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 月 6 日的紅色玫瑰

2020/6/7 — 16:31

作者 Facebook

作者 Facebook

6 月 4 日,本來插了一小盆黑白灰的花,紀念也等於抗爭,別因時間過去,就遺忘某年某月的是非黑白。6 月 6 日 ,在旁邊多添了一朵紅色玫瑰。

首先要哀悼,驚聞挺國民黨高雄市議會議長許崑源墜樓身亡消息,暫時不能肯定純粹是悲憤不甘心過度,抑或也加上頑疾纏身有關。總之,為不值得的,無論如何都不值得。白色那朵花,就獻給這位藍營議長吧。在人性人命面前,對顏色有分別心,更不值得。

然後,是日,高雄人實現了香港人求之而不可得的事,罷免不適任的領導人。黑白灰紅,代表五味紛陳,悲欣交集。悲者不必說,欣慰,嗯,是的。

廣告

倒不是懷著得到平反的復仇之心。事緣 2018 年十二月,韓國瑜選市長前夕,在蘋果寫了千字文,擔心他是吳三桂、批評他是賣藥的江湖騙子。結果給大量韓粉罵爆,韓勝選後,更有嘲笑我不懂就別說三道四。欸,我又沒當神燈預測賽果,而這也是高雄朋友的選擇。沒錯,這結果讓我失望。

但,今天的紅玫瑰,不是因為心中有氣而如今得到「平反」,當時若有什麼氣,也只是氣空泛的口號、假大空不可行的「政見」,原來真有魔術效果。

廣告

不同高雄朋友今天跟我 line 過不停,當中也有份選韓的,邊開票邊興奮,大家都在猜贊成罷免案的票數。直到韓發表被罷免感言,沒一句檢討,怪這怪那,我就 line 高雄朋友說:「其實這場演說,也正好是他被罷免的原因。」

紅玫瑰,讓我想起張愛玲的比喻,既可以是牆上一抹蚊子血,也可以成為心口上一顆硃砂痣。

不願意反思自己錯誤的人,哪怕蚊子血可以抹去、硃砂痣可以除掉,若不能汲取血色歷史的教訓,白紋伊蚊會繼續叮人,硃砂是道永遠在詛咒的符。成也韓煽惑的民粹,敗也韓永不反省自身,怯於照鏡子。

如得其情、哀矜勿喜。那紅色,在黑白灰中特別鮮明,旨在提醒自己,自認為對的,也得不斷倒過來三思;要經常攬鏡自照, 口裏心中常存公義的人,更沒誰不謙卑的條件。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