回自己。

攝/Oiyan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