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6.26 包圍警總】被指拳擊便衣警致痱滋破裂 25 歲地盤工暴動、襲擊罪成

2020/9/17 — 10:24

大批示威者去年 6 月 26 日包圍灣仔警察總部,期間便衣警張金福被指是喬裝示威者,遭追趕拉扯,張最後衝上警總平台拿起雪糕筒及水刮自衛。一名 25 歲地盤工人被指曾拳打張金福,使其「痱滋」破裂。區域法院法官郭啟安今(17 日)裁定地盤工暴動罪名成立,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不成立,但此項襲擊罪交替的普通襲擊罪則成立,被告父親聞判後落淚。

另外,地盤工就去年 11 月缺席提堂承認一項不依期歸押罪。他自去年 12 月再次被捕後,一直還押至今近 10 個月。本案是反修例示威起,首宗經審訊後被裁定暴動罪成的案件。法官表示需時考慮陳詞,押後至 9 月 25 日判刑,期間還押懲教看管。

反修例運動   首宗經審訊罪成暴動案  9.25 判刑

廣告

郭啟安於判詞中指出,不論示威者的行事動機,法律絕不容許示威者以漠視法律及社會秩序的方式行事。被告自辯指,目睹張金福突然跑出,用力推倒一名女子後繼續逃跑,情急之下以「兩拳一腳」制止。郭啟安認為,被告作供時視該女子為「同路人」,認為其行為明顯是為了「報復」,指出被告提出自衛或防止罪案的辯解,屬削足適履,並不可信。

被告曾缺席提堂   還押至今近 10 個月

廣告

被告岑曉麟(25 歲,報稱地盤工人)今被裁定暴動罪名成立,指他於 2019 年 6 月 26 日,在灣仔警察總部外連同不知名人士參與暴動;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不成立,但交替的普通襲擊罪成立,指他在同日同地,襲擊警員 9192 張金福,因而對張金福造成身體傷害。另外,岑開審時表示承認一項不依期歸押罪,指他缺席去年 11 月 21 日於區域法院的提堂。

官:不論行事動機   法律絕不容許示威者漠視法律

法官表示,就暴動罪,控方需要證明現場有非法集結,及任何參與過非法集結的人(不一定是被告本人)已破壞社會安寧,從而令該非法集結演變成為暴動。由於被告開審時,已表示願意承認曾參與非法集結,所以法庭只需處理被告人是否有連同其他人非法地襲擊便衣警,因而參與了暴動。

法官指,被告人承認在案發時,曾與其他示威者搬「鐵馬」及雜物堵塞警總車閘,亦有用膠紙將一些垃圾袋和雨傘遮蓋警總外牆的閉路電視機,膠紙上的指紋亦被檢取。而這些行為明顯構成了「非法集結」。「法律絕不容許示威者以漠視法律及社會秩序的方式行事,不論他們認為他們行事的動機只是要伸張正義或遣責『警暴』。」

被告明顯為「同路人」報復   辯解自衛不可信

被告早前出庭作供,承認曾以「兩拳一腳」試圖制止張金福,因為他目睹張金福突然從轉角位跑出,用力推倒一名站在原地的女子,其後繼續逃往警總車閘方向。被告認為罪案已經發生,加上擔心張會繼續襲擊途人及衝擊警總,故嘗試出手阻止。他重申事發於數秒之間,當下只是出於即時反應,以合適武力制止張金福。

但法官認為,綜合所有現場證據,在場人士看見張金福在現場正被追打,即時起哄。在此情況下,被告此時便「加入戰團」,乘混亂中對張金福出了兩拳一腳,所使用的武力絕對是非法的。憑藉被告非法的襲擊行為,法庭裁定被告必然親身參與了破壞社會安寧的行為,將非法集結演變成暴動。因此,法庭裁定被告暴動罪名成立。

至於被張金福推跌的女子,郭啟安認為,由於被告作供時形容該女子是「示威者」,顯示他將該女子視為「同路人」,有著共同目的。被告自然對張金福撞倒女示威者的敵對行為即時反感,認為他的行為明顯是為了「報復」而追截,甚至追打張金福。因此,法庭不接納被告使用武力是為了防止罪案發生的辯解,認為說法屬削足適履,並不可信。而就自衛一說,法庭亦認為考慮當時情況,被告對張金福出拳及出腳的次數,明顕已超越保護自己的需要,所施用的武力不合理亦不合法。

官不確定「痱滋」傷勢因果關係  指控方起訴襲擊罪名過重

就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控方需要證明(1)被告曾作出非法的襲擊行為,及(2)因此引致他人身體受傷。法庭不接納被告的「兩拳一腳」是為阻止罪案發生或自衛的辯解,但無法確定張金福「痱滋」傷勢是否由被告造成。

張金福作證時,憶述被告拳打他的右邊嘴角,導致右邊「痱滋」「爆咗」及「嚴重咗」,「事後痛足一星期」。但張在事後一至兩天後,才為據稱的傷勢拍攝照片,甚至在作供時,其本人亦不太肯定「痱滋」有否因為事件而惡化。因此,法庭無法確定張金福據稱的傷勢與涉案事件的因果關係,換言之,法庭不確定被告有否「因此引致他人身體受傷」。

法官又指,口腔內「痱滋」爆裂的情況可謂十分輕微、微不足道。法官認為,控方在此情況下,仍然選擇對被告人提出檢控《侵害人身罪條例》中較嚴重的「襲擊引致他人身體受傷」罪並無必要也不乎合客觀證據。在「有疑點的利益歸於被告」的原則下,法庭裁定「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不成立,但裁定較輕微及法定上的交替控罪「普通襲擊」罪成立。

求情信指被告熱心助人  關心時政心愛香港

案中被告、地盤工岑曉麟 2019 年 10 月 31 日出庭(立場新聞圖片)

案中被告、地盤工岑曉麟 2019 年 10 月 31 日出庭(立場新聞圖片)

被告的父母雙親今天到法庭旁聽。辯方今於庭上讀出被告的求情信,指被告土生土長,一直關心時政及民生問題。他於案件發生後已經深切反省,明白自己擾亂秩序行為不正確。而他去年 11 月不依時出席法庭聆訊,只是出於一時歪念,事後已經為自己未有履行公民責任而後悔。被告為自己因本案而失去照顧及陪伴家人、女友及朋友的機會感到十分後悔,已於還押期間深刻反省,亦願意為本案承擔責任。

被告的父母亦於求情信中,表示被告自小性格平靜,甚少有激進行為,也不主張暴力,本案不符被告的性格。家人一直知道被告有參與示威活動,以知道被告經常連同社工在示威現場照顧他人,將年輕人拉回安全地方。外婆在求情信中稱讚被告對未來充滿理想,做事義無反顧,但這可能容易使他易受影響,一時衝動。被告姑媽同樣指被告樂於助人,非常有責任感,會主動照顧長輩,要他幫忙買東西、搬屋、接送後輩放學等亦從不拒絕。各個家人相信被告已洗心革面,希望法庭從輕發落。

辯方冀以人性角度考慮判刑

辯方亦引用多封由被告中學同學及老師撰寫的求情信,指被告在學時熱心助人,積極參與紅十字會活動,畢業後亦曾修讀護理學系,延續人道精神。眾人形容被告古道熱腸,有一顆赤子之心,自中學起一直關心時政,願意為社會不公挺身而出。被告心愛香港,只是案發時社會動盪,或許容易令年少氣盛的被告及許多年輕人迷失,選擇以不正確的方式表達訴求。希望法庭能夠讓被告服務社會,繼續為香港的下一代發光發熱。

最後辯方大律師黎家傑指,明白法庭的角色不是為社會或政治事件定論對錯,但希望法庭能夠以人性角度看待案件。他強調不是要求法庭考慮背後理念,但也不能忽視被告當時的思想情緒。案發當時,社會充斥負面情緒,尤其案發前的 6 月 15 日發生梁凌杰墮樓身亡的事件。再者,案發時間短短 13 秒,辯方懇請法庭考慮被告是否一個真正暴戾的人,還是只是一時以錯誤方式表態而犯罪。

官同意襲擊程度輕微   惟圍堵警總屬挑戰法治

黎家傑亦引述多個 2016 年旺角騷亂暴動案件,指出該些案件涉及數百人及有掟磚、縱火等行為,但本案暴動的規模、人數、時長均遠低與旺角的案件。希望法庭考慮在內。主控官黎美華則回應指,案發時有上千人包圍警總,行為意義具冒犯性、挑戰性,「比旺角暴動嚴重得多」,判刑所需的阻嚇性不容忽視。黎家傑力陳根據控方案情,本案只有 10 至 20 人參與,被告當時並無預謀,案發時間僅 13 秒,襲擊造成的傷勢亦輕微,強調法庭不能判處超出被告犯罪程度的刑罰。

法官表示判刑涉及雙方平衡的考量。一方面,案發時群情洶湧,可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不敢想像當時假如張金福成功被示威者制服後可能發生的事,幸運的是本案沒有造成十分嚴重的傷亡。另外,法官指該次示威活動的本質是衝擊警察總部,雖然明白當時訴求包括「警暴」問題,但從任何角度來看,都是嚴重挑戰法治的行為。但另一方面,法官形容本案「案情獨特」,必須承認被告的行為不涉及其他暴動案件中襲警、縱火等行為,使用武力的嚴重程度較低。

控方透露正調查其他涉案人士   申充公被告電話作調查用

警方早前在被告缺席應訊後上門拘捕被告,檢取被告兩部電話及一部 iPad。控方透露,警方仍然調查當晚事件的其他懷疑涉案人士,要求將電話及 iPad 充公,交由警方作進一步調查。但控方透露,仍未能成功解鎖該些電子產品。辯方指,物品與不依期歸押罪的案情無關,反對有關申請。法官表示需時考慮雙方的陳詞,押後判刑至 9 月 25 日,屆時將一併處理證物問題。

案件編號:DCCC 825/2019

 

 

發表意見