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零

陳零

《眾新聞》特約記者、《一點》記者。Medium:https://medium.com/@zzzerochan;歡迎聯絡:[email protected]

2020/5/25 - 14:40

5.24 遊行阿叔:「我唔係鬧你哋呀,係為你哋好咋。」

網民發起在灣仔、銅鑼灣一帶遊行,抗議北京主動出手制定「港版國安法」。(作者攝)

網民發起在灣仔、銅鑼灣一帶遊行,抗議北京主動出手制定「港版國安法」。(作者攝)

「我唔係鬧你哋呀,我係勸你哋,為你哋好咋;中共滅亡之後,你哋會好慘㗎!我講完喇。」一名阿叔拿著大聲公,就站在超過 40 名防暴警察前,發表超過 10 分鐘的「演說」。
不過,阿叔有阿叔講,防暴警亦有防暴警如錄音機般,不停重覆叫人群散開,否則將會被控非法集結。又不過,人群又有人群繼續站著、坐著,三三兩兩,最大群頂多是 6、7 人。
阿叔「演說」完畢,人群還報以熱烈掌聲,不遠處更傳來:「阿叔好嘢!」

這天,地面的路真不好走。
金鐘太古廣場地下出入口全部鎖起,在接駁金鐘廊和太古廣場的行人天橋,站滿人群,都在看不遠處佈滿防暴警,而那通往政總的天橋,亦休想穿越。
要前往灣仔,只得經行人隧道到太古廣場三期,但三期地面出入口同樣鎖起,要搭電梯上一樓,然後沿皇后大道東過去。

「你嚟我走,你走我嚟。」行到修頓球場對出的軒尼詩道,有位老伯拖著老伴走在一排防暴警前,邊行邊說。他們看來應該超過 70 歳了。
然後,他又突然行近大家說:「喂,你哋班後生,睇時間呀,夠鐘就好走喇,唔好留咁夜呀!」
忽然,聽到身旁的記者行家向著手機說:「上咗盾。」
心頭一震,四周路也沒有堵啊,只是人來人往。
還好,又不見有進一步行動。
回頭再看,老伯已拖著老伴走進人群中,漸漸遠去,總算放心點。

廣告

對比一年前,市民對防暴警的出現,似乎也已麻木了。

對比一年前,市民對防暴警的出現,似乎也已麻木了。

「鑽來鑽去,都唔知行咗去邊呀。」
「嗰邊咁多黑警,前面又有,度度都咁多,睇怕都過唔到去銅鑼灣喇。」
「過唔到咪算囉,我哋都係志在嚟支持吓㗎啫。」
三位婆婆就在一排防暴警前,停了下來,似乎是迷了路。
著實不遠處已停了輛水砲車,當日領教過其威力,要是她們還向前行,大概我會拖走她們。幸好,她們總算懸崖勒馬,掉頭往金鐘方向撤。

這天,地面的路真不很好走。
要前行往銅鑼灣,鵝頸橋的佈防都不易穿過。
即使想經灣仔碼頭搭船返回九龍,駱克道更是插針難過,而接駁往華潤大廈、新鴻基中心的行人天橋,同樣佈滿防暴警。

久違了的垃圾筒

久違了的垃圾筒

在左穿右插期間,已知銅鑼灣施放多枚催淚彈及胡椒球槍。不過,大家似乎已變得處變不驚。跑完就坐下,然後就不住轆手機。
此情此景,似曾相識,也久違了。
第一次,大概是 2019 年 6 月 12 日,那時大家還只戴著外科口罩,生疏地看著手機。
第一次的驚惶失措後,也漸漸回不了頭。
眨眼便快一年。

後來,又走回去太古廣場。
想起 2019 年 6 月 16 日的 200萬 +1,商場內坐著累極的他們,商場外則是白花海和紙鶴。
這天,同樣的行人天橋,同樣站滿人群,雖然馬路上只站著防暴警,但天橋上的人群已進化了,誰唸起一句口號,總有人接下另一句。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陳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