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15 加一人

2020/2/15 — 10:20

八個月前,有一條直播廣傳。在太古廣場天台站著一個人,距離有點遠,我們都一頭霧水。

有人穿著黃色雨衣,掛起了橫額。標語寫著,反送中,我們不是暴動。

他沒有離開,踱步,然後停在留地。當時才驚醒,他不只想明志,他一心求死。

廣告

鄺俊宇到場,大聲公不夠大聲,市民哭著呼叫,聽日我哋一齊遊行。

唔好死呀。

廣告

那是 6.15。

6.9,林鄭堅持二讀草案後的第六天。

6.12,警暴開槍放題中信惡夢後的第三天。

也是 6.16 遊行的前夕。

他最後,還是走了。

二百萬零一人,他就是那一人。

死亡是這樣近,不只天台與落地,是他或她,你或我。

之後,離開的人,愈來愈多。

保持憤怒,原來都會慣,然後,多少麻木。

每日都有新主題,罷工或跌市,口罩或廁紙。

但,他不是起點。

一切悲劇,原由在於黃衣背後的八個字。

「林鄭殺港 黑警冷血」

至少在這一天,記住他。

病毒殺人,因為變種;政治殺人,因為習總。

人從來比肺炎更可怕。

(原刊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