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12 佔領】林日曦:前線救護員控訴 指警方將示威傷者拖出救護車

2019/6/19 — 13:41

612 佔領警察施放大量催淚彈、橡膠子彈等驅趕示威者,各界先後公開譴責警察濫權。最近一直發帖反送中的《100毛》創辦人林日曦,公開了一篇 6.12 現場當值救護員所寫的文章。該名救護員指當日警方拋下一句「唔好阻住我哋做嘢!」,便將「傷痕纍纍、呼吸困難」的年輕傷者拖下救護車。救護員表示對香港淪為「由強權主導的社會」,感到痛心。 

林日曦公開的該篇文章下款為「痛心的救護員」。撰文救護員 6.12 當日在被催淚彈籠罩着的夏愨道參與救援工作。他憶述,當時正將一位「傷痕纍纍、呼吸困難」的年輕傷者送上救護車再送院,一位全副武裝的警員突然衝上救護車,堅持將該名傷者拉下車。該救護員指,「雖然我們的主管曾向那位警員表示傷者需要送院,但那位警員依然堅持將傷者拖下車,並拋下一句『唔好阻住我地做野!』就馬上把傷者拖下車。那一刻我們實在不懂如何反應。」之後,救護員及其同僚按照主管指示,回到安全地方戒備。

目睹這一幕的救護員強調,「我實在無法想像為何執法人員要如此狠勁的向在場人士使用武力。」他強調,「這個這個畫面亦完全解釋警察根本在整個過程中均沒有當示威者是人,他們不顧一切,只求將示威者受到最大的傷害及侮辱,亦不顧其他部門的要求。」

廣告

該救護員透露,作為救護人員沒有任何執法權力,在衝突現場亦只能按警方指示進行工作。他表示,自「佔中」後,警察已完全無視其他部門,常在救援現場以警察調查或搜證為由,阻礙救援工作,令救護員不能第一時間接觸傷者。他又指,「警察要求取得病人資料亦習以為常,沒有任何程序可言!」

林日曦亦在 Facebook 上形容事件「荒謬」,批評林鄭掩耳盜鈴:「林鄭叫大家投訴,我想問,首先,當日大部份武裝警員服裝上冇標記編號,就當有標記,你又點可能要求呢位救護員喺緊急救人期間趕得切抄低警員編號作出投訴?」

廣告

林日曦轉發救護員信件全文

腦細你好,我係一個救護員。夏愨道當天發生的一切,我到宜家都唔可以忘記。因為身份尷尬,恕我未能用真身發表,希望透過你,可以公開俾所有人知道,一D鏡頭未必影到嘅事實。

連日來警察、醫管局及特首對6月12日示威的冷漠回應令我感到非常失望!我實在需要向公眾講出6月12日當天在現場發生的事。作為一個救護員,我在前一天已獲知部門已啓動了應急計劃,救護車亦已安上了防暴網。在6月12日當天,我們按有關計劃的安排在附近戒備,準備應付任何突發事件。
縱然我們每一個都希望沒有衝突及傷亡發生,但最後我們還是被調派到現場參與傷者救援工作。繼『佔中』後,我再一次去到被催淚彈籠罩著的夏愨道,拯救在場的傷者。

望著眼前這位傷痕纍纍、呼吸困難的年輕傷者,我實在無法想像為何執法人員要如此狠勁的向在場人士使用武力。當我們正想將傷者送上救護車上再送院時,有一位全副武裝的警員突然衝到救護車上,並堅持將這位傷者拉下車。雖然我們的主管曾向那位警員表示傷者需要送院,但那位警員依然堅持將傷者拖下車,並拋下一句『唔好阻住我地做野!』就馬上把傷者拖下車。那一刻我們實在不懂如何反應。最後我們按主管指示,儘快回到安全地方戒備。

作為救護人員,我們沒有任何執法權力,在這些衝突現場亦只能按警方指示,才可進行我們的工作。這一幕雖然未有出現在任何媒體當中,但卻深深印在我腦中。而且這個畫面亦完全解釋警察根本在整個過程中均沒有當示威者是人,他們不顧一切,只求將示威者受到最大的傷害及侮辱,亦不顧其他部門的要求。

其實自從『佔中』後,警察均已完全無視其他部門,每每在救援現場以警察調查或搜證為由,阻礙我們的救援工作,令我們不能第一時間接觸傷者。在醫院內,警察要求取得病人資料亦習以為常,沒有任何程序可言!

脫下制服後,我只是一個普通香港人,我亦希望同所有香港人一樣守護著香港,可是我卻只能看著香港人被武力拖下救護車,眼看這一切,我實在有強烈的無力感,我對香港淪為這個由強權主導的社會,實在感到痛心及無奈!

心痛的救護員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