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20/5/28 - 13:22

【5.24 圖輯】灣仔 反國安法遊行

作者攝

作者攝

「我係香港人駛乜用花名呀!我叫吳 XX。」

筆者因工作所累,無法仔細訪問現場民眾,只能隨緣拾隅。

回顧過去七一等遊行,主流民眾顯然與法輪功保持距離,似乎不豫法輪功的信眾很土;抗拒法輪功是非主流的外道。但去到反送中運動後期,「天滅中共」榮升為其中一個最受歡迎的新口號。

廣告

一來是因為 2019.12.22 愛丁堡廣場聲援維吾爾人集會,一位法輪功支持者成為最觸目的受害者。二來是因為運動背後有多元政見,溫和派未必願意和應「香港獨立,唯一出路」,但又亟需一個新口號表達對中共的憤慨,「天滅中共」遂成上佳首選。

是次遊行另一特色,是年齡分佈極為平均、年輕人、中年人、老年人各佔三分一,可進一步說上年紀者三中有二。雖然兩者分工明顯,年輕人多在馬路;而中老年多在行人路,但中老年的表現突出,不讓年輕人專美於前。

在灣仔的行人路上,身旁一中年男人的衣著,活脫就是張家輝在《提防老千》的模樣。筆者問他為何冒險來此,並提醒他可胡謅花名保護身份。他甚為不屑,「我係香港人駛乜用花名呀!我叫吳 XX。」

他道出自己全名。「已經殺到埋身,想驚都冇用,唯有含住最後一啖氣同佢死過。」

其實路上斷不止吳先生一人,所有願意駐足的街坊,只要多留神便會看出端倪,立時意會他們心在哪方。比如一個已經頭髮花白的老伯,褲袋捲著的雜誌有周永康頭像;一間麵鋪老闆雖然拉下鐵閘,但始終開著小門眺望警察行蹤,一待警察離去便捲起鐵閘。

老闆發現筆者在拍照,便解釋只是拍他背面。他毫不介意,說冇所謂㗎。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